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87章計中計,誰中計

第487章計中計,誰中計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3 21:26  字數:4743

「王煦身死,法正身在荊州,劉璋麾下只剩下魏延張任可用,此二人乃帥才,但是指揮十數萬大軍,在本軍師面前,還略顯生澀。

魏延,慣於冒險,白龍江之戰,江陵之戰,陽平關之戰,天水之戰,魏延的成名大戰,莫不在兩個字,冒險。

如今川軍危急,魏延必會出險招,意圖出奇制勝,我們不得不防。

張任,從涇水一戰,本軍師已經看出,此人陣法與調度軍士,都堪稱上乘,但是隨機應變還差了點,對付普通對手可以,但是我們不必擔心。」

眾將點頭,以諸葛亮的排兵布陣能力,張任算什麼東西?487

「如今川軍士氣低『迷』,人心惶惶,軍師缺位,我們就趁此時機,拿下街亭,重創川軍,就算劉璋把法正招來,也只能收拾殘軍,敗退漢中。

全軍整軍,明ri攻伐五路總口。」..

「謹遵軍師號令。」涼軍眾將齊聲大吼。

…………

川軍軍營,哨兵飛馬來報:「稟報主公,涼軍有集結跡象,恐明ri就會發起決戰。」

「nǎinǎi的,讓他們來吧,我們與他們決一死戰。」

「對,為軍師報仇。」

王雙等將領皆憤怒不已。劉璋坐在主位上,手撐著額頭,頭腦隱隱作痛,如今川軍士氣低『迷』,麾下將領排兵布陣也不是諸葛亮對手,無論是守,還是出戰,都毫無勝算。

劉璋感覺王煦死後。諸葛亮就像一座山壓在頭頂。

「主公。」魏延出列:「末將有一計。或可破敵。」

「說來聽聽。」

「如今我軍人心惶惶。西羌南蠻之兵有很多悄悄下山逃走,甚至投敵,我們何不順勢而為,派出一員羌人將領,約定與諸葛亮裡應外合。

五路總口是涼軍首攻之地,也是我軍防範最嚴密之地,諸葛亮必派大軍前來,待涼軍大軍到來。我軍趁勢殺出,必可重創涼軍。」

「詐降計?」

「沒錯,此計順勢而為,諸葛亮絕難預料,我軍若能重創涼軍,不但挽救我軍士氣,還能打擊涼軍士氣,形勢可逆轉。」

眾將沉默,如果是一般的對手,這一計百分之九十可能成功。但是對諸葛亮,眾將都拿不準。

劉璋按了按太陽『穴』抬起頭道:「此計不可行。」

「為何?」魏延不服。

「諸葛亮與你魏延不同。此人用兵謹慎,絕不可能將大軍孤注一擲,尤其是涼軍穩cāo勝券的情況下。487

如果我們派人詐降,最可能出現的情況,是諸葛亮派出一員猛將來裡應外合,大軍停駐戰場之外。

這樣雖然很可能讓我們發現,全軍圍攻叛變的營寨,涼州大軍再攻入五路總口,會消耗更多兵力,但是有叛變營寨作為釘子,涼軍必能趁『亂』攻入五路總口。

此舉是最穩妥的,也是最萬無一失的。

如果是你魏延,為了獲得最大戰功,可能會全軍潛入總口,但諸葛亮不會。」

魏延沉默良久,抬起頭道:「主公,我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明ri涼軍就會發起強攻,與其坐以待斃,不如行險一搏,或可成功。」

「詐降之人若被諸葛妖人識破,必死無疑,誰願擔當此任。」

「末將高沛願往。」

「黃忠請命。」

「你們不行,你們皆是我川軍嫡系,你們投降,諸葛亮更會懷疑。」

眾將沉默,這時一名將領帶著一名隨從進入大帳,隨從穿著黑斗篷,低著頭看不到臉。

「末將馬大忠奉天水太守王異大人令,帶五千軍增援主公。」

「五千人?這麼少?」劉璋皺眉,旋即揮揮手,「下去吧。」這時候兩萬援軍與五千援軍,沒有多大區別。

劉璋看向眾將,一名高挑女將踏步出列:「斜刺洞少領主祝融請命。」

斜刺洞眾洞主酋長都是一驚,沒想到祝融會請命。

「祝融?」劉璋眼神複雜地看著祝融,祝融一臉決然,劉璋緩緩道:「你是南荒之人,還是少領主,你若詐降,能很大程度減少諸葛亮猜忌,但是你想清楚,你是烤錘大王的女兒,如果失敗,你就會身死涼軍之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蜀候義釋我南荒之人無數,又造福南荒,對我南人不薄,祝融願以身相報。」

劉璋深吸一口氣,點點頭,鄭重道:「拜託了。」

祝融領命出營,劉璋走出大帳,蕭芙蓉問道:「夫君,祝融少領主有多大把握能成功?」

「一成不到。」

「那不是死定了。」蕭芙蓉張圓小嘴。

「誰說祝融死定了?」一個突兀的女子聲音傳來,一個戴著黑斗篷的女子從前方五步處走過。

「誰?」蕭芙蓉立刻拔劍護在劉璋身前,好厲害提著大錘攻了過去。487

「呀。」

好厲害一錘砸在黑斗篷上,眼看就要將來人砸個稀巴爛,只見女子突然一個側身,以靈巧的姿勢避過一擊,好厲害回拉大錘,擊向女子側腰,卻發現虎口已經被女子拿住。

一股大力傳來,好厲害手掌失去控制,五指瞬間張開,大錘掉在地上,女子順勢取下另一桿大錘。

劉璋驚愕,眾親兵緊張地將女子團團圍住。

「哈哈。」女子爽朗笑了一聲,順手揭下斗篷:「好將軍長進不小,一大錘打來,竟然力量沒用死,還能回拖,看來我這一年沒有白教啊。」

斗篷解開,女子面向眾人,所有人驚愕。

「月,月英。」劉璋不可置信地看著女子,半天才反應過來:「你不是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