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05章張飛身死

第505章張飛身死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10 01:19  字數:4574

馬超沉吟一會,自己與劉璋陽平關大戰,雖然自己大敗,雖然劉璋卑鄙無恥,但是自己從心裡,還是佩服這個打敗自己的人的,現在知道父親的仇與韓遂無關,那更怪不到作為敵對的劉璋頭上。

馬超一拍桌子:「好,我馬超,就跟隨蜀候了,現在一切聽從先生定奪。」

…………

龐統來到張飛駐守的南山大營。

大營中,兩員武將跪在張飛床榻前,噤若寒蟬,正是徐虎張茂,張飛手拿一根長鞭,豹眼圓睜。

「你們兩個廢物,趕快去給我找酒喝,要不然我打死你們。」

「三將軍饒命啊,軍師下達了禁酒令,不能違抗啊。」張茂渾身篩糠,顫抖著道。

「他自己喝得,我喝不得?」

「張將軍剛剛受傷,不能飲……」

「你說什麼?」

張飛怒視徐虎,大怒:「你再說一遍,我打死你。」自被好厲害莫名其妙打成重傷以後,張飛就莫名煩躁,心中一股無名之火亂竄。

張飛想的是,如果堂堂正正打敗自己,自己一定心服口服,可是當夜自己一時大意,一下被好厲害打下馬,然後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砸飛。

丟盡顏面,威風掃地,自己還不知道怎麼回事。

最可氣的是,自己想報仇,躺在床上幾天爬不起來,現在勉強能動彈了,可是與川軍的決戰就在三日後,自己別說報仇,連決戰都參加不了。

作為一個戰狂,張飛怎能不怒?怎能不火?火了怎麼能不喝酒?火了還不能喝酒,怎麼能不更火?心中焦躁的烈火熊熊燃燒。

「啪。」

「啪。」

張飛將所有怒氣都發泄在了徐虎張茂身上,鞭子猛地打在兩人身上,衣服上印出道道血痕。

「三將軍饒命啊。」兩人被打的受不了,連連磕頭。

「還敢叫饒命,我張飛最恨的就是軟骨頭。我打死你,打死你……恩?還敢躲。」

張飛對著爬走的徐虎腦袋猛抽下去,「啪」的一聲,徐虎只感覺金星亂冒,一下子倒了下去。奄奄一息。張飛猶不放過,提起鞭子猛抽,看的張茂陣陣心驚,心中又慶幸打的不是自己。

「趕快去給我拿酒。遲了半點,我打死你們。」張飛怒吼一聲。

「是是是。」張茂連連叩頭應承,扶著奄奄一息的徐虎就要出門。

「什麼惹三將軍如此生氣啊?」龐統拎著三壇酒,笑吟吟地走進營帳。

「軍師,軍師。你來得正好。」徐虎張茂如蒙救星,連忙上前。

「軍師,你來得正好,幫我們勸勸三將軍吧,他非要喝酒。」

張茂徐虎害怕鞭打,只能去拿酒,可是拿酒就是違反了軍令,張飛是上將軍,到時候倒霉的還是他倆。

拿酒就要領軍法。不拿酒現在就得被打死,心中忐忑,這時看到龐統,兩人頓時一塊大石落地,要是有龐統來勸。張飛聽了,兩人免遭軍法,張飛不聽,火也發在龐統身上。

「先生。你來了啊。」張飛頭瞥到一邊,說實話。張飛不喜歡龐統,龐統每天不干事就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在張飛看來,就不是個爽快人,能不接觸盡量不接觸,要不是劉備很尊重龐統,龐統連那一聲「先生」都懶得叫。

「喝酒,多大個事,來來來,張將軍,我這不給你帶好酒來了,上好的衡水啊。」龐統提起三壇酒走向張飛。

徐虎張茂都驚訝地看著龐統,張飛也訝異萬分,直感覺這龐統開竅了,陽光了,善良了,聖母瑪利亞附身了,愣了三秒,興奮大笑,一雙大手急搓,酒蟲已經急不可耐。

「軍師,不可啊,張將軍身上有傷,諸葛軍師吩咐過……」

「娘的……」張飛大怒,提起長鞭就向張茂徐虎甩了過去,「有傷,有傷怎麼了?喝酒是養傷的,你們兩個腌臢貨懂個球,蠢貨,死物,你們成心想讓本將軍死嗎?」

「三將軍好了,好了,他們也是一片好心。」龐統忙勸。

「滾出去。」張飛余怒未消地道,接著笑眯眯地接過龐統手上酒罈,聞了一下,舒暢地吐了一口氣。

「真香啊,好幾天沒喝酒了,龐軍師,龐先生,你真是俺張飛的恩人啊。」

衡水是漢武帝時期所產,是大漢有名的烈酒,窖藏之後,純香撲鼻,應該是漢朝度數最高,最香烈的酒了。

張飛拿起酒罈興奮猛灌,肚腹鼓起來,酒精隨著血液傳遍全身,被好厲害重錘擊成重傷的身體,隨著酒精的流入隱隱發疼,可是數天沒飲酒突然灌入衡水烈酒帶來的爽感,讓那些疼痛完全不值一提。

張飛興奮地喝完三壇酒,已經醉的暈暈乎乎,龐統以為低估了張飛的酒量,叫徐虎張茂又拿了兩壇來,張飛還沒喝,就倒在了床榻上,酒罈摔在地上,嘴角吐出一些血絲,那是受傷的內俯被酒精撐出血液。

張飛躺在床上呼呼大睡,鼾聲震天。

「你們幹什麼?馬將軍,這裡是糧草大營,沒有張將軍允許,不能進入。」

一名將領衝進營帳:「報,馬超帶人闖營,請上將軍定奪。」

「三將軍睡著了。」龐統對將領道:「叫馬超帶人進來,那是奉令查哨的,今夜不得有任何閃失。」

「是。」

實際上現在已經勝券在握了,但是能少一點周折,何樂而不為,聽著外面馬氏西涼軍的聲音響起,龐統取下掛在牆上的張飛佩劍,看了張飛一眼。

「張飛,我知道你寧願死在戰場上,可是你是蜀候心腹大患,不得不除。」

龐統拔出劍,一劍向張飛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