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89章孔明大敗,月英屠軍

第489章孔明大敗,月英屠軍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3 23:52  字數:3528

「孔明燈?」劉璋驚訝道。

「什麼孔明燈?」正閉著眼睛感受微風的黃月英突然一愣,奇怪地看著劉璋。

………………

潰敗的涼軍將川軍騎兵甩出十里路,向軍營奔逃,諸葛亮在大營中留下了三萬士兵手把,諸葛亮相信只要逃入大營,緊閉寨門,就能重新整軍,再戰川軍。

眼見大營在望,潰兵從各路進入大營,這時一名抬頭望天的士兵,突然驚訝喊道:「快看,星星掉下來了。」

諸葛亮與涼軍眾將抬起頭,只見天空數萬個燈籠漂浮,在微風的吹動下,向涼軍大營上方飄來,從下往上看去,就像漫天的星星。

諸葛亮愣住了,怔怔地看著前方,突然臉色煞白。

「軍師,你怎麼了?大營到了,我們快進去重新整軍吧,否則川騎追到,後果不堪設想。」趙雲急聲道。

「是她來了,是她來了,一定是她。」諸葛亮喃喃說著。

多麼熟悉的場景,在卧龍崗上,自己與她談到深夜,她說,孔明哥哥,來,我給你看個好玩的。

三個燈籠,升上夜空,明亮,美麗。

她說,這四個燈籠代表自己,龐統和徐庶,三人各展雄才,永不分開。她在地上為三人祝福。

「月英,是你嗎?」

那年黃花時節,月光褪去鉛華,繁華落盡,當落英擦過我的指尖,是否也觸摸到你的溫度。

當初自己為黃月英寫的表達愛意的句子,美麗夜語言猶在耳,為何今日物是人非,徐庶死了,龐統總是看起來心不在焉。好像總與自己有隔閡,不能推心置腹。

而你,說過為我祝福的人,已經成為了我的敵人。

「哎呀,燙死我了,什麼啊。」一名涼軍士兵捂著臉痛苦大喊。

接著越來越多的涼軍士兵被燙傷,開始還彷彿是油滴,接著就是火點,天上的一些燈籠蠟燭率先耗盡。也不知點燃了什麼,一滴滴像火油的東西噼里啪啦滴下來,涼軍亂作一團。

幾萬盞燈籠在涼軍大營上空紛紛開始燃燒,破洞之後,整個燈籠掉下來。那些火油一樣的東西如火點形成的暴雨一般,落在涼軍大營之上。

涼軍大營頃刻火光熊熊,從上至下的火雨,連火都沒法救,涼軍大亂,狼奔豸突。

隆隆的馬蹄聲響起,川軍大股騎兵追趕著張飛。殺向涼軍大營。

「軍師,軍師,快走。」趙雲看著對著天空發愣的諸葛亮,叫了幾聲沒答應。一把扯過諸葛亮,繞過涼軍大營,向東潰退,大批川軍輕騎兵掩殺過來。

空中火雨燦爛。涼軍大營火光衝天,當真是美不勝收的夜景。無數涼軍士兵被美麗的景色收割性命。

劉璋看著川軍騎兵追殺亂作一團的涼軍士兵,疑惑道:「月英,我知道你用的蠟燭短,會點燃燈籠,可是為什麼能下火雨?」

「我塗了魚油在燈籠底盤,這些特殊魚油一旦著火,就會產生一些比較重的顆粒,將燈籠紙裹成一顆顆圓球,帶著火落下地面。」

劉璋知道那些比較重的顆粒,肯定是魚油燃燒與空氣發生化學反應生成的,可是還是驚訝於黃月英的奇思妙想。

黃月英在五路總口布下大陣時,就已經想到以諸葛亮的應變能力,涼軍能夠逃跑,而川軍難以追擊。

諸葛亮徐庶會算天氣,黃月英也一樣,風向風力把握準確,幾萬隻燈籠,頃刻之間燒掉了涼軍大營。

「主公,該追擊了,涼軍還有十萬人呢。」

………………

黃月英所謂的追擊,不是追擊,是完全的屠殺。

川軍騎兵追殺涼軍潰兵,追出一路,涼軍撂下一路屍體,黃月英突然命令川軍停止追擊,眾將都大惑不解。

追擊的要素,就是迅猛,將敵人徹底擊潰,不讓他們喘息之機,如果追殺不及時,敵軍就會重整大軍,那樣就會給己方造成極大傷亡。

黃月英沒有理會眾將的質疑,命令軍隊休整,涼軍果然趁機收攏隊伍,就在涼軍剛剛集結之時,黃月英再次率領大軍追擊。

剛剛合攏的涼軍如被水打濕的沙子拼盤,一觸即潰,川軍騎兵展開屠殺。

就這樣,黃月英命令各路大軍,一路追一路停,涼軍一邊集結一邊被擊潰,傷亡越來越大,凡是涼軍集結的地方,都撂下成堆的屍體。

川軍從街亭追殺向秦川,諸葛亮率領涼軍一路潰退,到了秦川道口五十里外,光是被追殺的折損,就已經超過五萬人,如果正常追擊,絕不可能傷亡如此慘重。

「月英,你這不是在追擊,是在屠軍啊。」諸葛亮看著遙無盡頭的西方,彷彿看到黃月英明媚的眼眸。

「軍師不好,川軍王雙,細封池已經率軍殺來,我軍恐怕難以全身退入秦川道口,怎麼辦?。」趙雲策馬來稟。

「其他部隊集結不了了,子龍,你帶你的本部兵馬,無論如何擋住王雙細封池,如果我軍再被屠殺,秦川都守不住。」

「是。」

趙雲率領本部五千精銳,迎戰王雙細封池,王雙細封池各率萬人突入趙雲本部,雙方激烈大戰。

川軍後續部隊源源不斷趕來,將趙雲團團圍住,趙雲的本部兵馬被不斷剝離,被川軍騎兵屠戮一空。

趙雲單人單騎陷入重圍之中,銀槍連挑,靠近川兵不斷倒下,趙雲在川軍大軍中縱橫馳騁,所向無敵。

劉璋率領大軍到來,遠遠看到一員英俊武將血染征袍,騎著白馬在川軍大軍中縱橫馳騁,揚起馬鞭遙指道:「那是趙雲嗎?」

黃月英道:「正是趙雲,常山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