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96章縱兵劫掠

第496章縱兵劫掠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6 19:28  字數:4657

「關銀屏?」魏延一把接過信條,果然是關銀屏筆記,看了內容,關銀屏讓魏延前往武功,魏延知道武功有涼軍一千多兵力把守,如今川軍潰敗,絕難突破。

可是這時也管不得那麼多了,大聲道:「全軍向武功進發。」

武功城,城門口行人嚷嚷,不斷有大小馬車推車,裝載著貨物金銀糧草往城裡擁擠,長安大小世族害怕長安城破,都不得不就近選擇城池暫避。

武功城是長安向秦川運輸糧食的中轉站,城池雖小,卻有一千多兵卒把守,好歹支撐到函谷關與藍田的大軍來援,絕對沒問題。

兩伙世族的家丁正在為誰先進入,在武功城外吵個不休,數騎快馬馳來。

「城上的守將聽著,上將軍關羽有軍令帶到。」

關銀屏率著數騎蠻姑,著涼軍軍服到了武功城下,武功守將慌忙出營,關銀屏掏出虎符在守將面前一亮,冷聲道:「魏延於長安大敗,正往千層嶺逃竄,上將軍有令,武功守軍全軍兵發千層嶺。」

「全軍兵發千層嶺?那武功怎麼辦?」守將疑惑。

「你是不是想聽上將軍解釋?」關銀屏冷眼看著守將,守將嚇了一跳,連說不敢,立即集合武功軍隊,開赴千層嶺。

城門口的世族議論紛紛,「這武功的軍隊撤走了,武功不會有危險吧?」

「要不我們回長安。」

「你以為長安就安全了?」

「總比武功安全吧。」

眾世族蠢蠢欲動,關銀屏勒馬於世族之中,環視一眼:「關將軍有令。魏延入侵。關中混亂。任何人不得擅動,否則以川軍內應處置。」

關羽積威,世族鴉雀無聲,各自指揮家丁奴僕將家財往城內運。

遠方一隊狼狽的軍隊冒出來,大約五百餘人,領頭大將正是魏延。

「報告將軍,武功南城門守軍不足三十。」

「怎麼會這樣?」魏延眉頭一皺,可是如果再找不到落腳點。從漢中帶過來的五千人就要全部餓死在關中了。「不管了,全軍殺進武功,搶糧。」

「殺。」

五百川軍吶喊著沖向武功城門,城門寥寥無幾的涼軍守軍驚駭變色,幾名士兵正要關城門,關銀屏帶著幾個蠻姑衝上去,揮起彎刀就砍,城門口鮮血紛飛,剛剛逃入武功城的世族驚駭變色。

「殺。」

魏延大軍殺到,一舉沖入城中。一百人守城門,五十人攻佔縣府。其餘人全部留在南城門控制世族,但有反抗或逃竄者,立刻絞殺。

不斷有潰散的川軍士兵向武功城匯聚,魏延看著世族的人太多,不好控制,而川軍已經沒了乾糧,不搶糧就只能全軍覆沒。

下了一道軍令,凡是砍殺世族子弟的世族家丁僕役,可分得世族金銀,否則,格殺勿論。

世族平日對川軍口誅筆伐,極盡抹黑之能事,就算沒聽過劉璋如何仁慈對待百姓,也對川軍的殘暴刻骨銘心。

貪圖金銀又怕死的家丁在川軍的恐怖之名籠罩下,有了一批人帶頭,所有家丁僕役反了自家主子。

世族子弟遭受屠戮,武功城大亂。

關銀屏率領五十士兵維持武功縣治安,殺世族子弟不管,凡是敢騷擾百姓,就地處決。

關羽率領數百人來到武功城下,城中已經有兩千多川軍,根本不可能攻進去。

關羽有勇有謀,知道之所以自己五百人能突破五千人,一是因為川軍都是輕兵,沒有盾牌結陣。

二是麾下五百校刀手,跟隨自己南征北戰,早已是精銳中的精銳,川軍對自己武力低估,對自己麾下親兵也低估,赤兔馬衝鋒快如閃電,自己直取川軍主將,不給喘息之機,自然突破容易。

這時川軍據城而守,對自己有了防範,五百人,沒有攻城器械,不可能飛入武功城,後面還有許多潰敗的川軍在向武功城匯聚,自己不能在武功城下久留。

「父親,聽武功守將描述,應該是銀屏拿了你的虎符……」

武功守將只見到虎符,沒認出關銀屏,但是與關平一對照,關平立刻猜出了結果,除了妹妹,沒人能拿到關羽的虎符。

「恩?」關平還沒說完,關羽狠狠瞪了他一眼,關平立刻閉嘴,關羽捏緊拳頭,丹鳳眼眯成一條縫,凜然看著武功城,彷彿能看到關銀屏一身青衣拿著大刀的影子。

「全軍撤退,待藍田大營的大軍與函谷關糜芳到來,我要親自斬下魏延頭顱。」

關羽大刀一揮,率領五百校刀手離去。城中世族唯一的指望落空,在自家家丁與川軍的絞殺下,除了少部分躲入城中街巷,大部分被殺死在街頭。

川軍收繳縣府與世族的所有物資。

魏延叫來將領:「你們分成五隊,每隊一百人,除了如數給予那些參與起義的家丁金銀,其餘綾羅綢緞,金銀玉器,所有世族財產,除了糧食以外,全部挨家挨戶分給武功百姓。」

「是。」將領領命而去。

一旁關銀屏道:「魏將軍,平時看你黑著個臉,沒想到也愛民如子。」

魏延呵呵一笑,心道,我不分給百姓這些東西我能帶走嗎我?不能吃不能喝的,還不如用來提高川軍威望,穩固民心,方便自己下一步計劃。

長安世族將家當都往武功搬運,幾天時間運到的糧食極多,卻全部給川軍當了搬運工。

「魏延代主公謝過關銀屏將軍。」魏延向關銀屏下拜。

「魏將軍,你這是做什麼?我們同為蜀候麾下將軍,自然該為川軍考慮。」

魏延抬起頭道:「魏延汗顏,這次若不是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