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39章樹倒猢猻散

第439章樹倒猢猻散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4 22:33  字數:3526

劉璋看著祝融許久,「啊~~~」的一聲,一把將祝融推開,拔出佩劍砍在門檻上,木屑紛飛。

祝融艱難從地上爬起來,差點沒站穩又摔下去,好不容易穩了身體。

「解藥沒用了,但是我聽說過一種草藥,叫三蟲雪草,可以讓高燒燒糊塗的人,慢慢恢復。」

「真的嗎?」。

「不過這種草是生長在西域雪山,以前西域商人向我們部落買賣過,很貴,採摘也難。」

「不管多難,我都會盡全力。」

「最重要的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效。」

「一定有效的。」

劉璋只能這樣安慰自己,黃月英為自己付出了這麼多,現在她變成了這樣,自己如果連醫好她都辦不到,有什麼顏面面對她,哪怕只有一絲希望,劉璋也會全力以赴。

「祝融,為什麼你能這麼平靜地說話?」過了許久,劉璋突然問道。

「你覺得我該恨你怨你嗎?有用嗎?而且,當初在銀月山,是我自己說的,如果你放我走,我絕不會再與川軍為敵,如若食言,隨你如何處置,我都沒有半句怨言,現在咎由自取,我又能怪誰?

反倒是蜀候,黃月英軍師是你愛的女人,又是為你受了傷害,現在下毒的人就在你面前,隨你如何處置,祝融也沒有半句怨言。」

「月英說過,只要斜刺洞肯投降,就不能殺你。」

「斜刺洞?」祝融苦笑了一下:「軍師多慮了。斜刺洞從波大爾多死那天開始。就不想跟著孟獲了。是父王和弟弟堅持,現在父王和弟弟被挾持,整個斜刺洞,都不願幫著孟獲,歸降蜀候,已經水到渠成。」

「那就沒什麼了,我不會對你怎麼樣。」

劉璋靠著門框,淡淡地看著三江城的夜色。祝融坐在他裡面,只能看到劉璋側臉,過了許久,鼓起勇氣說了一句:「你會要我嗎?」。

「什麼意思?」劉璋語氣平淡。

「如果你要我,我就是你的女人。」

劉璋長出一口氣,閉上眼睛,交叉的十指扯動著。

「如果我現在,立刻發兵銀坑洞,你會願意跟著我嗎?」。

「不可以。」

祝融聽到劉璋的話,一下喊了出來:「不可以這樣。如果你現在帶兵攻打銀坑洞,孟獲一定會殺了我父親和弟弟的。我們可以……我們可以,你可以假裝撤軍,引誘孟獲前來,然後捉了孟獲……」

「對不起,祝融雪衣,我為你做不了那麼多。」

劉璋起身,離開了茶屋,祝融心口一陣疼痛,自己確實沒有要求他做事的資格,自己是一個罪女,背棄信義,無恥下毒,讓他深愛的女人受到致命的傷害,他能寬恕自己就已經大恩大德。

可是父親和弟弟……

十多年來,祝融第一次嘗到了心絞的感覺,

…………

「孟獲,喪心病狂,謀害軍師,當天誅地滅,從此刻起,從孟獲者,為我川軍死敵,整肅全軍,攻銀坑洞,殺孟獲。」

「殺孟獲。」

「殺孟獲。」

劉璋長劍高舉,三軍呼號,整合漢蠻聯軍共計十六萬,凜冽向銀坑洞開拔。

孟節和周泰都緊皺眉頭,原來的攻擊計劃約定在三日後,為何突然提前?而且劉璋臉上的殺意,前所未有的濃厚,發生了什麼事?

周泰愣著原地許久,「謀害軍師」,早上的時候,聽到關銀屏傳所有軍醫到黃月英軍帳,周泰已經知道黃月英出事,整個人好像傻了一樣,軍醫皆言,藥石無救。

周泰心揪,可是更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問那些小兵,什麼消息也沒有,口封的出奇的死,周泰更加疑竇叢生。

大軍開拔,祝融從後帳轉出來,腳下還有些虛浮無力,孟節察覺有異,連忙走過去,從祝融口中,得知了孟獲先對祝融下藥,後又以烤錘大王和帶來洞主相挾,逼迫祝融毒害劉璋的事。

孟節氣極地罵道:「這個畜生,他是瘋魔了嗎?」。

昨日,孟節還想著為孟獲求情,可是現在發現,孟獲已經無可救藥。

川軍十六萬大軍壓迫銀坑洞的消息傳來,孟獲和一干蠻將急的手足無措。

「賤人,賤人,祝融這個賤人,竟然勾結劉璋,謀害於我。」

孟獲勃然大怒,想起祝融對自己態度一日不如一日,自己為她付出那麼多,竟然一點也沒有感覺,現在不但沒毒殺了劉璋,還引來川軍大軍,怎能不怒火中燒。

「來人,馬上去把烤錘大王和帶來洞主宰了,祭旗,與川軍決一死戰。」

兩名蠻兵領命而去,洞內蠻將儘是一片沮喪,朱褒道:「大王,我們還是趕快撤退吧,川軍勢力太強,我們擋不住了。」

「我們還能撤向哪?都怪你,出的什麼餿主意,現在好了吧?要是當初救援突兀骨,哪裡會有這麼被動,你怎麼不去死。」

看著怒視自己的孟獲,朱褒咬咬牙:「大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如今南疆四郡皆已投誠,蠻荒大小上千部落軟骨降敵,可是我們還有一處可去,交州。

當初在樊城,黃月英斬殺樂進,大破曹軍,曹操不得不割地求和,並將荊州益州封給劉璋,可是順帶的,交州也在封賞之列,士家家族在交州樹大根深,名義上屬漢,實際上已經獨立。

曹操將交州封給劉璋,士燮能不心存芥蒂?能不擔憂劉璋屠夫屠刀揮向交州?士燮一定對劉璋不滿,我們可以投往交州,士燮定然接納,以後再殺回南荒不遲啊。」

眾蠻將聽了朱褒的話,深以為然,紛紛點頭,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