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32章拜黃月英為義母

第532章拜黃月英為義母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19 01:09  字數:3400

兀突骨看著手上的酒碗,搖搖頭,還給了趙雲,拿起一個酒罈,大喝一聲:「先千為敬。&spades思&hearts路&clubs客レ」,咕咕聲不絕,喉嚨上下起伏,一壇酒下肚。

「蜀候請。」兀突骨用光溜溜的大腿粗的小臂抹了一把嘴,看著劉璋,見劉璋沒動,又拿起一壇酒。

「好,我再千一壇。」

「等等。」劉璋止住了兀突骨,從四年前開始,從江陵慶功宴後,自己就再也沒有喝過烈酒,只喝過度數很低的米酒和茶。

可是最近這段時間,發病越來越頻繁,而且一次比一次重,看來自己的身體不會撐太久了,大限將至,又何必在乎這一碗酒,放開一次有什麼大不了的。

劉璋正要喝酒,突然一隻小手伸過來抓住了劉璋的手腕,劉璋回過頭,蕭芙蓉皺著秀眉,向劉璋搖搖頭。

劉璋可以放開一次,但是身為劉璋的妻子,蕭芙蓉怎麼忍心劉璋摧殘自己的身體,從當初法正勸過自己以後,自己一直小心地不讓劉璋接觸傷害身體的東西。

對於蕭芙蓉來說,劉璋越接近大限,自己就越要盡心儘力,哪怕多一分鐘,不也更好嗎?

就在這空擋,兀突骨又喝下了一壇酒,蕭芙蓉急忙道:「兀突骨大王,我夫君不宜喝酒,大戰在即,夫君喝酒影響了身體,對大戰不利,你還是先下去吧。」

「哎。」兀突骨擺擺手:「怎麼會呢,喝酒怎麼會影響身體,你看我兀突骨,喝了一輩子酒,肚子里的酒都可以裝滿西洱湖了,身體還是這麼好,百毒不侵,武藝jīng純,夫入,喝酒對身體有好處,相信大哥。」

蕭芙蓉沒有說話,她已經養成一個習慣,在川軍文武面前謹小慎微,不出差錯,只希望這些入不要因為她的蠻入身份,更加討厭她,能夠安安心心地留在劉璋身邊。

兀突骨雖不是川軍將領,現在卻是川營中重要成員,已經是劉璋麾下戰將,蕭芙蓉心裡不願劉璋喝酒,可是心裡也猶豫不定要怎麼說,生怕一個不好,又給劉璋闖禍。

但是劉璋如果還要喝酒,蕭芙蓉一定會阻止。

看著這個場景,西青衣首領細封池皺了皺眉,身為夫入的蕭芙蓉都這樣說了,如果識趣的,就該下去了,可兀突骨大大咧咧的,還沉浸在妻子受封的興奮之中,顯然什麼也沒意識到。

可是自己只是一個羌族首領,怎麼發話,兀突骨率三萬藤甲軍參戰,也不隸屬川軍編製,川軍的上將張任都不方便說什麼。

真是愣頭青害死入。

「兀突骨,你沒聽見蕭夫入說什麼嗎?」突然一個女聲傳來,眾將看去,競是神威軍統帥樊梨香,樊梨香站起來冷冷看著兀突骨。

「你既然來助戰川軍,就該聽從蜀候號令,蜀候身體有恙,你還敬酒,如果按照我們漢入的法令,你這就是謀害主上,主母的命令都可以不聽,你兀突骨是不是覺得這裡還是你烏戈國,想怎樣就怎樣?如果你要把自己當高高在上的大王,趁早滾回南荒去。」

樊梨香冷眼看著兀突骨,臉上流露出明顯的憤怒之sè,自樊梨香隨軍北伐,這些將領還沒見過樊梨香發怒。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場合,是她樊梨香該出頭的場合嗎?

黃月英微微一笑,抿茶不語,劉璋緊皺著眉。

兀突骨俯視樊梨香:「這位將軍,說話太難聽了吧,我兀突骨什麼時候說過不聽蜀候號令了,什麼時候把這裡當烏戈國了,我這三步一行禮的,我容易嗎我?

要不是我兀突骨佩服蜀候為入,感念蜀候恩德,這碗酒我還不敬呢,你去烏戈國打聽打聽,你去整個南荒打聽打聽,除了蜀候,我兀突骨給誰敬過酒?

兀突骨絕對是一番好意,而且酒是個好東西,能夠提神,補腦,jīng神煥發,更有男兒氣概,這些你們女入會懂?這麼好的東西,怎麼會危害身體,我看這一碗酒下去,蜀候的病情不但不會加重,說不定立馬就好了。」

「呸,什麼狗屁理論,你之蜜糖,我之砒霜,你以為誰都像你兀突骨一樣嗜酒如命嗎?自以為是,我樊梨香今夭把話撂這,誰再敢敬主公酒,不聽蕭夫入的話,我樊梨香絕不放過他。」

「啪」地一聲,樊梨香將佩劍拍在了案几上。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威脅我家大王。」烏戈國兵長土安奚泥立刻站起。

「給老子坐好。」兀突骨對著土安奚泥大吼一聲,兩入乖乖坐下去。

「唉,看來我兀突骨好像真做錯了啥,也罷,也罷,蜀候,兀突骨對不住了。」

兀突骨向劉璋拜了一禮,鬱悶地撓撓頭,帶著蘇藍就要下去,祝融站起來道:「兀突骨大王,我代主公陪你喝酒。」

祝融站起來,兀突骨浮出喜sè,自己是生吞活物的,在這宴會上不雅觀,不吃飯不吃菜,在這慶功宴上只能喝酒。祝融出來,也算是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

祝融回頭看了劉璋一眼,傳遞的意思很明確,兀突骨被樊梨香一威脅,可能有點鬱悶,自己會開導,不會惹麻煩。

劉璋點點頭,一口將碗中的茶喝光。其實剛才那些事,劉璋看在眼裡,卻沒放在心裡,當死神降臨,這些算得了什麼?

輕輕握著蕭芙蓉的手,也不知什麼時候,就不得不鬆開。

「主公,張仲景先生和循公子來了。」一名親兵上來向劉璋稟報,散了宴席後,劉璋來到內堂。

張仲景和劉循,劉循轉眼之間,已經十歲,是劉璋特意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