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36章侮辱

第536章侮辱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20 04:40  字數:3382

以前大小戰爭,沒有接觸當今皇帝,說個匡扶漢室,中興大漢什麼的,這些武將雖然沒什麼感覺,也聽著,心裡皇帝的形象,還算一般般。◎◎

這時候只覺得這皇帝簡直扶不起,這邊你叔叔為你殫精竭慮,浴血拚殺,你那邊倒好,跟著曹賊倒打一耙,都有些憤怒,尤其是劉協還罵劉璋父親,好厲害差點就要用那震天大嗓門罵出去了。

「主公,曹操這是要為自己正名,擾亂我軍軍心,世族倡導忠君愛國,其他諸侯文官忠君思想嚴重,務必遵循正統,可我們這都是一群歪瓜裂棗,很少會講什麼正統的,曹軍這招沒多大用。」黃月英輕聲道。

劉璋點點頭,閉著眼睛聽著,先不說劉焉壓根和自己沒關係,就算真是父親,這時候兩軍交戰,罵罵不正常?

可是誰也不知道,劉協的話劉璋和黃月英沒感覺,川軍將士感覺不大,一個人卻如針刺骨髓。

伏壽只感覺劉協的每一句話都扎進自己心裡,這得多懦弱,才能在忠義之士面前,大聲念出檄文,伏壽感覺劉協的每個字都是自己的恥辱,是整個大漢的恥辱。

劉協的天子威儀,在今日徹底喪盡。

「……劉璋父子兩代,蓄謀篡漢已久,如今兵臨西都,叩犯關中,罪不容誅,朕特賜丞相曹操親筆加綬,奉旨討逆。」

劉協終於念完,曹軍山呼海嘯,「奉旨討逆,奉旨討逆。」刀矛齊舉,聲勢震天。

曹操向劉璋道:「劉璋小兒,當今天子對你叛逆之舉。瞭然於心,你就是大漢最大的奸賊,你還有何話可說?」

「曹阿瞞,你還能不能再無恥一點。」劉璋大聲道:「挾持天子也要有個度,竟然讓陛下萬金之軀,在陣前如一個小兵一般念讀檄文,這種事也做得出來,你眼裡已經沒有漢室了吧?」

「陛下念出檄文,非是曹操所請。而是陛下對你劉璋叛逆之舉深切痛恨,漢皇后裔竟然出了你這樣的逆賊,身為天子,如何不怒?陛下必要親自討伐,方能安定天下忠臣之心。」

「那你叫皇上過來我這邊。」劉璋笑著喊道。

「你說什麼?」曹操不由一愣。

「你叫皇上過來我這邊。看看皇上會怎麼說,如果皇上還說討伐我劉璋,我劉璋立刻跳進渭水淹死。」

「哈哈哈哈。」川軍眾將齊聲大笑。「讓皇上過來。」「曹阿瞞把皇上送過來。」起鬨的聲音不絕於耳。

劉協臉色赤紅,心裡倒想過去,可是心裡知道不可能,不敢露出半點想過去的面容。

面對川軍的笑聲,曹操冷哼一聲:「益州屠夫。你耍這些小聰明有用嗎?你背反之心久矣,若陛下過去,輕則被挾持,重則被你殺害。你以為曹操會將天子陷於險地?」

「是嗎?你是確定我劉璋背反了哦?可是我覺得陛下並不像他念的那般想法,劉璋敢肯定,陛下心裡的奸臣是你,曹阿瞞。」

劉璋將手向旁邊一伸。黃月英掏出一封捲軸遞給劉璋,劉璋大聲念出來。全場震驚。

「朕聞人倫之大,父子為先;尊卑之殊,君臣至重。近者權臣操賊,出自閣門,濫叨輔佐之階,實有欺罔之罪。連結黨伍,敗壞朝綱,敕賞封罰,皆非朕意。夙夜憂思,恐天下將危。

卿乃大漢棟樑,朕之皇親,擁荊益之地,帶甲三十餘萬,可念高皇創業之艱難,糾合忠義兩全之烈士,殄滅奸黨,復安社稷,除暴於未萌,祖宗幸甚。

閉於區廁,倉惶破指,書詔付卿,侄協泣拜,勿令有負!

建安五年夏七月詔。」

劉璋大聲念出當年伏壽出許昌,在漢水岸邊帶給自己的詔書,將詔書展開在兩軍之間,曹操和曹軍都是一驚。

劉璋哈哈大笑,戲謔地看著曹操:「曹阿瞞,你以為天子在你軍中,被你威脅,就不辨是非了嗎?你害死貴妃,誅滅忠臣,歷歷在目,你以為陛下會不知道?

權臣操賊,出自閣門,濫叨輔佐之階,實有欺罔之罪。連結黨伍,敗壞朝綱,敕賞封罰,皆非朕意。這就是你曹阿瞞的罪行。

你問我劉璋為什麼兵臨關中,為什麼來討伐你曹賊,乃是陛下所託,念高皇創業之艱難,糾合忠義兩全之烈士,殄滅奸黨,復安社稷,除暴於未萌,告慰祖宗。

曹阿瞞,你是不是還想看看這封詔書真偽?這封詔書乃是陛下親筆所書,破指修詔,你有興趣,我就拿給你看看好了。」

劉璋把詔書拿給左右看了,給一名士兵,囑咐了一句話,士兵跑過浮橋,到了曹軍陣前。

曹操正要接過詔書,士兵斜了曹操一眼,徑直跑向荀攸,將詔書遞給荀攸了。

曹操臉上隱有怒氣,荀攸接過詔書,只看了眨眼的一瞬間,將詔書恭敬遞給了曹操,面色如常,曹操接過詔書看了一排,狠狠瞪向車駕上的劉協。

劉協一顆心猛地跳起來,雙腿發顫。

荀攸看著流淌的渭水,心中五味雜陳,雖然跟著曹操多年,但是和荀彧一樣,荀攸一直是忠於漢室的。

這時候親眼看到劉協寫的討伐曹操的詔書,心中怎能不悲涼。

但是如果僅僅是這封詔書,荀攸不會說什麼,這個天下支離破碎,靠劉協是不可能匡扶大漢的,只能靠雄才大略的曹操,沒有曹操,大漢不可能中興。

既然只能靠曹操,那曹操不可能不控制軍政大權,將劉協變成傀儡,這一點荀攸可以理解,那麼被變成傀儡的劉協,生出不滿,寫下詔書,和當年衣帶詔一樣,荀攸也可以理解。

可是真正讓荀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