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49章狗咬狗,一嘴毛

第449章狗咬狗,一嘴毛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8 03:46  字數:3490

「先生什麼意思?」士子陳春道:「如今天下諸侯沒幾個了吧?要合力伐曹,不外乎韓遂,袁氏,東吳,和我蜀候麾下川軍,難道先生是懷疑我們蜀候不盡心伐曹?」

眾士子都jǐng惕地看著諸葛亮,只要諸葛亮敢說壞話,就準備被噴死。

諸葛亮可沒阿三那麼笨,扯上劉璋,那自己不用辯論就輸了。

「西涼韓遂,如今與曹賊不接壤,無論參不參與,皆不用考慮,河北袁氏,乃曹賊死敵,必大力擁護,說到蜀候,亮更是放心,蜀候從出兵荊州開始,就一直以匡扶漢室為己任。

從曹cāo官渡之戰後,還沒人能斬曹賊麾下上將,甚至自曹cāo起兵,上將折損屈指可數,但是五名異姓大將之一樂進,就亡於蜀候之手,逼得曹cāo割地嫁女,兩方的仇恨,恐不下於袁氏。」

台下的魯肅突然眉頭一皺,諸葛亮這麼說是什麼意思?韓遂不管,袁氏放心,劉璋不用懷疑,還剩下誰?..

魯肅可不會認為諸葛亮說的是交州士燮,遼東公孫度之流。

「孔明先生,你這樣說,就是暗指我江東了?」

諸葛亮看到魯肅,拜了一禮,笑道:「子敬先生好,子敬先生乃是坐席旁聽,我們正在辯論,若要參言,恐怕要上台才合規矩吧?」

「……」魯肅看向劉璋,劉璋一臉老態龍鍾,沒有表情,可是又拉不下臉上去,這諸葛亮明顯是因為他自己在台上。和一群孺子秀生辯論。丟了顏面。也要拖自己下水。

如果東吳大都督也登台了,那他這個左將軍麾下軍師中郎將,有什麼丟面子的?

魯肅恨恨坐下。

諸葛亮微微一笑:「天下諸侯,人心叵測,亮不懷疑大漢多忠義之士,非劉姓亦可為大漢興衰殫jīng竭慮。

但在如今形勢,合縱抗曹,極有可能人心不齊。功虧一簣,所以亮覺得,如今天下兩大皇室後裔,各據州郡,各掌雄兵,當聯合起來。

待我主定西涼以後,將全力進入中原,與曹cāo決一死戰,而蜀候則可取一路向東,奠定南方。

我主與蜀候一北一南。互為犄角,互相支援。待南北安定,還政天子,大漢必興。」

諸葛亮的意思終於明顯了,最開始的聯合天下諸侯合縱抗曹,其實不過是一個幌子,就算成功,劉璋進入中原,也會擋住劉備的東征步伐。

諸葛亮實際是想劉備攻曹cāo,劉璋攻江東。

這麼做有很多好處,江東是世族的地方,與劉璋的關係,就好比手指壓彈簧,若劉璋進攻,必拚死抵擋,若不進攻,江東也威脅不到劉璋。

若此策成功,就成功將禍水東引,而劉璋還很可能答應,第一川軍與江東有仇,第二劃江割據,也是正常的謀略。

如此一來,江東世族必然團結在一起,這股力量絕不容小覷,雖然現在江東水軍不過五萬,是荊州水軍的一半,步兵更是十萬不到,還要防禦江北。

可真打起來,川軍攻入了江東,一定陷入世族龐大的財力物力支撐起來的戰爭泥潭。

川軍進攻江東,未必比劉備進攻曹cāo容易。

而劉備若能取得中原,曹cāo實力削弱,兩方再次聯合滅劉璋,一來二去,劉備問鼎天下的可能不斷增加。

實際上這也是當初諸葛亮在南鄉給劉備出的謀略。

「若是將軍實在擔心,劉璋真的能保得荊益之地。

然將軍據有雍涼,扼潼關陳倉,據險而守,當可聯合劉璋,并力東向,劉璋入江東,將軍霸中原,最後與劉璋一決雌雄,劉璋根基飄搖,外強中乾,而將軍宅心仁厚,仁者無敵,得天下者,亦必將軍。」

言猶在耳,如今劉璋平定世族叛亂,根基前所未有的穩固,劉備入蜀的策略,已經不適用,只剩下第二種方案,并力東向。

這才是諸葛亮心中最終所想。

魯肅終於坐不住了,向劉璋施了一禮,走上高台,大聲道:「就算是學術辯論,孔明怎能出如此污衊之言?當著眾人面前,輕言我吳侯對剿除國賊心懷異心?

還挑撥我江東與蜀候關係,難道孔明先生是要離間漢室忠良,漁翁得利嗎?」

王甫附耳對劉璋道:「主公,江東大都督與天下名士諸葛亮,一齊在我們的辯論場辯論,真乃亘古未有,今rì之後,我四科舉仕必傳遍天下,影響力前所未有的擴大,外地士子必紛紛湧入。」

看著劉璋笑而不語,王甫狐疑地看了一眼:「原來主公早有此預料,真是……睿智。」王甫本來想說jiān詐的。

諸葛亮看著魯肅登台,心中微微一笑,如此一來,自己就不算傷了顏面了。

「豈敢,亮不過是發表自己看法,絕無離間之意,不過子敬先生。」諸葛亮看著魯肅道:「子敬先生說到吳侯忠義無雙,無猜忌之處,恐怕未必吧?

亮不敢斷言吳侯就有逆漢之心,但是亮之疑慮也非空穴來風,如果吳侯真的那麼赤膽忠心,為何不受天子詔,就自領吳侯?

眾所周知,我朝爵位傳承,需天子下旨,天子只承認孫仲謀討虜將軍,可沒承認孫仲謀吳侯之爵,未經下旨,便稱孤道寡,是何居心?難道還不值得懷疑嗎?」

「孔明先生,如今亂世,天子被挾持,哪能事事按照常理,這個道理難道孔明先生不會懂嗎?一定要糾這些細枝末節?」

「原來亂世便可不依祖宗法度,難怪當年孫伯符承繼孫文台烏程侯,數年之後才得以正式冊封,因為朝廷沒允許進封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