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14章氐人首領折蘭英

第514章氐人首領折蘭英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12 21:12  字數:4545

法正,絕不只是自己的謀士那麼簡單,兩人從江州立誓,有著共同的理想,說是兄弟,劉璋也不覺得有錯。

還有黃月英。

來到這個世界五年多,早已融入了這個世界,豈是那麼好放開。

可是為什麼自己不找黃月英說,不找蕭芙蓉說?劉璋自己也不知道。

「主公不找蕭夫人說,是不想讓夫人傷心,不和黃軍師說,是不想將痛苦帶到她身上,讓她為你擔心,其實主公心裡疼惜夫人,更愛月英軍師,而梨香,就像襄陽小巷那一夜一樣,最多只是一個知己,是嗎?」

樊梨香不知為什麼,突然感覺無比失落,是,自己洞察人心,別人想什麼,自己總是能很容易知道,在這一點,就算龐統諸葛亮,也未必是自己對手。

可是面對劉璋,這有什麼用?知道他心裡的想法,不過讓自己更加傷感。

因為自己能讀懂他的心,所以,主公就把自己當成了知心朋友。

「梨香,跟你在一起,因為知道什麼都瞞不過你,反而能放開,知己,不好嗎?」

「知己。」樊梨香落寞地笑一下,這時樊梨香才突然發現,或許,從襄陽開始,自己一直保存著官位,不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能為他效力,更接近他。

自己迫切立功,是因為自己想幫他,更想得到他的認可,哪怕民心凝聚的自己威高震主。

自己一直在追求獨立,可是現在想想,自己一直不過是一個小女人。

樊梨香突然想起當初得知劉璋墜崖身死那一瞬間,那種如遭雷噬的痛,是那麼刻骨銘心,連最後一面都見不到的悲涼,刺穿胸口,當時,仇恨在樊梨香心中形成千年寒冰。

而現在,劉璋或許是真的要離開了。自己還會活的好好的,他卻要走了,那種鑽心的痛再次襲上胸口,樊梨香感覺到窒息。

「好了,梨香,你下去吧。」劉璋嘆了口氣,所有事情還是要自己面對。死亡,給任何人說,都沒有用。

「不要。」樊梨香突然喊了出來,意識到劉璋可能不久後就會離開,樊梨香心中瀰漫著從未有過的無邊的恐懼,再也剋制不住自己。一下子撲到了劉璋身上,將劉璋緊緊抱住,淚水已經嘩嘩流了下來。

「梨香……」劉璋愣怔在原地。

「主公,不要以為梨香行於軍伍,就沒有女人的心,不要以為梨香曾說不讓男人擺布,就不需要男人的愛。不要以為生命是你的,我就不在乎,不要以為我不說出口,就證明我不愛你。

你說梨香能知道你的心,你又知不知道梨香的心,這個世上只有你懂梨香,襄陽那一夜你說,女人追求權力這條路。踏上了,就不能回頭。

你說我們都是同類人,走在同一條無法回頭的路上,達到不同的目的。

你說希望我能堅持到最後,因為一個遙遠的國度,已經沒有男尊女卑。

可是梨香還在走,你怎麼可以離開。留下梨香一個人?」

樊梨香淚水滂沱,沾濕劉璋衣襟,抽泣聲和悲涼的柔語縈繞在劉璋耳旁,雙手抱的愈發緊。彷彿只要鬆開,劉璋就會病發離開人世離開自己一般。

「襄陽小巷那一夜我對你說的話,你還記得嗎?梨香並不想在權力的路上艱難前行,也想找一個真心對我的男人做一個附庸,就是不知道找誰……誰又配?

也許主公只是當了一個玩笑,很快忘記,可是梨香忘不掉,梨香永遠也忘不了當我問你,你為什麼不要我,那時你一無所知的神情,你一定以為梨香是在看玩笑,梨香這樣的人怎會有真心的愛?

可是你知道那時,梨香故意顧左右而言他的痛苦嗎?

你把梨香當知心朋友,可是你知不知道,從那一夜起梨香的心已經給了你,你知不知道當初你死而復生的消息傳到荊州,梨香心裡多失落?因為梨香不能看見你完完整整站在梨香面前,因為梨香臉上的高興神情你看不見。

我辭去荊州牧,來到雍涼,不是想建什麼軍功,是因為荊州沒有你,你知道嗎?

當初以為你墜崖身死,如果不是仇恨,梨香早已隨你而去。

我什麼都不說,是因為你就在身邊,我能時時看到你,是因為梨香已經不清白,不配說愛你,是因為知道自己在做的一切,都是有你在看著,哪怕你表揚我處罰我,梨香都不孤單。

可是看到你失落,梨香的心就跌入冰谷,當知道你不久會離開,梨香心裡恐懼,這時才知道梨香真的離不開你,哪怕一廂情願,哪怕梨香已經不是清白之身,主公三妻四妾,梨香願為奴為婢。」

樊梨香緊緊抱著劉璋,一點空隙也不留下,身體抽動,哭泣的聲音從耳中進入劉璋的心,劉璋從來都只把樊梨香當成一個要強的女子,從沒想到樊梨香心中會有這麼多細微的想法。

「梨香。」劉璋將緊緊貼著自己的樊梨香推開一點空隙,看著她梨花帶雨的臉龐,如雨後海棠。

「梨香,別說傻話,你是一個有抱負的女子,你有自己的路……」劉璋一想到自己將要離開這個世界,感覺胸口有些堵,話語難以出口。

「梨香,雖然你犯了兩次大錯,我都處罰了你,但是我心裡是信任你的,襄陽小巷那一夜,你改變了,我也對你的印象改變了……

好好輔佐循兒,我去後,民心一定會亂,你在百姓中威望高,那時候還得靠你……回去吧,別多想。」

劉璋的話越來越低,推了一下樊梨香,卻沒有推動,樊梨香美麗的眼睛中泛著波光,靜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