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27章趙雲不需要蜀候賞賜

第527章趙雲不需要蜀候賞賜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17 01:08  字數:3430

趙雲的硬弓威力比鮮卑小頭領威力大太多,只聽「嗖」的一聲,鮮卑小頭領還沒反應過來,後頸出現一道血口,利箭透過小頭領,shè穿一名鮮卑騎兵,扎在第三名騎兵的胸口上。

一箭三人,趙雲提著銀槍殺了過去,鮮卑騎兵莫有一合之敵,一掃一大片。

一名鮮卑騎就要從馬雲祿屍體上跨過,趙雲戰馬疾馳而出,飛身而起,從空中銀槍一槍刺在鮮卑騎的馬頭上,趙雲站在坑中,發了一聲喊,借坑壁之力,一槍將戰馬整個掀翻過去。

鮮卑騎驚恐,這像小白臉一樣的漢人書生,怎麼也看不出來竟然如此厲害,剩下的九名鮮卑騎立刻調轉馬頭就跑。

趙雲翻身上馬,提起弓箭,一箭三矢,一箭shè出,立刻再換三箭,九根箭矢呈三列三行的形勢,你追我趕shè向鮮卑騎,九名鮮卑騎發足馬力狂奔,還沒馳出一百米,全部被shè翻在地。

草地之上滿是鮮卑騎屍體。

「好箭法,好箭法,真是好箭法啊。」

一個聲音傳來,趙雲早聽到有騎兵接近,這時調轉馬頭面向來人,一共來了十二騎,看樣子是漢人的騎兵。

「銀槍無敵,箭法超群,在這塞外草原,就是最善shè的鮮卑匈奴羌人勇士,也最多是一箭多矢,連珠箭,也只會其中一樣,小將軍竟然兩樣jīng湛,真乃神將也。」

「你們是什麼人?」趙雲問道。

「好說,在下小盤山玉門都尉北宮止麾下北宮連,不知將軍是?」

「趙雲。」

「哎呀,原來是名滿天下的常山趙子龍,失敬失敬,在下偶然相遇將軍。真是上天註定,如今涼侯被暴主劉璋所害,在下希望趙將軍能加入北宮將軍麾下,不知將軍意下如何?」

「沒興趣。」

「呵呵。」北宮連尷尬地笑笑:「那這樣,趙將軍先去小盤山做客,是去是留,全憑將軍一句話……恩,最近折蘭英瘋狂進攻鮮卑部落,這北塞太亂。趙將軍的夫人埋在這裡,恐怕被鮮卑胡人褻瀆。

小盤山風景優美,天靈地秀,不如將尊夫人葬於小盤山,趙將軍你看如何?」

…………

雷銅帶著「涼軍敗兵」到了玉門關下。請求北宮止收留,守關將領害怕得罪川軍,不敢收留,只願意讓涼軍敗兵通過玉門關。

「涼軍敗兵」剛進入關口,突然發難,圍殺守關士兵,接著劉璋率領jīng銳騎兵殺過來。兩萬川軍jīng騎,一舉攻克扼守西域的重鎮。

川軍大軍轉向,殺向北宮止老營小盤山,聽聞川軍到來。北宮止大驚失sè,立刻派出信使請求燒當羌以及北方友好的鮮卑部落前來援助。

北宮止山口險要,北宮止下令嚴加防守,不得出山。川軍屢攻不克。

「趙將軍,你表現的時候到了。劉璋暴主,竟然殺了涼侯,現在又進犯我小盤山,我要他來得去不得,趙將軍,這大功就給你了。」

北宮止聽聞部將北宮連將威名滿天下的趙雲帶回來,大喜,北宮止雖沒有爭霸天下之心,但是很愛惜玉門關這一畝三分地,這裡可是寶地,一年到頭征的稅,比關中良田產的糧食還多。

為了保住這塊地方,北宮世家可下了不少功夫,不但花費大量錢財給軍隊置辦全副裝備,大刀,雙刃劍,弓箭,鐵甲,重甲,軍靴,這些在內地看來是奢侈物的東西,北宮止全部裝備軍隊,並嚴加訓練。

雖然北宮止不對外作戰,但是從幾次諸侯染指小盤山來看,北宮止的軍隊絕對是天下強軍。

這還不足,北宮止每年給燒當羌和北方鮮卑人大量錢財,互為支援,這樣一來,小盤山就成了鐵桶一般,北宮止軍隊規模不大,卻就像一個鐵疙瘩,很難啃動。

這時添了趙雲,小盤山玉門關的守衛不是更牢固嗎?玉門關又多了一份保障,北宮止能不高興嗎?

「北宮將軍,我只是隨同北宮連將軍前來做客,並沒說為將軍效力,將軍還是派別人鎮守山口吧。」

趙雲向北宮止行了一禮,壓抑著憤怒,從北宮止的語氣中,對劉備好像推崇備至,明眼人都知道是在趙雲面前演戲,可是趙雲心裡已經不舒服了。

北宮止有些難堪,北宮連對趙雲道:「趙將軍,你的確只是來做客,但是現在進攻我小盤山的,可是劉璋啊。

劉璋什麼人,趙將軍應該比誰都清楚吧?暴主,毫無人xìng,想涼侯一生仁義為,胸懷黎民,竟然被這暴主害死,真是上蒼無眼。

趙將軍就算不是為我家主公,也該為先主公劉玄德報仇吧?而且我聽說馬雲祿姑娘,也是在與川軍的戰爭中死的,深仇大恨,趙將軍不會忘記吧。」

北宮連現在已經搞清楚了趙雲埋的人是馬雲祿,心想只要趙雲出戰一次,那就是從實際上加入了小盤山,今後就順理成章了。

趙雲捏緊拳頭,剋制著心中涌動的氣流。

「唉,子龍將軍不願去算了,我小盤山又不是無人,只要等到燒當羌的人來到,前後夾擊,劉璋必敗,玉門關還是我們的。

我只是為玄德公痛惜,玄德公一生仁義為,死了之後,手下最親信的大將,竟然不願為其報仇,實在讓人扼腕。」

北宮止說著搖頭嘆息。

「你說什麼?」趙雲冷冷看著北宮止。

「恩?我說什麼了?」北宮止左右看看,不覺得自己有哪裡說錯了啊,不就是用了個激將法嗎?

「趙將軍指哪一句,北宮止絕無惡意,僅僅單純為玄德公扼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