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34章曹軍文武鼎盛

第534章曹軍文武鼎盛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19 22:39  字數:4513

曹操沉默良久,終於點頭:「好,奉孝被世人稱作鬼才,所料無有不中,這次就聽你的。」

曹操與郭嘉跨步進入大堂,大堂里已經文武聚集,謀士數百,戰將上千,當真規模宏大,曹操慨然走上主位,堂下山呼海嘯的「拜見丞相」聲音響徹大殿。

「愛卿,愛卿。」皇帝劉協看到曹操進入大堂,急忙走下台階來迎,向曹操伸出手,曹操徑直走向自己的側位,看也沒看劉協一眼。

劉協伸著手站在堂中,臉色尷尬,眾文武仿若未見,荀攸輕輕嘆了口氣。

在主位上坐著一名女子,亭亭端坐,淡白色宮裝襯托得身材優雅得體,盤起的髮髻,披散的秀髮,讓原本就嬌媚的臉蛋更顯精緻,整個人都透出一種貴氣。

正是劉協的皇后伏壽。

曹操一向執禮甚恭,今日當著文武百官一反常態,伏壽輕皺娥眉,劉協僵硬地回到座位,坐到伏壽旁邊,彷彿屁股下有釘子一般,忸怩不定,伏壽靜靜看了劉協一眼,綠葉般的眼眸透出柔和的光,劉協微微安心。

曹操虎目環視眾文武,偌大的殿堂中數千號人鴉雀無聲,曹操明朗的聲音在大堂中響起。

「諸位,大漢傳承四百年,自黃巾之亂,四海戰火峰起,自我曹操起兵以來,以剪滅逆賊,匡扶大漢為己任。

所幸諸公與我曹操同心協力,如今北方安定,上千萬百姓安居樂業。我曹操對漢室。也算聊有寸功。

然我們的事業不能停止。大漢天下依舊奸臣當道,東有孫權割據江東,南有士燮家族不聽朝廷號令,最為可慮者,莫過於西川劉璋。

劉璋自涪城之戰,野心膨脹,背叛漢室,先攻荊州牧劉表。後伐雍涼劉備,劉備劉表,皆漢室宗親,大漢忠臣,牧守一方,是朝廷冊封的地方牧守。

劉璋雖為皇室後裔,眼中已無漢室,屯聚甲兵,擴張領地,伺機窺伺大漢龍寶。

其人暴虐。亘古未有,五年之間。殺平民近五十萬,駭人聽聞,天神共怒,今我曹操隨同陛下御駕親征,誓誅滅叛逆,中興大漢社稷。」

「丞相千歲,丞相必勝。」群臣下拜,聲調混響大殿。

待眾人安靜下來,曹操換了一種語氣,帶著戲謔的口氣:「劉璋雖暴,實力不可小覷,我曹操向來不自欺欺人,劉璋裹挾羌人蠻人近六十萬大軍進犯關中,雖然數量上比起我八十萬大軍略遜一籌,但其爪牙凌厲,自稱長勝之軍,驕狂不可一世。

劉璋麾下西涼鐵騎十萬,號稱天下第一騎,川軍步兵二十餘萬,從劉璋起兵,罕逢一敗,於兩年前陽平關之戰,號稱步戰天下無敵。

從劉璋北伐雍涼的戰爭來看,劉璋利用奇淫技巧,發明新式馬鐙馬鞍,發明馬蹄鐵,起兵戰力更勝一籌。

張任訓練四萬步兵,皆川軍步兵精銳,其中兩萬東州兵,原來就是劉焉的主要依仗,現在更是所向披靡。

雷銅所率兩萬精騎,在與劉備的戰爭中,屢次立下奇功,渭水之戰,街亭之戰,秦川之戰,攻破姑臧,皆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川軍大將黃忠所率重騎兵,防護比我虎豹騎還要尖銳,沖陣無有不破。

劉璋更兼有黃月英之謀,黃月英樊城斬殺我大將樂進,水淹江陵敗江東大都督周瑜,深入蠻荒上千里,一舉蕩平南中十三部,諸葛亮盛名天下,也敗於其手。

當世已經很多人將黃月英稱作妖女,堪稱當世頂級謀主。

張任魏延,前者師從益州名士賈龍,善於排兵布陣,調度三軍,行事穩健,後者與張任完全相反,魏延善於奇謀,膽大包天,白龍江以少勝多,奇襲江陵成為劉璋攻伐荊州的轉折。

陽平關一舉制勝馬超,天水以五千雜兵逃出天水西涼軍重重圍剿,奇襲子午谷,若非關雲長五百校刀手冒奇險回師,險些攻下長安。

川軍兩員上將,一正一奇,可謂帥才巔峰。

劉璋更兼有趙雲,馬超,周泰,王雙等猛將,無論士兵,謀士,統帥,武將,都堪稱巔峰,諸位。」

曹操凌厲的眼光在文武身上一一掃過,被看到的文武都忍不住正了正身。

曹操突然站起來,大聲喊道:「你們怕了嗎?」。

聲音回蕩大殿,劉協嚇的身子一縮,伏壽將纖細的小手蓋在劉協手背,劉協只感覺一顆心砰砰跳起來。

眾文武不敢看曹操的眼神,哪怕沒做虧心事也紛紛低頭,心裡想著曹操的話。

曹操說的都是他們知道的,唯一不真實的是曹操說的曹軍數目,曹軍與川軍兵力相當,也是五十餘萬,八十萬是來嚇小孩的。

正如曹操所說,川軍無論士兵,謀士,統帥,武將,都堪稱巔峰,再加上還沒開戰,就斬了宗族大將夏侯惇,劉璋黃月英的組合,狠辣屠夫與智慧妖女的組合,堪稱天下絕配,川軍屢戰屢勝之下,誰不畏懼三分?

這些文武心裡還真有點怕。

郭嘉咳嗽一聲,出列:「主公,正如主公所說,劉璋無論士兵,謀士,統帥,武將,皆堪稱巔峰,但在郭嘉看來,卻是外強中乾,就如無根之木,越是參天,越是易倒。」

「哦,外強中乾?奉孝,你不懼益州屠夫嗎?」。曹操冷聲問道。

「主公為什麼不問問劉璋黃月英,他怕我們嗎?」。郭嘉一甩衣袍,朗聲道:「劉璋,外強中乾,色厲內荏,未戰先敗。

劉璋暴戾無常,將士攝於威而非德;主公恩威並施,將士心服口服,此為仁勝。

劉璋割據一方,逆潮流而動;主公順應統一大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