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35章川軍,曹軍

第535章川軍,曹軍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20 04:40  字數:3503

劉協表情痛苦,堂堂大漢天子,竟然要在百萬大軍之間宣讀詔書,這種侮辱亘古未有。

當初對陣袁紹,曹cāo就曾帶天子到陣前,還說要用自己換袁紹退兵,可是那也只是露了次臉,這次卻要當眾像一個下等兵一般,宣讀檄文,簡直奇恥大辱。

可是那曹cāo從鼻子中發出一聲哼聲,讓劉協一下子心寒如冰,再也生不起反抗。

「好,好,宣讀,朕宣讀。」劉協局促地坐在皇位上,瑟諾應答,伏壽一直看著他,當劉協應承了曹cāo時,心灰若死,心裡恨透曹cāo的目無君上,更恨劉協的軟弱無能。

當年董貴妃被當著劉協的面縊死在大殿門口,很快就會輪到自己了吧。

「陛下深明大義,萬民之福。」曹cāo率先下拜,眾文武跟著下拜,山呼萬歲之聲。

曹cāo坐回主位,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郭嘉六勝六敗之論,成功挽回群臣信心,劉協也答應了念讀檄文,這對劉璋的皇室後裔地位,必是一個重大打擊。

之前的不恭敬,不過是在試探劉協的底線而已,既然要狠狠打人家一巴掌,那之前摸兩下,就算個前奏吧,摸了兩下再打,說不定被打的人還好受一點。

曹cāo志得意滿地面向滿堂文武,紅光滿面,向士兵一招,一名親衛遞上一把長槊。

「我曹cāo自起兵以來,為國除害,掃平四海,使天下太平。此槊隨本相破黃巾。擒呂布、滅袁術、收袁紹。入幽州。直達烏桓遼東,縱橫天下,頗不負大丈夫之志,如今因功晉封丞相,曹cāo既惶恐也高興,以此酒奠渭水。」

「在這良辰美景,我作歌,諸位可隨和。」

曹cāo拿起酒杯。將酒向南傾倒於地,隨後一手拿長槊,一手拿酒杯,滿飲三杯,慷慨激昂吟誦起來。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rì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

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闊談讌,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高歌傳出大殿,殿外守兵也為之迷醉,武將聽得熱血沸騰,文臣搖頭晃腦,如醉美酒,曹軍士氣空前高漲。伏壽嬌俏的臉上露出深深的憂慮。

………………………………………………………………

「報。」

天剛微明,一名士兵緊急來報,「主公,昨夜曹軍夜襲我渭水大營,大營告破,我軍已全部回渡渭水。」

「什麼?」劉璋眉頭一擰:「渭水大營是魏延把守,魏延雖然慣於冒險,但布置營房設置哨探,絕無疏漏,向來只有他奇襲人,哪有人能奇襲他,為何會敗?」

為了加強魏延渭水北營的守衛,劉璋已經命令兩隻部隊向前移動,與魏延互相支援,只要魏延受到攻擊,兩支軍隊聞jǐng,立刻可以馳援。

而這兩支軍隊未動,只有一個可能,魏延敗得實在太快,連報jǐng的時間都沒有,這如何可能?

「稟報主公,魏延將軍被突襲,仔細分辨了來襲的曹軍,由曹純,呂虔率領,昨夜突襲渭水大營,乃是曹軍虎豹騎與泰山兵。」

「虎豹騎泰山兵?」劉璋倒抽一口涼氣,稍微有點三國常識的,也知道虎豹騎什麼玩意,那是曹軍百人將組成的一支必殺部隊,每次都在最關鍵的時刻出戰,幾乎都為斬首行動。

這次大戰未開,竟然就出動了虎豹騎,曹cāo這是要幹什麼?

黃月英揉著黑眼圈走進來:「主公,曹軍果然厲害啊,不知是荀攸還是郭嘉,對戰場戰機把握如此jīng准,渭水大營被破,我軍不但多了一道渭水險要,更讓曹軍小勝一場,對挽救他們的士氣,也大有裨益,能如此jīng准把握戰機,看來我們不能輕視曹軍。」

「我從來沒輕視過曹軍,這是我軍能否俯瞰天下最關鍵的一戰,我與曹阿瞞,天下誰主,就看這一戰了。」

黃月英呵呵一笑:「那就去見見這群蕩平北方的豪傑吧,反正他們都要死了,就當給他們送行,畢竟他們曾經也威風一時。」

「哈哈哈,月英,現在世人皆傳你是妖女,果然不虛,曹cāo那數百謀士,千員戰將,在月英眼裡已經是一堆白骨了。」

黃月英跟著劉璋微笑,與高興的劉璋一起踏步出屋。

………………………………………………………………………………………………

劉璋率領大軍來到渭水南岸,與曹軍隔河相望,渭水兩岸旗幡招展,兵甲森寒,濃濃的殺氣滌盪於空氣之中。

曹軍與川軍都是從無數次大戰,血與火中掙扎出來的,這種場面只會令他們興奮,毫無懼sè。

渭水上由魏延撤退時,及時布下的浮橋,在凜冽的殺意之中,顯得單薄而漂浮。

劉璋曹cāo,黃月英郭嘉,同時出馬來到陣前,打量對方軍勢,都忍不住一驚。

曹cāo見過袁紹的強大,可謂人山人海,綿延千里,卻沒見過川軍這樣鱗次櫛比的陣列,相比於川軍,袁紹的軍隊就像是堆在一起一般,而川軍真正的是一塊隨時可分裂出無數利劍的鐵板。

劉璋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