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61章騎兵縱橫,川軍無敵

第461章騎兵縱橫,川軍無敵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31 23:41  字數:3464

這一點真的讓諸葛亮驚詫了。

「月英,你到底用了什麼方法,讓這些騎兵變得如此厲害?」

渭水西岸山上,劉璋看著戰況,有些心疼,騎兵都是寶貝疙瘩,尤其是對於不產騎兵的川軍,現在與西涼騎互相消耗。

韓遂的西涼騎與涼軍西涼騎相當,王雙的東青衣狼騎和龐柔的漢騎,戰力不如西涼騎,還可以支撐,西羌騎兵被西涼騎壓著打,而雷銅的騎兵穩居上風,不斷突破。

三方衡量下來,川軍與涼州軍傷亡差不多,可是劉璋還是覺得騎兵就這樣正面消耗了,有些可惜。

「主公,出動殺手鐧吧,正當其時。」王煦諫言。

劉璋點點頭。

喊殺聲慘嚎聲在渭水岸邊響徹不絕,張任提劍走到黃忠身邊,「老將軍,該你出馬了。」

「必不辱命。」

黃忠朗聲應諾,兩名士兵抬著一個箱子過來,打開箱蓋,裡面是讓人心悸的厚重盔甲,烏黑髮光的顏色,雖是防禦之物,卻飽含殺氣。

士兵用力提起頭盔,戰甲,鋼靴,為黃忠帶上,另一名士兵為黃忠的戰馬上甲,穿戴完畢,黃忠和戰馬都完全防護,連眼睛都帶著鐵紗罩。

這就是重騎,也許是史上第一次出現的重騎。

張任在西康大營,耗費無數人力物力打造的六千重騎同時穿甲完畢,黃忠跨上戰馬,戰甲發出沉重的摩擦聲。六千重騎兵緩緩踏馬,如一道鐵流,經過木橋向對岸行進,木橋發出壓抑的嘎吱聲。

踏馬,加速,大地震顫。

連諸葛亮的木車都響了起來。

「怎麼回事?」諸葛亮神色一擰,登上馬車觀望,大驚失色。

張任魏延指揮有條不紊,川軍騎兵u型線撤退。為重騎兵讓開道路,重騎兵加速衝鋒,厚重的裝甲猛烈撞擊大地,山河顫抖,渭水平靜的河水不斷蕩漾波紋。

重騎兵無聲而猛烈地向涼州騎兵俯衝而去。如泰山壓頂一般,狠狠撞擊。

「鏗。」

一名勇敢的西涼騎兵長矛刺在重騎兵的脖頸上,被厚重的鋼圈阻擋,重騎兵強大的衝鋒力量透過長矛灌透西涼兵全身,西涼兵倒飛出去。

重騎兵沖入兩軍騎陣,一舉突破,這是三國的人第一次見到重騎兵。涼軍都被這從未見過的「坦克」驚呆了,前陣崩潰以後,後隊如暴雨下的泥巴,一觸即潰。掉頭奔逃。

張飛怒不可遏,長矛擊翻兩名重騎兵,猶不撤退,眼看就要被鐵流淹沒。趙雲急得大喊,張飛聽到呼聲。終於不甘心,調轉馬頭,

鐵流隨後湧來,重騎兵鐵蹄所過之處,風捲殘雲,寸草不生。

輕騎兵一直未突破的騎陣,重騎兵一舉突破,雷銅,龐柔,細封池,韓遂率領輕騎兵漫過重騎兵向兩翼包抄,兩軍全面敗退。

「讓出兩翼退路,督戰隊督戰中軍,但有衝擊中軍者,殺。」諸葛亮驚訝於重騎兵威力,可是現在已經來不及細想,只能冷靜指揮,減少損失。

「向兩翼撤退。」冷靜的趙雲大喝一聲,帶領麾下敗兵向右翼散去,馬超張飛帶軍走左翼,那些妄圖衝撞中軍者,都被督戰隊利箭釘死。

重騎兵殺到,督戰隊放出利箭,撞擊在重騎兵盔甲上,猶如包圓的木箭,一觸就掉在地上,重騎兵壓來,督戰隊前列被撞翻,全隊潰敗。

「敢死隊攔截,龐德騎兵陣後撤兩里,重新列陣。」

諸葛亮早已退到涼軍後方,雖沒見過重騎兵,也知道重騎兵的缺點,這麼厚的裝甲,能持續衝鋒多久?

可是兩里路程還是能衝到的,諸葛亮不得不下令龐德已經列好的後陣後撤,數千人的敢死隊向重騎兵殺來,後面輕步兵將所有障礙物,屍體,馬屍,馬車,滾木,各種各樣的東西全部丟棄在陣中。

數千人的敢死隊,勇氣可嘉,可面對重騎兵兵鋒,無疑蚍蜉撼樹,重騎兵根本沒有停滯,只稍稍降低了一點馬速,立刻刺穿,涼軍步兵夠快,已經組建起了一條障礙物線。

重騎兵還沒衝到障礙物線,已經聽到後方收兵號聲,重騎兵徐徐駐馬。

重騎兵是沖陣的強大利器,可是它的作用,幾乎只有這一個功能,不能遠襲,不能僵持廝殺,不能長途賓士,簡單說,他就是為沖陣而生的。

劉璋買來的戰馬,哪怕經過精挑細選,體力也還是差了點,這支重騎兵已經衝鋒五里,突破十幾道騎兵陣,鋒銳已盡,如果再衝鋒,傷亡必大。

一個輕騎兵,相當於二十個步兵,一個重騎兵相當於二十個輕騎兵,劉璋可不想拿這些寶貝疙瘩開玩笑。

「如果有西域大宛馬組建重騎兵,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劉璋道。

「那得打下西域再說。」

劉璋搖搖頭,當年漢武帝耗盡國力,才勉強收服大宛,自己拿什麼打。

重騎兵原地歇馬,輕騎兵繞襲龐德軍陣,龐德騎兵陣蓄勢已久,向川軍輕騎衝鋒,兩軍還未接觸,突然從涼軍陣中投出無數短槍,帶著戰馬狂奔之勢的投槍殺傷力極大,川軍騎兵被刺飛出去,戰馬馬頭被捅出一個窟窿。

川軍人喊馬嘶,一片血糊,涼軍趁勢衝殺,川軍不敵。

投槍原產於羅馬軍團,是羅馬軍團大殺傷利器之一,當年羅馬三巨頭之一克拉蘇在對安息帝國的戰爭中失敗,自己也被安息人用滾燙的金水灌喉殺死,部將潰散。

其中一支克拉蘇羅馬敗兵,通過瓦罕走廊進入中國,在甘肅驪靬定居。

羅馬人到了大漢,善戰和好戰的本性未有改變,依然以職業軍人自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