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51章一年以後

第451章一年以後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9 00:17  字數:4434

劉璋看著大義凜然的魯肅半響,突然哈哈大笑,拍了一下魯肅的肩膀:「本侯剛才不過是戲言,真是那諸葛村夫蠱惑於本侯,豈有此理,本侯差點被他騙了,子敬先生千萬不要見怪。」

「蜀候哪裡話,魯肅就知道蜀候深明大義。」

魯肅被劉璋搭著肩膀,坐上了側位,劉璋嘆口氣道:「子敬先生,其實剛才本侯那麼激動,也並非全因諸葛村夫挑唆,實在是為了山越的事焦頭爛額。

你說說,本侯用了一年時間平定荊州,滿目瘡痍,世族叛亂這才過去多久?竟然又來大戰,還要不要荊州百姓活了?

本侯剛剛打了西羌和南蠻,府庫耗盡,不瞞子敬先生,現在我的府庫糧倉,是一文錢一粒糧食也沒有了,就等著今年夏季第一季稻收穫,維持生計啊,這要是再跟山越人打,哪來的糧食。

唉,想想就頭疼,可是這外族入侵,咱不能放著不管吧?今天辯論有一句話說得好,外患大於內賊,這山越人不除,我如何與國賊曹操對抗?我思前想後,終於讓我想到一個主意,可以絕山越之患。」

「哦,絕山越之患?什麼主意?」魯肅好奇問道。山越是叢林民族,魯肅才不信劉璋不出動大軍,能夠絕了山越之患。

「這事還得子敬先生相助啊。」劉璋神秘地小聲對魯肅道:「我決定趁著山越軍大軍在桂陽,讓江東軍襲擊山越老營,如此一來,大事定矣。」

劉璋說著,興奮地拍了一下魯肅肩膀,魯肅驚在當場。一愣一愣的,慌忙擺手。

「不可不可,萬萬不可。」

「為何不可?」劉璋奇怪道,突然興緻又來了,笑眯眯道:「我覺得這事很妥當啊,子敬先生,你看我給你分析一下。

第一,根據探報,山越軍此次攻擊桂陽。鄱陽湖一帶夷寇幾乎傾巢出動,對江東軍毫無防備。

第二,江東軍在柴桑握有重兵,其中不乏收編的山越人和專門訓練的山地部隊,要攻入守衛虛弱的鄱陽湖山越老宅。並不是難事。

第三,山越人這次太過猖狂,竟然不考慮到江東軍是我們盟友,就全軍遠征,桂陽距離他們老家有半月以上路程,等山越主力回來後,你們江東軍早把他們老寨掀了。對不對。」

「蜀候,此事萬萬不可啊。」魯肅急道。

「有何不可?」劉璋奇怪道:「如果本侯端盟友架子,就是跟子敬先生見外了,可是我覺得。這次山越人不自量力,傾兵遠征,是江東軍剪除鄱陽湖夷患的大好時機啊。

以前山越人對老寨有防備,每次出動都留下年輕族人鎮守。叢林艱險,易守難攻。江東軍花費了大量人力物力,效果也不顯著,這次鄱陽湖山賊如此作為,不是自取死路嗎?此戰機,千古難覓啊,哈哈哈哈。」

劉璋哈哈大笑起來,魯肅臉色漲紅,怎麼也沒想到劉璋竟然會這樣要求,山越軍敢傾兵而出,不是就是因為與江東軍結盟了嗎?

要不然桂陽那麼遙遠,給山越軍一百個膽子,山越軍也不敢出動大軍,更別說全軍出動。

要是江東軍去襲擊山越人後方,正如劉璋所說,現在的鄱陽湖山越老寨,空虛無比,一襲就破,可是之後呢?

山越人可不止鄱陽湖一處,吳郡,丹陽,會稽,到處都是山越人,這裡滅了鄱陽湖賊人,山越人都知道了江東軍背信棄義,必然大怒,從此以後,這些山越人怎麼還會相信江東軍?

那對江東軍的損失是無法估量的。

「子敬先生,子敬先生。」劉璋手掌在魯肅眼前划了幾下:「子敬先生,你覺得本侯的妙計怎麼樣?本侯真是佩服自己的才華啊,竟然想出這麼偏門的絕招,如果有什麼不對,還請子敬先生指教。」

「蜀候,此事事關重大,魯肅需回去跟主公商量。」

「子敬,你這話就說過了吧。」劉璋一下子不高興起來:「你是江東大都督,江東誰不知道子敬先生一言九鼎,無論軍事政治,吳侯都會尊重子敬先生。

如果是有損江東利益也還罷了,我覺得這事如此靠譜,對江東軍百利而無一害,子敬先生這都不答應,恐怕說不過去,我是斷斷不會相信諸葛村夫所言的,但是我手下這些武將,個個大條沒見識,他們說不定被蠱惑了,要是子敬先生不答應……」

「主公,廢什麼話,江東這點要求都不答應,根本沒拿我們當盟友,我黃忠願做東征先鋒。」

「我看諸葛亮的南北之策不錯,我們與劉備并力東征,先消滅了異姓諸侯再說。」

「江東不攻鄱陽湖,我們自己帶兵過去攻。」

滿堂殺氣騰騰的武將立刻鼓噪起來,對魯肅怒目而視。

「你們說什麼屁話呢?」劉璋橫了氣勢洶洶的眾將一眼,「江東是我們盟友,子敬先生是本侯朋友,有你們這麼恐嚇朋友的嗎?」

劉璋轉向魯肅,和顏悅色道:「子敬先生,我實在不明白,我們與江東是盟友吧?這討伐鄱陽湖山賊對江東穩定有利吧?你們為什麼不答應,除非……難道你們真和山越人……」

「沒有沒有沒有,絕不可能。」

魯肅連忙否定,他當然知道劉璋和武將唱雙簧恐嚇江東,可是他能有什麼辦法?劉璋口口聲聲站在盟友角度,幫助攻打異族,又是以實擊虛,自己根本沒理由拒絕。

當初是想山越人攻擊,擾亂荊州,讓劉璋斷絕東征之念,卻沒想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現在看來,劉璋已經清楚山越人進攻是自己安排的。

以劉璋性情,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