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50章諸葛村夫(第四更,求訂

第450章諸葛村夫(第四更,求訂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8 03:46  字數:3494

劉璋皺緊眉頭,山越人初夏入侵,就已經夠奇怪了,還大規模出動,攻打城池,這就更加奇怪,難道山越首領也想爭霸天下?

王異聽了士兵回報,對劉璋道:「蜀候,山越素來是山野之人,只為一口吃食拚命,絕不可能動用大軍,去攻打堅不可摧的城池,此中必有隱情。」

「哦?」劉璋看了王異一眼:「什麼隱情,說說。」

「若王異所言錯誤,或者荒謬,還請蜀候不罪。」

劉璋擺擺手:「你說吧,本侯從不因言罪人。」

王異道:「蜀候難道沒發現魯肅從許昌南下,與山越入侵,太巧合了嗎?」

「恩?」劉璋皺眉思索,突然眉頭一擰:「你是說,山越入侵,是魯肅教唆的?」

「小女子不敢下斷論,但是山越經過江東將領徐盛朱桓等打擊,已經對江東俯首帖耳,除非遇上大災,都不會進犯江東。

如果江東許以重利,山越人必樂得聽命,所謂身在許昌,遙控江東,山越進犯,逼蜀候就範,山越的進攻,牽制荊州兵力,吸引蜀候視線,若蜀候真有意江東,豈不是顧慮更多?魯肅不是沒有這個動機。」

「魯肅這個時候招惹本侯,不怕適得其反嗎?」

「他當然怕,所以沒有動用江東軍,山越入侵,蜀候怕不能怪在江東身上,蜀候雖有一些不好的名聲,但是信諾著於四海,一言九鼎。

因山越與江東背盟,不能說服天下人,恐對蜀候名聲不利。」

「的確,原來如此。魯子敬。」

劉璋一拳頭砸在桌上,自己是說自己又沒招惹山越,怎麼就招來這麼多山越兵,經王異一分析,的確大有可能。

突然詫異地看向王異:「你雖為女子,卻才能上佳,希望你明日辯論,能有個好成績,本侯當委以重任。」

「多謝蜀候。」

王異退出房間。劉璋冷聲喊道:「來人,所以武將進入大堂,招魯肅前來。」

…………

「諸葛亮,你找我幹什麼?」

黃月英走出牧府大門,看到諸葛亮站在一棵柳樹下。不滿地走了上去,後面跟著關銀屏。

「月英,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記得啊,你不是叫諸葛亮嗎?」

諸葛亮看著黃月英,百感交集,突然從懷中拿出一張絹帛,展開。豁然是當初黃家嫁女的婚書。

「月英,看到了嗎?當初你答應嫁給我的,我突然離開是我不對,我這次就是來帶你走的。你現在已經……病了,對劉璋大業毫無助益,相信劉璋也不會為難你,跟我走吧。我照顧你一輩子。」

諸葛亮說著來拉黃月英的手,黃月英一下子抽開。警惕地看著諸葛亮:「諸葛亮,我和你又不是很熟,要嫁也嫁給主公,我才不嫁你。」

「劉璋?」諸葛亮驚訝地念出這兩個字。

「諸葛先生。」關銀屏走上前道:「先生莫要強人所難,軍師是主公吩咐銀屏嚴加保護,不可能讓你帶走的。」

「銀屏,我還是你叔叔呢。」諸葛亮突然情緒失控,大吼一聲。

吼完,連諸葛亮自己也震驚了,就算今日辯論被王異一再責難,諸葛亮都能心平氣和,可是這時不知為什麼,就是有一股無名之火,在心中亂竄。

諸葛亮意識到自己失態,對關銀屏道:「銀屏,對不住。」

「哪有,諸葛先生與我父親兄弟論交,教訓一下銀屏合情合理。」

諸葛亮道:「銀屏,你老實回答我,月英在生病之前,就已經喜歡劉璋了嗎?」

關銀屏搖搖頭:「我不清楚,不過在南蠻銀月洞時,主公曾向軍師表達愛意,但是軍師沒有接受。」

「也就是說,月英在生病以前,根本不喜歡劉璋,是生病之後,才慢慢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關銀屏突然意識到諸葛亮說的什麼意思,急忙擺手:「諸葛先生,蜀候絕非那種人。」

「劉璋。」諸葛亮咬牙切齒,恨聲道:「茶室之事,我本不願相信,就算是真的,也算是迫不得已,不管月英是否清白,我都願照顧她一生一世。

可是劉璋竟然趁著月英生病,趁人之危,天下竟然還有如此卑鄙無恥之人。」

「諸葛先生,主公絕非那種人。」

「月英,跟我走,今夜就離開成都。」

諸葛亮氣憤不已,就要拉黃月英走,關銀屏還沒阻止,突然黃月英手腕用力,向上翻轉,諸葛亮整個身體立刻騰空,摔了個馬大趴,全身都像散了架。

「哼,敢說主公壞話,就是這個下場。」黃月英說完走向牧府,又回頭道:「諸葛亮,你就別痴心妄想了,主公說了,一個月後正式給黃夫人蕭夫人舉辦婚禮,到時候我叫他把我一塊娶了,你就死心吧。」

黃月英說完,瀟洒地進了牧府大門,留下諸葛亮滿臉泥土,爬也爬不起來。

關銀屏連忙上前:「先生,你沒事吧。」

諸葛亮爬了幾下,沒爬起來,索性趴在了泥地里,頭枕在手腕上,一語不發,關銀屏看得出來,諸葛亮很傷心。

當初在雍州時,關銀屏就經常看到,諸葛亮沒事的時候,就會拿著婚書面向南方發獃,有時候笑,有時候嘆氣,有時不自覺念出黃月英的名字。

關銀屏知道黃月英對諸葛亮來說意味著什麼。

只是關銀屏不明白,諸葛亮既然這麼愛黃月英,當初為什麼要逃婚,難道投靠一個明主比自己心愛的人重要嗎?如果這樣,有舍有得,諸葛亮現在又何必傷心?

關銀屏艱難地將諸葛亮扶起,扶回了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