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99章孰是孰非

第499章孰是孰非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8 00:05  字數:4602

「滾進來。」

親兵控制營帳,將樊梨香帶入大帳,樊梨香跪在劉璋面前,深埋著頭,大帳中除了好厲害黃月英,再無其他人。

劉璋看著密密麻麻綁著繩索的樊梨香,「你這是幹什麼?負荊請罪?自縛待斬?樊梨香,你以為你這樣就能躲過軍法嗎?你如此無法無天,還要如此自以為是嗎?」

在荊州那個自以為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樊梨香形象再次冒出劉璋腦海,劉璋只感覺怒氣在胸口亂竄。

白馬羌,那不只是七千騎兵,還是整個羌人隨征軍四萬人,連同王雙的狼騎在內,多達七萬人的軍隊。

白馬羌與西羌最大部落西青衣是兄弟之盟,神威軍擅自滅了白馬羌,其餘羌人輕則人心浮動,重則軍變投敵。

樊梨香捅出這麼大簍子,劉璋連罵都不知道從何罵起。

「梨香沒有自以為是。」樊梨香昂著頭,直視劉璋:「我既然敢做,就敢當,白馬羌縱兵劫掠,還敢跑到我面前以兵鋒威脅,再來一次,我樊梨香還殺他一次。

梨香現在就是來負荊請罪,自縛待斬的,請主公下令吧。」

「好啊,來人,將樊梨香拖出去斬。」

「主公饒命啊。」

軍士剛把樊梨香押到帳門,一大群神威軍將士涌過來,劉璋的東州親兵立刻拔刀,將神威軍擋在外面,刑道榮陳應等神威軍將士齊齊跪下來。

「主公,你饒過樊將軍這一次吧。」

「是啊,羌人搶劫,可惡啊。」

「主公,你怎麼不去看看那些被搶的老百姓。」

神威軍將士跪地呼喊,劉璋冷然看向樊梨香,「你是想兵諫嗎?」

「你們都給滾開。」樊梨香向著跪地的神威軍將士憤怒大喊:「羌兵是我殺的,白馬羌是我樊梨香滅的,主公要砍我頭,理所應當。你們都給我滾開。」

刑道榮陳應不得已退開,這時劉敏帶著一大批百姓趕到營門,百姓們大聲呼喊。

「放過樊將軍,樊將軍是好人。」

「蜀候放過樊將軍吧,她是真正為民的好將軍啊。」

一些百姓當著營門跪了下來。

劉璋靜靜地看著外面激動痛哭。呼天搶地的百姓。拳頭捏緊,樊梨香在荊州的表現,不得不讓劉璋覺得,樊梨香這一切都是在做作。

在荊州時。樊梨香多次利用民意,以民意保住官位的同時,讓自己不敢動她。

這一次,很難讓劉璋不如此聯想。而且這一次樊梨香造成的後果太嚴重了,為了她自己在百姓中的威望。罔顧整個大軍。

以民意威脅主公,以犧牲全軍利益成全自己的名聲,作為一方諸侯,是可忍孰不可忍?

「樊梨香,你好手段。」劉璋冷聲道。

「主公。」黃月英看了一眼樊梨香,對劉璋道:「容月英說一句話,樊將軍素來得軍心,神威軍將士應該是自發為樊將軍求情,並非樊將軍挑唆。

而那些百姓。很明顯是神威軍將士招來,目的也只是為保護他們的將軍,並沒有惡意。

樊將軍並非糊塗人,不會不明白擅自滅了友軍的厲害,這不是神威軍將士和百姓就能保住她的。」

「你的意思是說。她這麼做還真的是為百姓?」劉璋看向黃月英。

黃月英淡淡一笑:「或許啊。」

「是嗎?」劉璋盯著樊梨香。

樊梨香抬起頭,瀅瀅的眼眸中是劉璋的影子:「如果我說是,你信嗎?」

「不信。」樊梨香給自己的印象,從來都是一個善於利用一切的人。為了官位,為了保住官位。可以不顧一切,永遠都是以自我為中心,根據樊梨香荊州的表現,這些軍士,這些百姓,都是樊梨香用來保命籌碼。

這樣的人,犯下如此大錯,會真的是為百姓?

「那你殺了我吧。」樊梨香偏過頭去。

劉璋冷笑一聲:「我哪敢殺你,我還要表揚你,我這時候殺了你,白馬羌就白被你滅了,這些百姓不恨我川軍入骨才怪,你很聰明,你知道該怎麼做……等做完之後,再殺你不遲。」

樊梨香盯著劉璋好一會,無聲地點頭,臉上一片決然。

「來人,給樊將軍鬆綁。」

樊梨香一個人走出營門,百姓的呼喊立刻停下來,喧鬧變得靜默,無數的眼睛看著樊梨香,隨著她的腳步移動。

樊梨香向百姓拱手,淚眼婆娑:「鄉親們,謝謝你們來為我樊梨香求情,梨香當不起,梨香在這裡向大家表示感謝。」

樊梨香向百姓深鞠一躬,抬起頭,含著淚光微笑著道:「但是你們多心了,我家主公,益州牧劉皇叔,一心為民,對羌人的行為早已切齒痛恨,梨香就是奉蜀候之命,才敢對這些目無王法喪心病狂的羌人動手。

所以,你們真的不用來為梨香說情,蜀候是愛戴你們的,他也不會殺我,你們都回去吧,羌人劫掠,蜀候會約束並嚴加懲處,你們放心,好好生活,川軍不會讓你們失望。」

樊梨香深情並茂地說完,百姓議論紛紛,都放心了不少,在神威軍將士的勸說下,陸續離去。

天色陰沉,狂風吹拂,樊梨香面無表情地走進大帳,朝著劉璋跪下,一語不發。

沉默許久道:「主公,該做的,梨香已經做了,你可以處置梨香了。」主上要處決一個部下很簡單,哪怕這個人是百姓愛戴的將領。

安排一個戰死,病死,或者被人害死,再把所謂害功臣的人就地正法,不但除掉了威高震主的將領,還贏得民心。

對於這些手段,樊梨香再清楚不過,而以樊梨香對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