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46章我們好像見過

第446章我們好像見過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7 00:55  字數:3495

「諸葛先生,為什麼啊?」

「為什麼贈與劉安銀兩啊?」

「劉玄德提起劉安,還是感恩劉安救命之恩嗎?」

圍觀的士子紛紛發問,他們未必覺得他們的問題多麼深度,甚至打心裡覺得劉安沒有什麼可以指責之處,可是就是想看諸葛亮這個一代名士的笑話,名士在一個女子面子吃癟,

諸葛亮實沒想到會遭遇這等尷尬,這個世界男尊女卑深入人心,就算是荊益也不例外,可是在荊益這塊地偏偏不能說出來。

自己和所有男子一樣,贊成男尊女卑,從來沒去想過有一天要對這個話題辯論,還沒開始辯論,自己就已經輸了。

說男尊女卑,得不到蜀人男同胞的同情,惹得這些女士子憤怒,還是公然對抗劉璋定下的科舉政令。

說男尊女尊,關張妻子的事,劉安的事,自己如何說?連自己都不信男尊女尊,和形成的傳統道德觀念嚴重違背,怎麼辯論?

饒是自己多智,在這種不公平的辯論場合,諸葛亮也無法反駁王異,正想著怎麼下台,王異又開口了。

「王異曾聞,蜀候兵到襄陽,正是諸葛先生與川軍軍師黃月英成婚之日,諸葛先生於成婚之日,在沒有通知女方的情況下,燒了草廬逃走。

或許先生這樣做有許多原因,有許多苦衷,可是先生想過沒有,成婚。對男子來說就是一個儀式,娶了一個娶下一個。可是對於女子來說,就是女子的一生。

先生背棄婚約,於成婚之日逃婚,就是害了一個女子一生,先生如此作為,還能談什麼尊重女性?恐怕先生心裡,也是功名大業比妻子重千萬倍吧?」

「是啊是啊,這太不道德了。」

「就是。你要人家新娘子以後怎麼辦啊?」

「諸葛先生,此事你怎麼解釋?」

群情洶洶,諸葛亮拿著手上的鵝毛扇,脫離手指,悠悠掉在地上。

…………

「哈哈哈哈哈哈。」

州牧府內,劉璋哈哈大笑,甚是開心。聽了監視諸葛亮的士兵回報,諸葛亮竟然當眾在一個女子面前吃癟,只覺得大是解氣,突然想到,周不疑說轉移場合,減輕辯論分量。

四科舉仕不是有辯論環節嗎?何不如就讓諸葛亮去那裡宣講自己的理論?

諸葛亮堂堂名士。去和一群初出茅廬的士子辯論,就算贏了,也沒啥可喜可賀的,那樣的辯論,只是學術辯論。就算諸葛亮贏了,自己也不用受他的言論擺布。

沒人會把那種辯論的辯論結果當回事。

「來人。」

「在。」

「告訴今年文考監考官。辯論環節,辯題是川軍的方向,讓士子早做準備,另外邀請諸葛先生,就說本侯會親自出席。」

「是。」

「報。」一名士兵進來:「江東大都督魯肅到達成都東門外三十里。」

「魯肅?」

劉璋站起:「傳令一千石以上文武官員,隨我出城迎接江東魯子敬。」

「是。」

…………

劉璋率領益州文武出東門,頂著日頭迎接魯肅,好厲害不滿道:「主公,江東鼠輩,我們幹嘛這麼搭理他?我倒看諸葛亮比這魯肅更實幹,諸葛亮都沒接待,接魯肅幹什麼。」

「誰要面子,我就給誰面子,誰要里子,我就裡子面子都不給。」

劉璋笑了一下,頂著日頭出來沒什麼,有效果就好。

江東的文武,不就需要個名聲嗎?自己優待魯肅,就是看得起整個江東,與諸葛亮待遇對比,江東文官必然鼓吹結盟之策如何如何好,這對那些主和派挺起腰桿說話有幫助。

也可以讓那些江東世族賣給荊益糧食,買進蜀中產品,心理更加平衡。

只要達到這兩個目標,被日頭曬一下有什麼。

「魯肅何德何能,竟勞蜀候親迎,魯肅惶恐至極。」

魯肅向劉璋九十度下拜,劉璋哈哈一笑,攬著魯肅肩膀道:「子敬啊,我們相別快兩年了吧,當初我可是說過的,江東與川軍結盟,你魯子敬就是我劉璋朋友。

我這既是代表蜀中,歡迎江東盟友,也是以一個朋友的身份,歡迎老朋友再次來蜀啊,哈哈哈。」

「有蜀候這樣的朋友,魯肅三生有幸。」

魯肅從許昌一路騎快馬而來,一路上風塵僕僕,正值五月毒氣匯聚,看起來有些疲憊,臉上油膩膩的,劉璋也不嫌棄,和魯肅坐同一輛馬車,回了牧府。

「蜀候,聽說諸葛亮來成都,可否向蜀候提及目的?是否為蜀候諫言川軍的方向?是否提到我江東?」還沒進門,魯肅就一氣問了好幾個問題。

劉璋現在明白魯肅心急火燎趕來的目的了,他是害怕諸葛亮將禍水東引啊。

諸葛亮要為劉備解脫,有兩個方略可以選取,一是以為國除賊為名,鼓吹劉備,劉璋,孫權聯合,夾攻曹操。

如果這個方法得不到認可,就剩下另一個,引誘劉璋派兵攻打江東。

後者是魯肅害怕的情況,孫權剛剛在合肥和徐晃戰了一次,規模不大,卻是孫權繼位以來,第一次親征,結果大敗而歸,江東不能再出現失誤,否則以周瑜為首的主戰派必定抬頭,那就禍亂江東了。

為了江東穩定,魯肅不得不來。

「哎呀,魯子敬,這諸葛亮什麼人?劉備巴掌大塊地方,見縫插針地崛起,毫無實力可言,本侯壓根沒放在眼裡,到現在還沒見過諸葛亮呢。

滅了蠻荒以後,其實本侯也對川軍方向迷茫的很,向北,向中原,或者,向東……頭疼,本侯已經讓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