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03章龐統的天賜良機

第503章龐統的天賜良機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9 01:33  字數:3475

劉璋道:「雖然你犯了軍法,擅自行動,險遭兵敗,但是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南中人與五溪人不一樣,剛歸順不久,糧草不足,如果不能解決,很可能像西羌一樣兵變。」

「哦,哦,這樣。」祝融反應了半響才聽清劉璋的話,腦子裡全是劉璋對自己稱呼那兩個字:「雪衣。」

黃月英與祝融擦肩而過,等到祝融遠去,黃月英對劉璋道:「看起來很成功嘛。」黃月英指的是三江城茶屋的決斷。

「還不是你出的主意,我現在都不知怎麼面對她。」

「有什麼不好面對的,娶了吧,曹操近日又娶了一個妾,妻妾十二個了,劉備來來去去也有五個夫人了,孫權年紀輕輕,也有五個,聽說馬上要娶一個叫步練師的,很漂亮,你才妻妾兩個,你丟不丟人啊。」

開玩笑的語氣,可是黃月英卻沒笑。

「怎麼,與諸葛亮談的不開心嗎?」

「也不算。」黃月英將婚書放到桌上,劉璋瞬間明白了一切。

「主公,今天我有點心煩,軍務都你處理了,我調整一下,三日後對秦川發起進攻。」

劉璋看著黃月英,本來想說一些話,可是也許說了會讓黃月英更煩,沒有說,正要出去,突然一愣。

「月英,這好像是我的軍帳。」

「啊?是嗎?哦,哎喲,昏頭了。」

黃月英錘了錘腦袋,抓起婚書就要回自己軍帳,劉璋連忙攔住她:「好了好了,你還是睡我這吧,我換個地方去。」

劉璋搖搖頭出去了,黃月英看著劉璋無奈的背影,不自覺的一笑,突然收了笑容。

「其實主公這人還不錯,看起來臉黑的嚇人,人人都怕。熟了也沒什麼,生活上的小事都能忍讓,一點架子沒有。」

黃月英突然想起一些事,茶屋之中,他真的沒對自己怎麼樣。自己失去神智後。是他大好的機會,他也沒趁虛而入,現在自己康復了,他再次對自己示愛。被拒絕了,也只把心情憋在心裡。

自己退了諸葛亮的婚書,是因為意識到自己與諸葛亮,僅僅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可是是什麼讓自己產生這樣的意識。什麼時候開始區分友誼和愛情?

在樊城時,劉璋的背影,讓自己對他產生欽佩,自己很清楚,那時自己心揪在一處的感覺,僅僅是欽佩,和要與劉璋一起完成他的理想的決心。

但是自己在三江城茶屋時,為什麼是叫了他來?自己應該叫一個女子來的,關銀屏。蕭芙蓉,甚至寶兒。

就算要收服祝融,自己叫自己的親信虎子,不是很好嗎?那樣少很多風險。

自己害怕別人看到自己的醜態,只叫了劉璋一個人來。不讓他帶親衛,可是為什麼自己不怕他看到?

失去神智後的事情,自己完全記得,甚至記得當時的心境。那時的自己,對劉璋的好感是毫無保留的。在劉璋迎娶蕭芙蓉和黃玥,為她們補辦婚禮的時候,自己明顯感覺到了自己在嫉妒。

那是一種沒有了任何束縛的愛。

似乎也就是那時,自己在牧府外將諸葛亮摔了一個馬趴,康復之後的自己,開始意識到自己對諸葛亮沒有心跳的感覺。

那種友誼與愛情的明顯區分,就是來自於自己神智沒有恢復的時候,哪怕清醒了,自己還是那種感覺。

因為自己覺得,當自己不是川軍軍師,除了感情,不用考慮任何東西的時候,才是最真實的感覺。

那麼,自己當時對劉璋的感覺呢?

那一日,自己對劉璋說出那句話,「主公,我無法區分我對你的感情,是對你的敬佩,還是因為愛慕,就像我無法區分對諸葛亮的感情,是友誼還是愛情一樣。」

自己明顯感覺到了激烈的心跳和難以呼吸的緊張。

還有,在銀月洞床上,以為自己將死,劉璋那淺淺的一吻,自己為何還記憶猶新。

黃月英感覺有些頭疼,搖了搖頭:「算了,不想了,馬上就要決戰了,什麼事,等決戰後再說吧。」

…………

當龐統走進諸葛亮軍帳時,表面淡然,心裡卻緊張,諸葛亮突然叫自己來,龐統只以為諸葛亮是看出了什麼。

龐統仔細思索了自己最近乾的事,確認沒有什麼破綻,還是仔仔細細的想了各種可能,想好了各種回答的語言,包括表情和說話節奏。

可是到了諸葛亮軍帳,自己發現自己真的想多了。

諸葛亮頭髮凌亂地趴在案几上,彷彿整個人老了十歲,眼神中水霧混著蒼涼,勉力掙紮起的身體,彷彿隨時都要癱下去一樣。帳中軍務冊子灑了一地。

整個人和小酒館醉酒的懶漢沒有任何區別。

「阿三,讓趙將軍,馬將軍,好好守衛險要,今夜我要與士元一醉方休。」

阿三想勸,但是忍住了,出去傳令各個隘口小心防備,不容有失。

龐統在諸葛亮對面坐下來,諸葛亮一把提起一壇酒,給龐統倒了一碗,舉起酒罈對龐統道:「士元,來,干。」

諸葛亮抱著酒罈就開始喝,龐統連忙起身相攔:「孔明,孔明,喝酒是違反軍紀的,快放下,放下。」

諸葛亮一把抓住龐統遞來的手,放下酒罈,看著龐統,慘笑一聲:「士元,你也對我疏遠了,也陌生了,為什麼?你們為什麼都這樣對我,士元,月英,我諸葛亮告訴你們,不管我諸葛亮身處何地,身居何職,都把你龐士元當朋友,把月英當……當……」

諸葛亮提起酒罈再次灌下去,酒水隨著整齊的鬍子流下,還沒開始喝,諸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