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97章真正的神威軍

第497章真正的神威軍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6 20:53  字數:3444

「軍爺,放過我婆婆吧……婆婆,算了,我們算了……求求你了軍爺。」一名姿容秀麗的少婦從房中衝出來,哭著勸老婦鬆手。

羌兵一看少婦姿色,頓時露出淫蕩笑容。

「嘿嘿,兄弟些有福了,帶回去。」

幾個羌兵一擁而上,將老婦一腳踢飛出去,摔倒在門柱上,頭破血流,少婦還沒來得及哭喊,就被攔腰抱起,放到馬背上。

「畜……生。」老婦看著羌兵離去,說出兩個字,就此氣絕。

村中百姓從窗口門縫,畏懼地向外張望,十二名羌兵抱著公雞,扛著米袋,提著豬肉鹹菜,樂呵呵地回營,剛出村口,突然一愣,只見前方兵甲豎立,一桿斗大的旗幟,上書「神威」兩個大字。

「放下她。」樊梨香看著馬上不斷掙扎的少婦,冷聲對羌兵隊長道。

「樊梨香,你是神威軍統帥,可管不著我們,讓開。」

「其他我管不著,你們敢搶老百姓,我樊梨香非管不可。」

「你是哪顆蔥。」羌兵隊長不屑道:「我們羌人千辛萬苦,跟著你們漢人打仗,死了多少兄弟?飯都不讓吃飽,難道還不能自力更生嗎?」

「就是,趕快滾開。」

樊梨香緩緩捏緊刀柄,羌兵隊長看樊梨香神色不對,早聽說這個女人心狠手辣,為了百姓不顧一切的,心裡也有點害怕。

舌頭打結道:「樊,樊梨香,我警告你不要亂來,要是讓羌人與漢人分裂,我我,我告訴你。你一個小小統帥,擔不起這個責。」

樊梨香向左右使了一個眼色,刑道榮陳應不由分說,提起斧頭飛叉就衝上去,羌兵隊長大駭,剛拔出彎刀,神威軍將領劉敏大喊一聲:「不可殺……」

一個「人」字還沒出口,陳應扔出飛叉,一叉將羌兵隊長叉飛在地。「去通知花黨首領……」氣絕身亡,劉敏重重嘆口氣。

陳應刑道榮救下少婦,神威軍亂箭齊發,十名羌兵被釘死在地,剩下一個羌兵身中三箭向左方逃出。

「殺得好。」樊梨香看著被紮成馬蜂窩的羌兵屍體。一腳向屍體踢了過去。

「是神威軍。」

「是樊將軍的神威軍。」

村中百姓涌了出來,一名老頭對樊梨香泣聲道:「樊將軍,你可來了,那些畜生不是人啊。」

老頭心傷老伴被害,泣不成聲,樊梨香一身戎裝抱緊老頭,輕拍老頭的背。帶著軍隊到了村中,看到老婦屍體,老頭和媳婦在一旁哭泣。

樊梨香對著老婦屍體跪了下來,陳應。刑道榮,劉敏與神威軍全軍將士一齊跪下,對著老婦磕頭。

「相親們,梨香對不起你們。」樊梨香對著村中百姓鞠了一躬。

「樊將軍。你是好人,我們都知道。可是。」一名村漢咬著牙道:「川軍怎麼也出這些畜生,蜀候難道看不見嗎?」

「川軍不是一向愛民如子的嗎?蜀候怎麼不殺了這些禽獸不如的人。」

「我要是蜀候,就該任用樊將軍這樣的好將軍當兵馬大元帥,這些搶老百姓的畜生都該凌遲。」

樊梨香靜靜聽著百姓的聲音,這時候解釋那是羌兵所為,不是嫡系川軍,根本沒有作用,百姓只知道那是從川軍軍營出來的士兵。

樊梨香將羌兵搶的東西還給了百姓,又拿出一些銅錢給了老頭和少婦,百姓送神威軍出村。

「將軍,剛才百姓送我們食物,將軍沒收,屬下明白將軍是為百姓考慮,也是為神威軍名聲考慮,可是我們糧食也不多了,怎麼辦?」劉敏有些焦慮地道。

劉敏與蔣琬齊名於鄉里,與蔣琬不同,蔣琬主修文,劉敏卻是文武兼修,文治不如蔣琬,統兵練兵卻在蔣琬之上。

樊梨香不太懂軍務,神威軍軍務都交給了劉敏打理,幾年下來,神威軍已經算一支合格的軍隊。

「大家都是窮苦出身,餓幾頓有什麼,把這十二匹馬拉回去,再加上一些戰馬,先對付著吧。」

「殺戰馬,主公會不會怪罪?」戰馬可是最稀缺的物資,擅殺戰馬,是嚴重違反軍法的。

「人都要死了,還管戰馬。」

樊梨香輕斥一聲,帶著全軍回營。

跑掉的白馬羌羌兵飛報白馬羌首領花黨,剛說完事情經過,就氣絕身亡,氣的花黨七竅生煙。

「豈有此理,我們辛辛苦苦跟著漢軍打仗,到頭來漢軍竟然殺我族人,分明不把我們當人看,來人,跟我去找樊梨香討說法。」

白馬羌騎兵大批出動。

…………

「大哥,我好餓啊。」

「再等等。」

王雙和十八個兄弟伏在一處草叢中,他們潛行了三十幾里才來到這個地方,這裡已經是涼軍的控制區。

「咕嚕嚕。」

肚子的叫聲傳來,王雙皺了皺眉,川軍現在每個營的糧食分發減少,東青衣狼騎也不例外,為了以身作則,王雙與十八名兄弟帶頭忍飢挨餓。

可人是鐵飯是鋼,不吃飯,再厲害的人也餓啊。

王雙不得已,帶著十八名兄弟遠行來冒險,突然,一隊涼軍出現在視野中,王雙大喜:「怎麼樣,我說吧,我軍有人搶掠,涼軍里的羌騎西涼騎也不是善茬,他們也會搶的,你們等著,待那些王八羔子搶了百姓出來,我們就衝上去,替天行道。」

「好,好好。」十八名兄弟摩拳擦掌。

過了小半個時辰,涼軍騎兵搶完糧食,滿載而歸,王雙立刻帶兄弟撲了上去,十八人對三十幾人,兩輪箭雨,箭無虛發,三十幾涼軍全部倒在血泊中。

替天行道結束,王雙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