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38章佳人含淚起舞

第538章佳人含淚起舞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20 23:57  字數:3355

可是就因為簡單,才能勾起慾火,再加上戰利品的身份,看得曹軍將士熱血沸騰,這時的曹軍,一個能打十個。

「諸位。」曹操沉著臉站起來,興奮的眾將立刻肅色,將眼光從蠻女的肚皮移到曹操身上,蠻女退下坐到一旁,一臉無害地左右四顧。

「渭水一戰,我軍小敗一場,無論將軍到士兵,竟然都怕了,相非常失望,你們知道渭水的戰果嗎?

川軍傷亡過萬,我軍傷亡不到八千,我軍陣亡數量比川軍少啊,就是因為撤退才導致我軍大量陣亡。」

川軍渡河作戰,比曹軍傷亡大得多,知道登岸,傷亡才減少。

「看看你們一個個的,這就怕了?當初戰袁術,擒呂布,橫掃河北的軍隊哪裡去了?難道都掉進渭水了嗎?

劉璋黃月英有什麼可怕?當年張綉將軍與賈和先生,在宛城三敗我曹操,我曹操氣餒了嗎?如果那時候我曹操也怕了,我們還有今日之威嗎?」

曹操大手一揮,正聲道:「敗一場,不可怕,怕的是敗了,爬不起來,真正的勇士,真正的強軍,敢於直面失敗,當他們失敗的時候,他們想的不是害怕敵人,而是報仇,而是雪恨,而是讓敵人嘗嘗失敗的滋味,將自己的屈辱,就像倒洗腳水一樣,倒在敵人身上。」

曹操虎目之光橫掃武百官,武將人人凜然,心中湧出無限殺意,都攢足了勁要與川軍決一死戰。

「啊,蛇。」突然帳外一名士兵驚恐大叫一聲,只見草叢中冒出一條黑斑小蛇,吐著蛇杏。

「給我滾進來。」曹操大吼一聲。士兵嚇了一跳,連滾帶爬進來,惶恐地跪在曹操面前。

「你們看看。」曹操指著士兵看向武:「軍伍之人,一條小蛇都怕,如何打仗,拖下去砍了。」

「是。」軍士擁入,將士兵拖下去,士兵大呼饒命,隨著一聲慘叫。頭顱落地,曹軍將士盡皆凜然。

郭嘉皺眉,這大冬天哪來的蛇?心中想到這裡原是野地,現在駐紮這麼多軍隊,又連番大戰。可能驚動了地下的蛇,爬出來也正常,沒有往心裡去。

「叮叮叮。」營外隱隱約約傳來類似鈴聲的聲音。

「什麼聲音?」曹操問曹仁。

曹仁稟道:「營寨外有川軍游騎,鈴聲就是一名游騎發出的,已經響了半夜了。」

曹操哈哈一笑:「看看,川軍開始求神了,我軍勝機將至啊。營房我已嚴密布置,今夜暢飲,後日聚將點兵,與川軍再次決戰。到時候誰敢後退一步,我曹操不念親疏,定斬不赦。」

「誓敗川軍。」曹軍武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曹操一揮手,蠻女再次作舞。一名守門士兵又看見一隻蠍子從草叢爬出來,可是不敢叫,只注視著那蠍子,生怕它爬過來,額頭上參出細汗。

突然聽到帳內一片驚呼之聲,從小門進來一名女子,女子膚白如雪,身材玲瓏剔透,一張秀氣的臉龐融入了全部的漢女柔美,仿若仙女下凡,與那些蠻女氣質完全不一樣。

不知道女子身份的人,一定以為她不超過十七歲,可是知道的人,都知道她的名字,貂蟬。

「這些蠻荒之舞,雖粗鄙不堪,也別有一番風味,可要是和我中原舞蹈一同起舞,定是另外一番風景,諸位想不想見識一下。」

曹操笑著對場中武說道,許褚立即上前:「主公,你讓貂蟬跳舞,靈雎姑娘會生氣的。」

「如今正是大戰前關鍵時刻,豈能在乎這些,再說只是跳舞又不是做別的,讓將士盡興比什麼都重要,下去。」

「哦。」許褚在曹操斥責聲中退下。

「貂蟬小姐,請吧。」曹操看向貂蟬。貂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泛著怒色。

議郎華歆站起來道:「貂蟬小姐,你是藝女出身,歌舞雙絕,不妨展示一番,也讓這些蠻女開開眼界。」

當聽到「藝女出身」四個字,貂蟬神色動了一下,心中一痛,自己雖是王允義女,卻不過是高級舞女罷了,最後成了讓董卓與呂布翻臉的工具。

貂蟬與呂布是真心相愛的,還生下一個孩子,可是呂布那麼早就死了,曹操又將自己送給關羽,自己雖然對關羽沒有愛,可是在關家,才嘗到了家的感覺,那是一種樸素的平靜,是貂蟬最喜歡的生活。

和董卓在一起是工具,和呂布在一起是生澀的戀愛,和關羽在一起是好好過日子。

現在董卓死了,呂布死了,關羽死了,難道自己又要回到以前王允府中的歌女身份嗎?自己還能回去嗎?

自己已經不是當年的自己,自己現在有親生女兒,關銀屏,關興,關索都叫自己母親,如果自己再在這裡跳舞獻媚,那不但是自己丟臉,也是給女兒,給關銀屏關興關索丟臉,也給地下的關羽呂布丟臉。

貂蟬一動不動,亮白的指甲掐進紅潤的掌心。

華歆冷冷看了貂蟬一眼,「貂蟬姑娘,這不是我們意思,不是曹丞相的意思,是陛下的意思,陛下的旨意你也不聽嗎?」

坐在主位一直像一尊泥菩薩的劉協猛地一抖,茫然地看著華歆和貂蟬。

「陛下,是嗎?」華歆看向劉協,嚴重露出寒光,曹操俯視地面,表情漠然。

劉協還沒答話,旁邊的伏壽一下站起來:「華歆,你不要太過分,陛下何事說過……」

「皇后,別。」劉協看到華歆目光轉冷,嚇了一跳,急忙拉伏壽衣角,一下沒拉下,又拉了幾下,伏壽憤怒地看向劉協,突然一丟衣擺,甩開劉協的手,塔下台階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