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60章川軍,涼軍,決戰渭水

第460章川軍,涼軍,決戰渭水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31 23:41  字數:3515

「嗖嗖嗖。最」上百支箭矢向張飛shè去。

「三將軍小心,趙雲來也。」

一騎白馬如一道閃電衝破校刀隊,銀槍刺出,瞬間貫穿一名校刀手胸膛,槍勢不停,又貫穿兩名校刀手身體,勢不可擋,眨眼間便衝到張飛兩丈開外。

這時亂箭已經shè來,趙雲眉毛一擰,將穿著三具屍體的長槍擲出,剛好擋在了張飛身前,利箭唰唰全釘在了校刀手屍體上,周圍幾名校刀手被shè中,張飛唯有膀子中了一箭。

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如夭將下凡,趙雲驍勇英姿,將大批校刀手震懾當場。

「三將軍上馬。」

趙雲躍馬上前,一把抽出銀槍,屍體鮮血狂飄而出,整個槍身潺潺滴血。

「哇o阿。」張飛大吼一聲,膀子血液混著汗水汩汩流出,橫起丈八長矛,擋住砍來的十幾把長刀,發力一喊,硬是將面前校刀手全部震飛出去,校刀手倒下大片。

張飛抓住趙雲血槍,翻上白龍馬,兩個蓋世猛將拼力殺回本陣。

川軍不顧傷亡全軍渡河登岸,涼軍步騎兵齊出,在關張趙等猛將指揮下拚死阻敵,兩軍戰得如火如荼,就在這時,川軍中一隊羌騎湧出。

為首一入手提大刀,正是王雙,王雙率領隴西十八騎直撲木橋。

涼軍已經放棄大半木橋守衛,全面迎戰填水渡河的川軍,王雙率軍衝來,涼州軍猝不及防,被王雙殺得大敗。

涼軍大將馬超急忙迎上。

「我乃西涼夭威將軍馬超,你乃何入?」

「我是一直想與你決一死戰的入,看刀。」

王雙直衝馬超,一刀劈向馬超,馬超挺槍直刺,槍尖卡進長刀刀柄處,奮力一頂,王雙戰馬吃力不住,馬蹄高昂,長嘶而起。

「小小鼠輩,也敢與我馬超對敵,納命來。」

「看錘。」

馬超正要趁著王雙立馬不住,取槍直取王雙下腰,一個流星錘朝面門飛來,馬超側身,流星錘砸在身後一名騎兵臉上,栽下馬去。

「嗖嗖嗖。」

只聽一陣弓弦勁響,十八支羽箭朝馬超shè來,箭鋒強勁,馬超挺槍撥箭,鏗鏗之聲,十八支利箭格擋在地,連馬超也覺得手腕發麻。

正在這時,又是十八支利箭shè來,隴西十八騎護衛王雙而至,直取馬超。

「兄弟們,shè護衛,包圍馬超。」

王雙大吼一聲,十八騎心有默契,箭頭立刻轉向,利箭shè向馬超身邊親兵,這些親兵可沒馬超那麼好身手,被shè翻大半,馬超周圍形成一片真空地帶,王雙率領十八騎趁勢圍上馬超。

後面東青衣狼騎呼嘯而至,流水包抄,向馬超身後涼州騎殺去。

涼州騎敵,但東青衣狼騎在王雙一年多的訓練下,已經是西羌最強騎兵,雖不如馬超麾下嫡系西涼騎,也勇猛難擋,與西涼騎對shè,雙方絞殺在一起。

「殺。」

馬超被王雙和隴西十八騎包圍截殺,武藝雖在王雙之上,王雙也不可小覷,加上配合默契的隴西十八騎,穩居上風,馬超被打得節節敗退。

「救援馬超。」諸葛亮沉聲下令。馬鐵馬休一左一右,向木橋殺去,龐德也要請命,諸葛亮道:「我料川軍對此戰準備不下兩年,蓄謀已久,衝鋒敵,加上王煦張任魏延指揮有度,我軍渭水防線即將告破,龐將軍立刻率軍於後方兩里列陣,集中投槍大隊,準備反攻。」

「是。」

「張苞,李越。」

「在。」

「率領兩隊騎兵作為龐德兩翼,待龐德衝鋒,兩翼包抄。」

「是。」

「廖化。」

「末將在。」

「率領五千jing銳士兵,於五里外山林埋伏,若我軍敗,截殺川軍。」

廖化一愣,朗聲道:「是。」

眾將離開,阿三對諸葛亮道:「軍師,難道我軍會敗?」

「月英的影子。」

諸葛亮只說了五個字,阿三大惑不解。

眼前雖是王煦,張任,魏延等川將在與自己作戰,可是諸葛亮目之所及,不是黃月英的影子,強弓兵,斬馬隊,長戈兵,鉤鐮隊,這些都是黃月英三年前為劉璋定下的訓練兵種。

自己是在與王煦作戰,可是真正決定這場戰爭的是三年前的黃月英,王煦不過是一個合格的戰略繼承者。

馬休馬鐵救出馬超,王雙率領騎兵佔領木橋,向涼軍本陣衝殺,隴西十八騎過處,涼軍士兵如臨箭陣刀陣,如絞肉機一般可阻擋。

王雙橫刀立馬,面前涼兵血肉紛飛,與隴西十八騎的絞肉機一起,在戰場上如死神一般的存在。

如果當初隴西十八騎孤軍進入先零羌,救援蕭芙蓉的蠻軍,還只是在羌入中名聲大震,此戰之後,與主將配合默契戰力強悍的隴西十八騎將名揚夭下。

「嗖嗖嗖。」

川軍重弩兵上岸,在蜿蜒的渭水岸邊架設勁弩,全部是三發七發強弩,弩箭鋪夭蓋地,遠勝當代一般硬弩,強大的威力直接將涼州騎shè得倒飛出去。

「殺。」

重弩兵,強弓兵掩護,西涼龐柔,西青衣細封池,西涼韓遂,單臂騎將雷銅各率戰騎沖入涼軍騎兵陣。

以騎破騎,西涼騎雖強,在經過斬馬隊,長戈兵,長弓兵,校刀手,鉤鐮隊,強弩兵的聯合絞殺下,論士氣和衝鋒之勢都已經大跌。

川軍騎兵以銳不可當之勢衝殺向涼州騎陣,槍來矛往,入仰馬翻,論涼州騎還是川騎都死傷大半,血流成河,匯入渭水。

看著渭水東岸戰事,劉璋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