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53章北伐雍涼

第453章北伐雍涼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9 00:17  字數:3456

龐統抓起一把蘆葦草點燃,交給姜隱,「來,燒我。」

「啊?」姜隱愣愣地看著龐統。

「叫你燒就燒,反正已經長的夠難看了,再燒難看點也沒事,只要不燒死就行,快點。」

姜隱終於明白龐統的意思,點燃了龐統的衣服和頭髮,大火騰在龐統身上燃起來,龐統疼的哇哇大叫,實在受不了了,一下子跳入湖水中,等姜隱把他拖上來,龐統已經暈了過去。

………………………………………………………………………………………………………

轉眼劉康已經快三歲了,劉循九歲。

「叫哥哥。」劉循捏著弟弟的臉逗劉康。

劉康似乎很生氣,扯開劉循的手,到一邊一個人玩去了,劉循顯得有些尷尬,看了劉璋一眼,劉璋摸摸劉循的頭。

經過周不疑的教導,劉循不再像以前那樣古板,除了寫詩作文,其他許多方面都很擅長,對治國理政,也有自己的見解,只是還是太過仁慈。

甚至隨著漸漸長大,劉循有時候開始質疑劉璋的一些做法,這讓劉璋有些頭疼,而周不疑似乎沒有扭正劉循的意思。

相比劉循,劉康雖小,可更讓劉璋費心,主要是一路病坷,三天一小病,十天一大病,要是小戶人家,光他吃藥就得吃個傾家蕩產。

劉康吃藥比吃飯還多,身板小的可憐,劉循就夠文弱了,劉璋沒想到這個兒子更文弱,不但黃玥每次看到劉康心疼,劉璋也看著焦慮。

可是劉康似乎性情並不弱。除了黃玥和侍女荷花,其他任何人都很難近他的身,一般人接近他,輕則自己爬開,重則胡亂抓咬,劉璋就不明白,這小傢伙心裡在想什麼。

而從劉康兩歲,劉璋就再也沒聽到過他的哭聲。

除了柔弱的身板,劉康果然是自己親生兒子。更像自己一些。

黃月英剛教完關銀屏用刀,大汗淋漓都走回來喝了口茶,就要再去,劉璋叫住她:「月英,該吃藥了。」

「哦。」黃月英答應一聲。彷彿很不高興。

劉璋端著一碗葯,黃月英苦著臉道:「這麼苦的葯,我又沒病,還每天都吃,這次說什麼也要主公喂我,我才吃。」

「不行,自己喝。」

劉璋把葯碗遞到黃月英手上。黃月英抬起眼皮瞥了劉璋一眼,拿起湯匙奮力在葯碗里一戳,彷彿和那葯有仇般,狠狠地送入口中。

「坐下吧。瞧你這一頭汗,你只要指導一下就好了,不用自己跟著舞刀弄錘。」劉璋一邊用袖子給黃月英擦汗,一邊說著。

黃月英將腦袋前傾一點。讓劉璋更方便一些,嘴裡道:「那樣豈不是不盡職盡責了。我才不要。」

劉璋搖搖頭,就在這時,一名士兵緊急來報。

「報告主公,東青衣王煦有重要公文呈上,請主公立即批示答覆。」

「哦?」劉璋神色一擰,急忙扯過信紙看了起來,越看越皺眉。

「主公,劉備與韓遂大戰一年,韓遂兵敗海子湖,率領三萬殘兵敗將投於西羌,屬下擅自做主,將其收留,並請主公立即起大軍殺入西涼,與劉備決戰。

此時決戰,對我們有三個好處,第一,韓遂來投,韓遂帶來的不止是三萬西涼騎,韓遂在西涼威望甚高,我們利用他可獲得大量涼州人與涼州羌氐支持。

第二,劉備剛剛安定西涼,大量軍閥名義歸附,實則並未歸心,我軍攻打,必然事半功倍。

第三,劉備雖擊敗韓遂,但西涼還有敵人首領折蘭英,小盤山北宮止等軍閥,尚未歸附,我軍若出,劉備軍必然不能全力抵擋。

如果我們現在不出兵,則有三大貽害,以劉備假仁假義,諸葛亮龐統睿智,韓遂影響力將日漸消弭。

劉備也會趁機整軍,將未完全歸附的軍閥,納入自己的控制之中,形成統一的西涼軍,戰力將大大增加。

劉備野心勃勃,如果屬下所料不錯,劉備擊敗韓遂後,下一個目標必定是折蘭英與北宮止等軍閥,若這些軍閥被平,劉備將徹底掌控西涼,再難解除。

如上所說,攻則三便,不攻則三害,屬下力諫主公立即發兵西涼。

屬下知道主公一定在為糧草擔憂,兩年前西羌之戰,一年前南中之戰,我們都絕無可能拿出足夠的糧食出征。

但是我們現在修養了一年,有一定的存糧,雖然無法支撐大軍,可是凡事在於人謀,王煦認為,糧草乃細枝末節,只要想辦法,一定能籌措足夠糧食。

如今天賜良機,糧草請主公盡量籌措,發兵西涼,主公與我皆深知,時不我待。」

「主公與我皆深知,時不我待。」

劉璋念著這句話,明白王煦的意思,如今四年過去,距離大限僅僅一年,而這封信紙上,隱隱有乾涸的血跡,王煦的病情也已經病入膏肓了。

如果這個時候再不進攻,恐怕自己和王煦都只能看著川軍止步於荊益。

而劉循……

劉璋看著一旁向周不疑請教問題的劉循,正如王煦當初所說,以劉循性格,絕不可能以荊益之地,取得天下,一輩子只能偏安一隅。

除非自己能夠給他奠定完全的俯衝之勢,讓他不得不處於進攻狀態,那樣才可能問鼎。

也就是說,自己必須在有生之年,拿下關中,才可能讓自己的心血不付諸東流。

從第一次月夜與王煦談論,王煦就說了與黃月英不一樣的看法,凡事先蓄勢然後待發,未必是最好的策略,軍事先內政充分,再發兵攻擊,也未必是最好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