|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48章大漢皇后

第548章大漢皇后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24 06:41  字數:3367

川軍大敗曹軍,取得自涪城以來最大勝利,劉璋大宴眾將。

這一場戰爭,可謂籌備了很多年,當初急著平叛,急著統一益州,急著吞併荊州,急著北伐,都是為了能在曹操定鼎北方之前,壯大川軍,有與曹操決戰的實力。

儘管當中出了許多意外,但是最終在曹操南下前,劉璋聚齊了與曹軍旗鼓相當的實力,並在今日大敗曹軍,川軍取得關中已經成為定局。

劉璋自己給自己的任務,也終於算完成了。

「有請皇后娘娘。」士兵高喊一聲,一名宮裝女子緩緩踏步而入,柔弱而堅強,親切而華貴,氣質出塵,伏壽在幾名女子服侍下款款而入。

劉璋急忙上前拜禮,幸好馬超救回來的是個皇后,要是劉協,自己還真不知道怎麼辦。

「蜀候乃我大漢股肱忠臣,大漢中興之望,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伏壽走向主位,劉璋也只有居於旁邊位置,有點不習慣,不過第一次與黃月英這樣對坐,感覺還挺好。

「參見皇后娘娘。」眾將一起下拜。

伏壽看著滿堂武將,包括劉璋在內,執禮甚恭瑾,這種場面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了,曹營武將文官除了極少數,現在基本不把自己和劉協當回事。

果然還是宗親皇室靠譜啊。

如果劉協也在這裡多好?然後皇帝親自率領討伐逆賊,廓清寰宇,大漢重現安定繁榮。

可是……伏壽想起劉協,那個越來越懦弱,懦弱到自己都無法理解的形象浮上腦海,劉協如果真的在這裡。他能帶領川軍擊敗逆賊嗎?

能不給劉皇叔添加阻礙,就燒香拜佛了吧?

伏壽搖搖頭,雖然越來越對劉協失望,甚至絕望,但是現在畢竟在川營中,還有這麼多忠義之士,伏壽有種想落淚的衝動,生生忍住,向川軍眾將揮揮手。

「大家請起。本宮……」伏壽擦了一下眼角:「諸位都是跟隨劉皇叔的忠義之士,為我大漢拋頭顱灑熱血,大漢能否中興,全賴諸位,本宮應該感謝諸位才是。」

伏壽拿過旁邊酒杯。向劉璋示意一眼,劉璋也急忙舉起酒杯,伏壽向川軍眾將舉杯道:「諸位,慶祝諸位大勝曹賊,干。」

伏壽仰頭將一整杯酒喝了下去,看起來伏壽並不太擅長喝酒,劉璋看到她喝酒時皺緊眉頭。一杯酒下肚,臉立刻徘紅了,倒是很好看。

川軍眾將也不含糊,都將酒一口喝盡。大肆暢飲,伏壽端坐主位,與劉璋攀談,有禮有節。倒附和一名皇后的氣質。

這個歷史上和董貴妃一樣下場的皇后,馬超意外救了回來。劉璋真不知道怎麼安排,一個皇后對自己行使權力沒有任何威脅,對增加川軍的大義還可起到一點微不足道的作用。

但是以後都要對她行禮,劉璋還真覺得憋屈。

可是對於現在的劉璋,這些都是細枝末節了,看著酒杯里的茶水,劉璋只覺得比酒還難下肚。

「好將軍,今日一戰,你可真是威風啊,黃忠敬你一杯。」

黃忠和諸將一起上前,向好厲害敬酒,好厲害嘿嘿直笑,一一回敬,劉璋喝了兩口茶水,只覺得苦澀無比,走了出去,蕭芙蓉急忙跟了出去。

冬日的月光清冷,灰白地照著大地,劉璋坐在一輛裝雜物的手推車上,靜靜地看著夜色。

「夫君。」蕭芙蓉走過來,白玉劍的白色劍鞘,在灰白月光下看起來醒目無比。

「蓉兒,當初第一次見到你,你能說能笑,活潑好動,自從跟了我,你就很少笑了,當初因為循兒被害的事,你流過淚,因為文武看不起你,你流過淚,恐怕你跟了我以後流的淚,比你以前十幾年加起來都多吧。」

劉璋寥落地笑笑:「跟著我,我劉璋從來沒給你一天快樂,反而是你承受無數人的眼光,努力壓抑自己,你後悔過嗎?」

「夫君,蓉兒跟著夫君是很少笑了,可是笑不等於幸福,淚水也不等於悲傷,夫君,蓉兒跟著你沒有一天後悔,就像當初在江津渡,蓉兒對著江水喊的一般,蓉兒愛你,一生一世,蓉兒永遠記得,就算落淚,也是幸福。」

「可是……」蕭芙蓉突然說不出話來,淚水忍不住地開始掉落,劉璋的心一點一點地被蕭芙蓉壓抑卻壓抑不住的哭聲牽引,一把將蕭芙蓉抱了過來,緊緊地抱在胸膛里。

淚水沾濕愛人衣襟,哪怕無法呼吸,也要努力留住他的最後溫度。

黃月英走到大帳門口,靜靜看著月光下的兩人,看著蕭芙蓉的脊背,臉上如月華般淡淡的失落。

「哼,姓好的有什麼了不起,我兀突骨才不服。」兀突骨看到好厲害被眾星捧月,對一旁蘇藍說著,蘇藍沒聽懂,指著一個方向,向兀突骨示意一下。

兀突骨看過去,關銀屏一動不動的坐著,筷子無意識地在碗里插著,表情失落,關興關索在一旁勸著什麼,好像是說等殺了糜芳,父親大仇就可以報了,讓關銀屏開心的。

可是顯然關銀屏沒聽進去,只看著劉璋出帳門的方向,祝融樊梨香也沒去給好厲害敬酒。

伏壽是看著劉璋走出去的,按理說川軍大勝,劉璋應該高興,可是為什麼表情鬱郁?伏壽心裡疑惑,對於這個中興大漢的唯一希望,自己不得不關心。

豎日,劉璋帶了劉循,正要出去視察前線,伏壽走了出來。

「蜀候留步。」

「皇后娘娘何事?」

伏壽猶豫了一會道:「昨夜我問過了川軍將領,聽說蜀候身體有恙,是嗎?」

劉璋哈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