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502章退婚

第502章退婚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9 01:33  字數:4613

「是嗎?我很慚愧。」

「可是月英,我們為什麼要生死一戰?我諸葛亮雖然自信,但是絕不盲目,如今我秦川九萬大軍,加上折蘭英統領的兩萬援軍,達到十一萬,只要我閉山不出,月英你如何飛渡?半月不能飛渡,川軍糧草匱乏,何以為繼?」

諸葛亮嘆口氣:「我知道月英你一心報效劉璋,我不知道劉璋有哪裡值得你報效,充其量劉璋就是一個自以為是的自大狂而已,不過我尊重月英你的選擇。

但是我們非要以命相搏嗎?如今天下四分,唯劉璋與我主公為劉姓宗室,當聯合起來東征,這樣我和你,月英,我們不是可以不用兵戎相見,共同匡扶漢室嗎?何樂而不為?

月英,你定下半月之期,要攻下秦川,亮以一個朋友相勸,第一,不明,不知如今形勢,第二,不智,不知怎樣做才是對川軍最有利的。

所以,月英,以你的聰慧,應當去勸勸劉璋,川軍與涼軍,合則兩利,戰則兩敗,還希望蜀候慎重選擇。」

黃月英輕聲一笑:「孔明,字字句句,還是如當初隆中卧龍一樣,天下盡在握啊,我軍大將好厲害,已經讓張飛嘗到了一次自大的滋味,孔明,我黃月英不介意也讓你嘗試一次。」

諸葛亮盯著黃月英半響,深深嘆了口氣:「月英,你對我陌生了,為什麼?是因為涇水岸邊王煦家人那件事情,讓你瞧不起我諸葛亮嗎?」

那件事情一直留在諸葛亮心中,當得知黃月英康復以後,更是成了心中一個疙瘩,諸葛亮可以不在乎任何人對自己看法,但是黃月英不行。

黃月英輕聲笑了一下:「孔明,我從來不相信你是那樣的人,我從主公和川軍將士口中,仔細聽了那一日經過,如果我所料不錯。王煦的妻兒,還都在你手中吧?」

趙雲訝異地看著黃月英,黃月英一語道破玄機,趙雲和馬雲祿正是因為諸葛亮承諾不會對王煦的妻兒動手,只不過是對付王煦的一種手段。不管結果如何。都不會傷害王煦的妻兒孩子。

所以趙雲才沒有反對這樣做,馬雲祿才會去西羌將王煦的妻兒孩子騙出來。

那日在高台上處決的,不過是三個被涼軍抓住的匈奴馬匪家眷。

諸葛亮一怔,是自己被心中對黃月英的在意沖昏頭腦了嗎?竟然這麼簡單的問題。還以為黃月英猜不到。

「月英,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睿智。」諸葛亮笑笑道。

「知道就好,秦川,我必為主公取。」

黃月英說完就要離開,在來之前。黃月英以為自己有很多話可以給諸葛亮說,可是真的面對面,才發現和諸葛亮感覺的一樣,很陌生,從心裡感覺很陌生,什麼話都不想說。

看著諸葛亮,黃月英心中無比的平靜,一個昔日的朋友,一個現在的對手。僅此而已。

「月英。」諸葛亮站起來,黃月英停下腳步。

「你還記得那年黃花時節,月光褪去鉛華,繁華落盡,當落英擦過我的指尖。是否也觸摸到你的溫度。」

趙雲和涼軍士兵都奇怪諸葛亮為什麼說出這麼「文縐縐」的話,諸葛亮雖是一個文人,卻爽朗大氣,從來不作婦人之態。這句話出自他口,涼軍士兵感覺不真實。若不是親耳聽到,別人轉述,沒人會相信是諸葛亮說的。

除了虎子以外,川軍士兵竊竊偷笑起來,抬起眼皮看著諸葛亮滿是諧謔,不時傳來低低的私語之聲,雖然聽不見,可是誰都知道諸葛亮被取消了。

但是諸葛亮毫不在乎,只是盯著黃月英的背影。

諸葛亮這輩子洒脫不羈,唯有兩個羈絆,一是家族,二是黃月英,前者是亘古不變的世俗,自己無力反抗,也似乎沒想過反抗。

後者,自己心甘情願被束縛。

黃月英一動不動地站在對面,背對著諸葛亮,趙雲看到諸葛亮的五指緩緩掐進手心。

自諸葛亮出任涼軍軍師,趙雲是擔任最多護衛責任的將領,也是與諸葛亮最親密的將領,從來都只見到諸葛亮談笑風生,洒脫不羈,對一切都了如指掌,諸葛亮指點江山的神態早已在趙雲心中根深蒂固。

可是趙雲這一刻明顯感覺到,諸葛亮,緊張了。

如果黃月英對這句十五歲時,與自己訂婚時的話語,毫無感覺,那兩個人就真的陌生了,一切的情感都成了曾經,從此以後,只是敵人。

眼睜睜看著愛變成仇,諸葛亮難以接受,無法接受,不敢接受。

黃月英沒有動,低著頭,似乎在思考什麼,似乎在猶豫,諸葛亮心底慢慢升起希望。

雖然諸葛亮並不知道黃月英是因為師命投靠劉璋,但是諸葛亮知道黃月英投靠劉璋,絕不是因為個人感情。

也就是說,兩人各為其主,是敵人,但是私下,黃月英還是對自己有感情的,還是自己未婚妻。

只要這樣,諸葛亮就覺得夠了,不管大戰的結果如何,哪怕兩人有一人身死,諸葛亮也覺得沒有遺憾。

而黃月英的猶豫,正好說明這一點,她對自己還是有牽掛的。

「你還記得那年黃花時節,月光褪去鉛華,繁華落盡,當落英擦過我的指尖,是否也觸摸到你的溫度。」

這句訂婚時的話,她還記得,兩人並不是那麼陌生。

黃月英轉過來,諸葛亮突然心裡一涼,黃月英的面容沒有絲毫變化,看著諸葛亮,輕聲道:「孔明,把婚書退給我吧。」

「把婚書退給我吧。」七個字,語氣平淡,卻像一記重錘擊中了諸葛亮的心臟,腦袋「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