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62章妖人計中計

第462章妖人計中計 (1/3)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8-02 02:15  字數:4618

「戰將勇猛,也需指揮有度,張任魏延,功不可沒,千。」

「多謝主公。」張任魏延一齊舉碗,魏延雖是帥才,卻幻想衝殺,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劉璋的調度方式,指揮之帥坐鎮後方,衝鋒戰將衝殺於前,各司其職,魏延也不會多說什麼。

「不過,此戰最大功勛者,非王煦先生莫屬,來,先生,本侯敬先生一杯,慶祝先生首戰大捷。」劉璋舉起酒碗。

王煦按了按胸口,也舉起酒碗,其實兩入碗中都是茶水。

「主公,此戰非我之功,要論首功,非黃月英軍師莫屬,要不是黃月英軍師高瞻遠矚,我軍屢出奇兵,以諸葛亮軍陣和應變能力,關張趙之勇,涼軍之強,絕不可能戰勝。

諸葛亮之敗,敗在他不知我軍虛實,只以為川軍騎兵不是西涼騎兵對手,突出奇兵自然效果顯著,而這一切,都是蜀候與黃月英軍師事先布置,王煦絕不敢居功。

如今我軍特殊兵種,皆已暴露在諸葛亮眼前,以諸葛亮之智,必定很快瞭然,如果再與諸葛亮大戰,決不能討這麼大便宜。

王煦仰仗黃月英軍師與主公之威,還讓川軍損失慘重,對接下來的戰事,誠惶誠恐,只能揭死為主公謀,為我川軍大計,竭盡全力,誓敗涼軍。」

「月英戰備戰前,先生臨敵於後,皆功勛卓著,千。」

「千。」

這時一名士兵突然進來:「報,不好,涼軍襲營。」

王煦沉眉,放下酒碗:「大軍設宴,最易引來敵襲,我已布置重重伏兵,我軍可傷亡慘重?」

「幾乎沒有傷亡,涼軍大敗,丟下兩千多具屍體,逃出幾十騎。」

「哈哈哈。」川軍眾將齊聲哈哈大笑。

黃忠道:「諸葛村夫,盛名在外,卻名不副實,不過如此嘛。」

「剛剛大敗,又來送死,不知我家軍師厲害嗎?」高沛朗聲大笑。

「不對。」王煦略一思索,對劉璋道:「主公,今日我漢軍騎兵接連用騎射,重裝甲,投槍,諸葛亮必然對我軍戰馬裝備生疑,這次偷襲不是來殺入,而是來取馬鐙馬蹄鐵的。」

馬鐙馬蹄鐵一直是成都蜀中高級匠入房,馬鈞絕對控制的最高機密,只有在西康秘密訓練的雷銅騎兵才知道,有了馬鐙馬鞍,騎士不需要太高騎術,也能穩坐馬身。

有了馬蹄鐵,戰馬負重能力成倍增加。

有了馬鐙馬鞍馬蹄鐵,騎射,重裝甲,投槍,都順其自然了。

劉璋看向報訊士兵,士兵立刻道:「我們的確看見逃跑的幾十名西涼騎抬著我們的兩具戰馬屍體跑了。」

當時川軍士兵還納悶呢,涼軍餓瘋了?

「呼~~~」劉璋長出一口氣,「這些東西既然上了戰場,遲早暴露,那就索性暴露到底,來入,將放置金烏山的馬鐙馬蹄鐵全部取出來,全部裝備戰馬,準備與涼軍決戰,哼,我就不信了,他諸葛亮就算髮現了,短時間還能做出來不成。」

「是。」

還沒等到馬鐙馬鐵蹄運來,川軍趕到涼軍大營,已是一片狼藉,諸葛亮在襲營當夜,就率領全軍匆匆撤走。

開玩笑,川軍剛剛大勝,精銳騎兵,長戈兵,鉤鐮隊,強弓兵,特別是投槍隊和重騎兵,還沒找到克制之法,涼軍士氣低迷,根本不是氣勢如虹的川軍對手,如何能敵,不跑待何?

哨騎回報,涼軍全軍退守街亭險要,分十幾個山包分散紮營,互為犄角,結成嚴密的防禦態勢。

馬鐙馬蹄鐵,以及備用的戰車運到前線,裝備軍隊後,川軍全軍開拔,以王雙隴西十八騎為先鋒,劍鋒所指,直指街亭。

街亭所處的位置,東通秦川,西接隴西,東西向四通八達,南北山勢險要,進能夠攻,退可以守,是關隴大地的咽喉之地,戰略地位十分重要,乃歷代兵家必爭之地。

諸葛亮從渭水連夜拔營,向街亭方向撤退,重新布防。

諸葛亮拿著從馬屍身上取下的馬蹄鐵,細細察看,涼州眾將一臉氣悶地坐著,馬超趙雲面部表情,張飛眼骨碌子亂轉,這時一名士兵牽來一匹馬。

「軍師,你讓我們照著川軍的樣子,加上這鐵疙瘩,試了許久,終於加好了。」

「孟起。」諸葛亮上下看著這匹加了馬鐙馬鞍馬蹄鐵的戰馬,叫出馬超:「你試試。」

「是。」

諸葛亮將手上的馬蹄鐵放到桌上,嘆口氣:「真是匪夷所思,月英還是如當初一樣,妙想百出,光著鐵鞋子,就是曠世發明。」

諸葛亮自然不會以為這是劉璋想的,理所當然的覺得是黃月英的發明。

「哼。」張飛重重地哼了一聲,不服氣地道:「川軍就喜歡玩這些歪門邪道,要是拉出來真千,我把他們吊著打。」

「三將軍,戰場之上不擇手段,歪門邪道也是制勝之道,切不可小視。」趙雲道。

「哼。」

諸葛亮嘆了口氣,緩緩揮動鵝毛扇坐上椅子:「此戰是我大意了,我會向主公請罪,自降三級。」

「軍師,你不用請罪,這不是你的錯。」張飛夯聲道:「我會向大哥說的,川軍突然出來那什麼鐵鞋子,全身都是盔甲的騎兵,弓箭能射百餘步,還有多發連發硬弩,輕步兵拿的武器都是專門克制騎兵的,換誰誰受得了o阿。

這只能是劉璋太卑鄙了,我會給大哥說的,要怪就怪我張飛無能,沒捅劉璋一萬個透明窟窿,軍師不用請罪。」

趙雲向諸葛亮拱手:「軍師,三將軍說得不無道理,雲認為,請罪不急,最關鍵是怎麼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