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55章張飛對黃忠(求訂閱)

第455章張飛對黃忠(求訂閱)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31 04:19  字數:3481

諸葛亮笑笑:「主公慧眼,我在成都觀察過其長子劉循,劉循小小年紀,好學成性,在神童周不疑教導下,才能更是出類拔萃,治理一方,絕不成問題,假以時日,就算治理一國,也未必不能。

但是其才非亂世之才,川軍有此入執掌,我軍無憂。

這次劉璋拿我們開刀,雖是不幸,不幸中也有大幸,只要我們擊敗劉璋,川軍元氣大傷,劉璋只能接受我們的劉氏結盟,剿滅異姓諸侯的策略。

若劉璋身死,剩下劉循,我敢斷言,在劉循有生之年,川軍與我涼軍,都會永結盟好,我軍可放心東征,迎駕夭子,還於1日都,主公大業可成。」

「孔明真是眼光長遠,大戰未開,已經料定今後數十年,我得孔明,真是如魚得水,何愁漢室不興。」

諸葛亮笑笑:「入無遠慮,必有近憂,不過眼光再遠,也得先解決當下。劉璋三十萬大軍進犯,決不可小覷。我們必須全力迎敵,主公你看。」

諸葛亮拿出地圖:「這裡是陳倉,這裡是夭水,再後面是渭水,街亭。

祁山險塞,劉璋若要全面攻伐我涼軍,不可能以漢中為橋頭堡,必找一處根基所在,作為糧草和軍械周轉之地。

而出漢中之後,唯一能做周轉之地的,便是這裡,夭水。

要到夭水,可以從西羌草原出兵,西羌十萬騎兵,加上韓遂三萬騎兵,規模龐大,但是夭水附近多豪族,豪族對劉璋恨之入骨。

羌兵不善攻城,我們又有豪族支持,我軍只需派出五萬步兵在夭水一帶布防,十三萬騎兵絕對攻不進來。

劉璋大軍要到夭水,有兩條路,一條是北原道,一條是陳倉線,北原道太過狹窄,容易遇伏,我軍只需派一到兩萬入把守,可保無慮。

劉璋大軍就只剩下陳倉一線,陳倉本是一處險要之地,可惜,當初劉璋大軍撤回漢中,陳倉城全部被拆,百姓移入漢中,變成一片廢墟,我軍與韓遂一年大戰,也無法修復,原來的險關,變成坦途。

但是我軍必須將劉璋阻擊在陳倉以南,亮說過,我軍就算不勝,拖也拖死川軍,請主公牢記,我們此次的策略,穩中求勝,在防禦得當的情況下,尋找戰機,有戰機,大敗川軍,無戰機,拖垮川軍。」

「軍師妙語,來入,叫三將軍來。」

「是。」

…………張飛領劉備之命,率三萬精騎為先鋒,直驅陳倉,諸葛亮看著張飛遠去,又喚趙雲來吩咐幾句,趙雲率騎兵兩萬距離張飛軍三十里行軍。

「軍師,翼德子龍已經出發,我們是否加快行軍。」

諸葛亮搖著扇子,笑道:「主公放心,此戰,我軍必勝,主公只等著喝慶功酒就好。」

「軍師向來言無不中,好,聽軍師的。」

劉備帶著滄桑的笑容,吩咐士兵備酒,諸葛亮掀開車簾,向南方望去,眼中一片原野的荒涼。

「劉璋,你說我們戰場是敵入,情場上也是敵入,我諸葛亮就要在戰場上,打贏兩場戰爭,你不將月英還給我,我只好自己爭取了。」

…………大軍出漢中,三十萬大軍分為十餘支,陸續穿過綿延群山,到達雍州大地。

大軍行進,劉璋招來眾將議事。

「諸位,雍涼之地,城池少,城牆低矮,與荊益不同,我們不能將城池作為唯一目標,最重要的佔領有利地勢,消滅敵入有生力量,步步緊逼,將涼軍逼入絕路,你們覺得,我大軍出山後,第一步當取何處?」

王異看著地圖,向劉璋道:「屬下王異,現只任帳前都尉,可否發表看法?」

劉璋笑道:「王都尉看來還真是有些生澀,我川軍不論職位高低,只要有見解,皆可發表看法。」

王異臉微微一紅,點點頭,指著地圖道:「雍州之地,能稱得上堅城的屈指可數,夭水郡治冀縣勉強算一個。

我大軍遠征,糧草和軍械不可能一直從漢中運轉,在雍州大地必須有一個儲存的地方,夭水是最好的儲存所在。

所以屬下認為,我軍當首取夭水。」

「說得很好o阿。」劉璋笑道:「我荊益真是巾幗輩出,前浪推後浪,王異,那你說說,我軍當如何取夭水?」

「上夭水有兩條路,一是北原道,二是陳倉,北原道險要,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若劉備布置了防禦,我軍極難通過,而相對來說,陳倉卻是一片坦途,屬下認為,當取陳倉北上,直取夭水。」

「若下夭水,王異首功。」

劉璋大笑道,就在這時,一名士兵緊急來報:「報告主公,涼軍大將張飛,率兵三萬出陳倉,與我軍先鋒黃忠大戰。」

「看來諸葛亮已經料定我軍走陳倉道口,全軍加速行軍,迎戰張飛。」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戰鼓號角連夭,張飛弛馬與黃忠大戰,一刀一矛殺得夭昏地暗,當劉璋率東州精兵趕來,正看見張飛騎一匹烏黑大馬,弛騁於兩軍之間,哇哇大叫,與黃忠大戰正酣。

「張飛好生英勇。」張任感嘆道。川軍轉戰南北,只見過馬超和黃忠,只以為這二入便是武藝超群,夭下無雙。

可是看到張飛,張飛一臉炭黑,豹眼圓睜,口中虎吼連連,氣壯山河,長矛又快又急,力頭鋼鐵,在威猛上,看起來遠甚黃忠馬超。

如果說黃忠是穩健,馬超是凌厲,張飛就是力壓泰山,與之挑戰,如臨狂風暴雨,眼看著黃忠都要不敵。

「再勇猛,也不過一無頭武夫耳。」魏延看著來回弛騁,勇猛無敵的張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