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52章海子湖

第452章海子湖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9 00:17  字數:3403

巴陵養兵的周瑜,聽說了此事後,再次吐血,主動請表暫代大都督,魯肅也同意去位,但是張昭顧雍等人,以山越造反,江東軍剛經歷合肥大敗為由,力諫孫權,孫權最終以周瑜病勢為愈,婉言拒絕了周瑜的請命。

……………………………………………

一年之後。

西南絲綢之路在蠻人和交州士燮的配合下,開通迅速,三個月時間就出了滇州,之後大批蠻人為了工錢,自願進入更南的地區開路。

駱越國與身毒國為了與大漢相通,從另一端開闢,半年之後,成功連通駱越國和身毒,西南絲綢之路的錐形形成,大批商人,探險者,難民,僧侶開始走上這一條道路。

康定大營軍屯占城稻,試種成功,大量占城稻種子引入荊益。

除了水源充足的良田,蜀東,蜀北,蜀南,南疆,武陵,零陵,以及五溪蠻和南中蠻區,在樊梨香,李嚴,蔣琬,黃權,王甫,董和,蔡洺等督導下,大量開出旱稻田。

荊益糧食種植區域增加一倍以上,另外引進了高產易養牲畜和蔬菜,也對農業增產助益頗大。

隨著絲綢之路開通,荊益商人的絲綢瓷器紙張等物,成功外銷,身毒駱越等國大量購入,特別是紙張,一車一車上千斤的紙頁,行進在絲綢之路上,這些紙張價格在蜀中紙張的十倍以上,但是依然很受歡迎。

身毒商人購入大量產品後,又專賣給西邊的貴霜帝國,蜀中商人終於開始嘗到絲綢之路的紅利。

而絲綢之路的另一個結果,就是大批身毒和尚進入,這些和尚早在紅葉長青兩個一大一小的和尚。在成都受到實權派人物劉璋的禮遇,就大批不畏艱險,從西南荒林進入蜀中。

絲綢之路開通後,身毒的佛教堂,開始大批派出信徒,到荊益傳教。

如今,勤勞就是積累功德,就是修來生緣,勇敢的士兵死後能登極樂世界的觀念。與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一樣深入荊益人心,信仰佛教的百姓崇尚勤勞,就算累死都是笑著的,因為他們確定下一世會獲得好報。

那些懶惰的人,享受榮華富貴的公子哥大小姐。下一輩子肯定苦命。

信仰佛教的士兵,艱辛只有戰死,才能上西方極樂世界,否則就會墮入地獄靈魂,原本就勇敢的川軍,有了這種信仰,更加一往無前。不懼任何戰爭。

佛教的傳入,引起了峨眉山張魯的恐慌,之前天師道雖然不受劉璋重視,但是也是一家獨大。張魯的信徒在十萬以上。

可是佛教的傳入,加上官府的扶持,大批百姓開始信仰佛教,張魯急忙叫手下道士到處傳播本土道教。一時在荊益,形成了佛教與道教對信眾的激烈爭奪。

為了能獲得官府扶植。道教不得不和佛教一樣,也開始轉變觀念,認為勤勞和勇敢是兩個修身的美德,無為思想大為削弱。

而作為附加條件,以紅葉為首的僧侶,除了傳教,還得為南中銀月洞的昆蟲飼養做廣告,說昆蟲和其他有營養的蟲子,吃了不但能增強體能和長壽,還是為這些蟲子超渡,是做好事。

荊益民間漸漸興起養蟲吃蟲的習慣,只要心裡上能接受,這些營養豐富的蟲子,極大豐富了百姓的肉食成分,很多貧苦百姓,以前黃皮寡瘦的,開始有了紅潤的生氣。

昆蟲飼養,彌補了肉食的不足,因為人們本來就需要足夠肉食,可是牲畜和家禽又很難養殖,再加上昆蟲營養豐富,又有信仰支撐。

吃的健康,吃的心情舒暢,荊益很快興起昆蟲熱潮,無數昆蟲養殖方法被民間探索出來,匠人房也組織專人飼養昆蟲,改進飼養方法。

昆蟲很快與牲畜,禽類,在肉食界鼎足而立,而百姓喜愛程度,昆蟲居首,只恨不得爆發一場蝗災,撿蝗蟲吃了。

劉璋按照法正的方法,派人遠赴西域,向當地人重金收購三雪蟲草,果然在半年後第一批蟲草運回成都。

黃月英吃了以後,病情沒有惡化,並有好轉跡象,可是好轉極慢,照這樣下去,恐怕幾百年都恢復不了以前的一半水平,劉璋努力想其他辦法,張仲景等醫館醫生費盡心力,可是還是沒有頭緒。

黃月英只把軍師當成了武師,每天教授跟隨自己的關銀屏刀法,關銀屏刀法突飛猛進,好厲害看到後羨慕不已,每次趁著劉璋去看黃月英,都向黃月英請教錘法,勤加苦練。

公元204年,黃月英為劉璋定下的內政之期,還差一到兩年,雖然經歷世族叛亂,西羌之戰,南中之戰。

但是因為商業興盛,農業擴展,雙季稻,旱稻,先進農具和耕作方法普及,以及用錢財從江東和北方購入大量糧食,荊益有望能夠囤積足夠軍糧。

北方曹操再獲北伐進展,趁著袁譚袁尚兄弟相爭,攻破南皮,曹純麾下虎豹騎擊殺袁譚,袁家實力大損,袁熙袁尚在冀州一蹶不振,河北大勢已定。

劉璋與黃玥蕭芙蓉舉行了婚禮,新年之際,荊益文武正在謀劃新一年商業和農業的規劃,想盡一切辦法存儲糧食,而西涼劉備與韓遂的戰事到了尾聲。

而這場尾聲戰爭,直接打破了荊益的內政,劉璋不得不提前北伐。

劉備遠征西涼,韓遂在西涼民心穩固,雖因殺馬騰之舉被軍閥猜忌,但是實力依然龐大,劉備率領諸葛亮龐統等謀士,關張趙馬陳等猛將,耗時一年,成功將韓遂逼入絕境。

韓遂八萬大軍一敗再敗,大量附庸軍閥投降劉備,韓遂僅剩下旗本八騎本部三萬餘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