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42章槍王對決:百鳥朝鳳VS

第542章槍王對決:百鳥朝鳳VS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22 00:26  字數:3522

劉璋和黃月英一齊大笑,黃月英正色道:「主公,我看曹軍現在唯一的勝機,就是先聲奪人,我們必須防範。」

「你是說,曹操一開始就出動精銳,在戰場上重整士氣,一舉將我們打垮,然後那些雜兵對我們尾隨掩殺?恩。」

劉璋點點頭:「的確大有可能,曹操對戰袁紹,就是先出動七萬精銳,如尖刀一般先捅袁軍心臟,再出動二十萬軍隊,尾隨掩殺,饒袁紹七十萬大軍,也被打的丟盔卸甲。

上次偷襲渭水大營,更直接出動虎豹騎。

現在曹軍士氣低,對我川軍有恐懼,曹操不可能不知道,以他的性格,倒是真會先出動精銳,既然如此,我們也一開始就出動精銳吧。」

「主公英明。」

「川軍將士們,你們看見了嗎?」

川軍在曹軍三百米外停下,劉璋勒轉馬頭面向數十萬川軍。

「前方就是被我們在渭水和涇水,打得大敗的喪家之犬,正在麻痹自己內心的恐懼,妄圖與我勤王義師對抗,我們只要擊敗他們,便可佔據關中,俯瞰天下,中興大漢的偉業,就踏出最堅實的一步。

所有川軍兒郎,告訴我,你們有勇氣將前面這支攔路狗狠狠踐踏在地,讓天下人都知道我川軍一統天下的不屈意志嗎?」

「戰,戰,戰。」三軍齊聲高呼。

川軍戰意沸騰,殺氣騰空,先有自殺的兩百多川軍俘虜,後有驍勇善戰的女兵,受人控制的毒蛇毒蠍。刀槍不入的藤甲兵,無數曹軍士兵這一刻感到驚懼。

郭嘉明顯察覺到曹軍士兵的騷動,小聲對曹操道:「主公,我軍許多士兵對川軍已經畏懼,要想獲勝。只有一個辦法,一開始就出動我們最精銳的部隊,殺川軍一個措手不及,就算不能擊敗川軍,也能挽回我軍的勇氣。」

曹操輕輕點頭。

「曹賊,你竟然安然無恙。我劉璋真是喜出望外啊,識趣的把陛下放出來,全軍束手就擒,本侯可以向陛下求情,饒你一命,讓你回譙縣老家抱兩頭小豬養養。」

「哈哈哈。」川軍將士大笑。

「益州屠夫欺人太甚。看我夏侯淵先斬他一將。」

夏侯淵策馬出陣,舉刀大呼:「黃忠,速速出列,我要為我兄弟夏侯惇報仇雪恨。」

黃忠冷哼一聲,就要提刀出陣,龐德道:「小小鼠輩,何須老將軍出馬。看我龐德斬他。」

龐德勒馬出陣,殺向夏侯淵。

「龐德來也。」

「哪裡來的無名之徒,先殺了你,再殺黃忠。」

夏侯淵迎向龐德,剛一交手,陡然發現這個「無名之徒」竟然武藝非凡,兩人都使大刀,勢大力沉,大戰五十餘合,不分勝負。

曹操驚訝地看著場中大戰:「趙子龍威名滿天下。馬孟起號稱神威將軍,西涼無敵,在川軍北伐前,黃忠一直是川軍第一上將,三人武勇我知道。這龐德什麼人,竟然能與夏侯淵戰成平手,劉璋麾下到底多少猛將。」

「不是戰成平手,夏侯將軍要敗了。」一旁的張綉說道。「龐德與夏侯將軍武力不相上下,但是龐德力量大於夏侯將軍,這樣戰下去,夏侯將軍必敗。」

「我去助他。」一員將領提馬出征,正是捕虜將軍李典。

「夏侯將軍莫慌,李典來也。」

李典與夏侯淵共戰龐德,頓時挽救夏侯淵頹勢,川軍將領就要請求出陣,劉璋對趙雲道:「子龍,這李典是一名將才,擅長統兵,行事冷靜,在曹軍中人緣也好,是我軍大患,你出陣給我殺了。」

趙雲無聲地向劉璋拜了一禮,提起馬韁,白龍馬如一道白光衝出,直取李典。

「是,趙雲。」

曹軍將士大驚,張綉大聲道:「丞相,趙雲出戰,夏侯將軍,李典將軍絕無勝機,末將去會會趙雲。」

張綉號稱北地槍王,可不是浪得虛名,童淵所授百鳥朝鳳槍,張綉自認為已經練到最高境界,出槍出神入化,一桿虎頭金槍,至今未逢敵手,連曹操護衛大將典韋都命喪虎頭金槍之下。

早聽說小師弟趙子龍威震天下,張綉作為二弟子,又自認為百鳥朝鳳槍已經趕上師傅童淵的境界,怎麼能不想與趙雲一戰。

這一戰張綉已經等了許多年了。

可是還沒等張綉馳出幾步,趙雲的一個動作讓滿場嘩然,只見趙雲沒提銀槍,張弓搭箭,一弓五矢,從上下左右中五個方位射向李典,李典幫著夏侯淵夾攻龐德,哪裡能招架趙雲又快又疾的無根利箭。

「呲。」

李典盪開四根箭矢,一根箭矢射入胸膛,直接將李典射翻過去,趙雲已提馬殺到,與迎來的張綉兩槍相交,各自錯馬。

劉璋驚訝地看著趙雲,怎麼感覺自己收下這個趙雲,和自己印象中的趙雲完全不一樣?

提馬出陣,不由分說先放冷箭,還一擊必殺,也不大聲喊「常山趙子龍」,面色冷的像結了冰,好像沒有感情一樣。

自己心中那個趙雲可是忠肝義膽,有血有肉,俠義柔情的帥氣少年將軍形象,和面前這個殺手一般的趙雲出入太大。

夏侯淵搶出中箭的李典撤回本陣,龐德回陣歇馬,張綉看著面色冰冷的趙雲。

「師弟,當年你入門時才五歲,我與你一起隨師父學習槍法,那時你勤奮好學,也性情陽光,為何二十年不見,你變得這麼狠辣,竟然暗箭傷人?」

趙雲沒有說話,靜靜提著銀槍,一點白光在鋥亮的槍頭閃耀。

「今日我師兄弟對陣沙場,實各為其主,迫不得已,張綉必竭盡全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