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63章你對得起公孫瓚將軍嗎

第463章你對得起公孫瓚將軍嗎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2 02:15  字數:3422

兩軍對圓,山風吹得旗幟招展,涼軍在大陣左翼架設了一座兩丈高石台。

黃忠跨馬出陣,舉刀向涼軍大陣喝道:「諸葛村夫,任你百般狡詐,水淹,火攻,疫病,所有陰謀詭計被我家軍師一一識破,如今堂堂正正大戰,我看你還有什麼花招,涼軍小兒,誰敢與我黃忠一戰?」

「川軍老傢伙,你道我張飛怕你。」

張飛就要出陣,被諸葛亮攔住,命士兵推著自己的木車上前,哈哈笑道:「川軍有百年難出一個的奇才,亮的一些小手段,實在班門弄斧,貽笑大方,對於王煦先生,亮佩服得很,如今決戰之期將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亮請王煦大人出來說幾句話。」

諸葛亮與王煦隔橋對坐,山風彷彿要灌進腦中,王煦咳嗽幾聲,對諸葛亮道:「孔明先生,有什麼話就說吧,在下可能陪不了先生多久。」

「王煦先生可是因為身體的病嗎?唉,天妒英才,以王煦先生滿腹韜略,卻命途多舛,實在讓人扼腕,這樣,亮這裡正好有一副靈丹妙藥,只要先生服下,必可痊癒。」

「哦,是嗎?」

諸葛亮揮動鵝毛扇笑道:「亮的靈丹妙藥,就是先生歸附我涼軍,我主劉玄德必厚待先生,亮也願將軍師之位相讓,先生退居長安,好生養病,必可康復,先生以為如何?」

「盛名於世的諸葛孔明,也喜歡說廢話嗎?」

「我這可不是廢話,如果先生不服這一劑靈丹妙藥,今日就得命喪黃泉。」

「呵呵,那就試試看吧。」山風像刀子刮一般,王煦不想與諸葛亮羅嗦。由士兵扶了回陣,諸葛亮急忙喊住。

「喂喂,王煦先生,再給亮須臾時間,讓你看一個好玩的東西。」

王煦回頭看向諸葛亮,諸葛亮鵝毛扇遙指涼軍左翼高台,呵呵笑道:「王煦先生看見了嗎?那座高台高兩丈,長寬各一丈,上面架設了碎肉刀。砍頭刀,剔骨刀,還有烙鐵,可好玩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

諸葛亮笑道:「沒什麼,亮就是覺得好玩。不過這樣講太生澀了,來人,示範給王煦先生看。」

「是。」

一名涼軍小將一招手,六名軍士出列,押出一名婦女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王煦立刻瞪大了眼睛。

「諸葛亮,你到底要幹什麼?」

「沒什麼。不是告訴了王煦先生嗎?亮有好玩的東西,要與王煦先生分享。」諸葛亮鵝毛扇扇了扇,笑道:「不過亮不知道怎樣才能提起王煦先生興趣,所以派人到西羌請來了貴夫人和令千金令公子。

如果先生願意服下亮之前說的靈丹妙藥。亮就不做其他的了,必將貴夫人和千金公子,當成自己的弟妹和侄兒侄女看待,先生你看如何?」

「夫君。別答應他。」王煦的妻子秦氏披散著頭髮對著王煦大喊。

「爹爹,救我。」一兒一女兩人慘聲呼喊。王煦蒼白的面容漲的通紅。

劉璋在親兵的護衛下出列,不可置信地看著對岸的場景,大聲喊道:「諸葛亮,你好歹也是世家大族出身,自持身份,你喪心病狂了嗎?」

「蜀候殿下。」諸葛亮面帶微笑地喊道:「我諸葛亮出身世族不假,自持身份?恐怕在蜀候心中,我們世族子弟跟一坨牛糞差不多吧?在其他人面前,我諸葛亮自持身份,可是在蜀候面前,大可不必。」

諸葛亮轉對王煦道:「先生,你考慮清楚沒有?服下靈丹妙藥,你就是我涼軍坐上之賓,如果亮今日有什麼得罪,你以後可以再找亮算賬,可是要是先生要繼續跟著屠夫助紂為虐,可能先生會後悔終生。」

「你這個道貌岸然的畜生。」王秦氏對著諸葛亮嘶聲大喊,幾欲抓狂,恨不得衝上前去把諸葛亮掐死,被涼軍士兵死死拉住。

兩個孩子哭天抹淚,直喊王煦救命。

王煦在原地掙扎不已,自己十幾歲就已經從醫生那裡得知自己壽命不長,那時候自己還只是一個年輕書生,無欲無求,也沒在意過,只想活多久是多久。

名利,功業,同伴發小同窗的相繼發達,都沒讓王煦動心,也沒怨恨過老天讓自己身患不治之症,年紀輕輕就要離開人世。

可是後來只有一件事,讓王煦怨恨過老天不公。

在自己二十二歲那年,一名氐人女子喜歡上了自己,這名女子陽光活潑勤勞,也是自己喜歡的女孩,女子被自己的洒脫不羈打動,拒絕同族的人追求,要與自己在一起。

可是自己雖然也喜歡女孩,可是自己本身壽命不長,怎麼能拖累人家,自己一再用各種理由拒絕,可是女孩還是沒有放棄。

直到自己說出自己的病,根本不可能治好,根本過不了三十歲,那女孩聽完後沉默,默默離開,自己以為就要從此結束,自己也喜歡那個女孩,可是自己不得不拒絕,不得不看著她離去。

也許,自己還要看著她嫁給別人。

那一夜,王煦第一次怨恨了老天對自己何其不公。

可是上天是眷顧他的,第二日一大早,那氐人姑娘就來找他了,說她想了一夜,想通了,就算王煦只有幾年光陰,自己也願意陪他渡過。

當時王煦真的很感動,哪怕王煦忍痛再次拒絕,女孩彷彿真的已經下定決心,任王煦怎麼說,女孩都沒走,王煦終於和女孩在一起。

之後的幾年,王煦因為病情,連農活都不能做,全靠弟弟王雙務農,而家裡就靠女孩操持,女孩不但要做繁重的農務,還要照顧自己這個病秧子,王雙魯莽,每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