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21章關羽戰死,北地溫情

第521章關羽戰死,北地溫情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15 00:50  字數:3420

關羽想起當初關銀屏說的話,劉璋對付世族,卻對百姓很好,荊益百姓在其治理下,安居樂業,民心穩固。

為了底層百姓,敢於與世族作對,這份豪氣,就算是關羽也不得不佩服。

如今劉備的形象在心中崩塌,關羽才知道堅持理想和原則的重要,劉璋在對抗世族這條道路上,可謂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數次遭逢大難。

就君王來說,劉璋已經獨一無二。

「關興關索,你們帶領我的親衛,從西城門殺出去吧。」

「我們帶領,那父親呢?」關興疑惑問道。

「我不會走。」關羽道:「不但我不能走,關平,周倉都不能走,大丈夫立世,忠義為本,興兒,索兒,你們還未正式投效兄長,沒有認過主公,與屏兒一樣,可以自由選擇主公,未必一定要投靠兄長。

但是我關羽已經跟隨兄長二十年,關平周倉皆奉兄長為主公,此生此世,都不能背叛,所以我們不能投效川軍。」

「關平周倉。」關羽對著兩人大聲道:「你們願意跟隨我關羽,戰死武功嗎?」

「有何不敢?」周倉道:「我周倉一輩子最佩服的人就是關將軍,在我燒掉山寨跟隨將軍的那一天,就已經決定與將軍同生共死。」

「孩兒雖是父親養子,有幸進入關家,早已忠義立命,何所惜哉。」

「好。」關羽欣慰地看著兩人,對關興關索道:「你們騎著我的赤兔馬,拿著我的戰刀,立即離開,為父與關平周倉為你們斷後。」

「父親,你和哥哥不走。我們怎能獨生,關興願與父親同就大義。」

「父親,索兒尋找你數年才父子團聚,今日要死一起死,索兒絕非貪生怕死之輩。」

「好了。」關羽大聲道:「如果我們都死了,你們要屏兒一個人怎麼過?你們平日不是最喜愛這個妹妹的嗎?如果我們都死了,屏兒今後一生還不以淚洗面?

還有落入曹軍手中的貂蟬,雖是後母,卻與屏兒情深。名為母女,情如姐妹,如果可能,你們應該想辦法救出貂蟬,這樣屏兒也會過的好一些。」

關銀屏是關家掌上明珠。上上下下,都對關銀屏喜愛不已。

關興關索苦求未果,只能含淚離開,關興騎著赤兔馬,拿著青龍偃月刀,與關索率領三百校刀手殺出西城門。

曹軍殺到,關羽關平周倉率領一百誓死跟隨關羽的校刀手攔住曹軍去路。

月光下。關羽一身青袍,長須冉冉,手杵大刀,在夜風下威風凜凜。宛若戰神下凡,曹軍見之驚訝不已,在夏侯惇命令下,全軍向關羽撲去。

………………………………………………………………………………

北地氐人大營。

劉璋屢次想騙折蘭英。讓折蘭英允許他「回到」西涼,可是不知怎麼的。自己用了各種理由,自己只感覺這些理由就算是黃月英,也該被自己騙了。

可是折蘭英這平時傻乎乎單純到幼稚的姑娘,就是無動於衷,非要把自己留在這裡,一日一小宴,三日一大宴,還時不時邀請自己出去打獵,放羊,看風景什麼的,劉璋有點受不了了。

眨眼十天過去了,再這麼下去,繞道還不如直接強渡黃河省時間。

左右無聊,劉璋在帳中與關銀屏下五子棋,關銀屏本來不會這個,劉璋剛剛教會她的時候,屢次輸給劉璋,劉璋每次都得意大笑。

可是下了一天,關銀屏終於熟悉訣竅,憑著自己的聰明,將劉璋殺的丟盔卸甲,這下終於輪到關銀屏出氣了,劉璋氣悶不已,越氣悶越輸。

「哈哈,我這裡放一顆,兩個三,你又輸了,哈哈哈。」關銀屏大笑。

「不行,這裡我沒看見,我要悔棋。」

「不行,我開始輸的時候,你都不讓我悔棋,大男人悔什麼棋。」

「我都輸了百多盤了,你讓我一次不行啊。」

劉璋瞥了關銀屏一眼,伸手就要去抓棋子,關銀屏一把捉住:「不許……呃。」

關銀屏剛一抓上劉璋的手,感受到劉璋大手的溫度,立時一愣,自己真是高興之下忘形了,忘了面前是主公,更忘了面前是一個授受不親的男人,一下子紅了臉。

當初感動於劉璋來救自己,撲入劉璋懷中,事後想想,關銀屏也覺得羞死人了。

那時是感動,這時是興奮,關銀屏腦袋當機,愣著,竟忘了鬆手。

這時突然帳門打開,折蘭英走了進來,動人的眼眸立刻被帳中互相抓住的手吸引住,原本興奮的臉蛋,一下陰了。

「你們……哼。」折蘭英轉身就走了出去。

劉璋一看到被誤會,條件反射地追上去,關銀屏還愣在原處。

「喂,等等。」劉璋追上折蘭英。

「哼。」折蘭英生氣地別過頭去。

劉璋正要解釋,突然一愣,娘的,自己追出來幹嘛?自己和關銀屏牽不牽手,關折蘭英什麼事?別說牽手,就算被捉姦在床,又關折蘭英什麼事?

自己腦子也短路了。

劉璋愣在原地,看到折蘭英一副聽你解釋的背影,突然無話可說,心裡想著,折蘭英生的哪門子氣?

「折蘭姑娘,不知來找北宮止有什麼事?」

「你……」折蘭英回過頭看了劉璋一眼,再次捌過臉去,自己還在乾巴巴等著解釋呢,竟然來這麼生硬一句。

折蘭英如何受得了。

可是細想想,折蘭英也突然轉過彎來,自己有什麼資格生氣啊?自己憑什麼要北宮止解釋什麼?

可是就這麼完了,折蘭英下不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