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38章如果

第438章如果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4 22:33  字數:4541

劉璋的聲音,讓祝融羞不可抑,卻無意識地「恩」了一聲。

一個「恩」字剛出口,祝融只感覺身上男人猛地壓了下來,滾燙的硬熱剛一抽出,又狠狠貫穿了自己。

「啊,疼……嗚……」

櫻唇被封上,口舌交纏,祝融減少了一些痛苦,只一會,那破身的痛楚被體內的情慾淹沒,玉腿緊挾住劉璋的腰,似在懇求著他的施予,挺腰旋臀,讓男人盡情品嘗自己深處的濕滑,愛液被堵在裡面,隨著身上男人的衝擊,發出讓祝融臉紅心跳的聲音。

谷中汁水不住淋漓流出,祝融終於去了痛楚,藥性散遍全身,向下身凝聚,感受著飽脹的充實感不斷衝擊著慾火,心中滿溢著狂喜,體內滿漲著歡愉,祝融只覺自己就要炸開來了。

那硬物輕緩的推送,在她的最深處扭轉旋磨,用各種手法挑弄著她最敏感的地方,勾的祝融愈發情動,口中不由自主地軟語呻吟,嬌甜已極。

不知何時開始,一股強烈至無可遏止的快感,已佔有了她的身心,祝融只覺嬌軀一陣美妙的緊繃、抽搐,力氣似都消失無蹤,像是有什麼東西從體內最深處噴泄出來,隨著那舒泄,整個人似都美到了極點,一絲力氣都沒有了般地癱了下來,再也動彈不得了。

偏偏身上的男人還不就此罷手,迅猛衝擊著,泄身之後那在最深處鑽啄的滋味,比之方才強烈百倍。祝融腦中一陣陣昏茫,口中一陣陣軟綿綿的呻吟。舒服到連玉腿都酥軟了,裡頭竟像不堪刺激地又丟了一回,此時那火熱才猛地一陣抖顫,兩人的體液融合。

火辣辣的美感登時灼透周身,祝融連話都來不及說出口,腦中直冒金星,登時舒服地暈厥了過去。

祝融玉體橫陳躺在劉璋身下,緊閉著眼睛。睫毛顫動,劉璋聽著黃月英的聲音漸漸虛弱,慢慢消失,起身走到了黃月英身邊,黃月英全身都是汗水,頭髮沾濕在臉頰上,已經暈了過去。

劉璋輕輕解下黃月英。鐵鏈彷彿與黃月英的肌膚鑲嵌在了一起,拉開鐵鏈,肌膚上一條條紅線觸目驚心,看得劉璋心裡疼痛,黃月英身中烈毒,又看著自己和祝融翻雲覆雨。該是受了多大的折磨?

「月英,月英。」

清寒的月光從小窗灑進來,劉璋將黃月英抱在懷裡,輕輕喊了幾聲,黃月英安靜地睡著。

劉璋瞥見桌邊黃月英打碎的茶杯。自己剛進來,事急倉促。沒來得及看,黃月英也沒多說什麼,自己一直被動,現在想想,這房間就祝融和黃月英兩個人,如果有其他人下毒,黃月英不可能不告訴自己。

從打碎的茶杯,和桌上放得好好的那個茶杯,掉在地上黃月英的匕首,已經猜出一些,應該是祝融下毒。

黃月英在毒性爆發前,還在為自己想著怎麼收服斜刺洞。

「若祝融將主公當成了夫君……主公,如果月英明天不能想事了,你無論多憤怒,決……不……可……殺。」

難怪她會這樣說,難怪當時她不肯告訴自己是祝融下毒,一切都是為自己考慮,就算身中烈毒,首先憂心的還是自己的大業。

「月英。」

劉璋喊了黃月英一聲,緊緊地抱著黃月英,黃月英的汗水沾上身,心中莫名酸楚。

「喲,喘不了氣,咳咳。」

懷中黃月英艱難睜開眼睛,劉璋見她醒來,驚喜不已。

「月英,你怎麼樣?好些了嗎?」

「你是誰啊?為什麼抱著我?……哦。」黃月英敲了敲額頭:「想起來了,你好像是我主公,可是……主公是什麼?哎喲,頭痛。」

黃月英縴手按著頭,努力思考,可是好像理不出頭緒,很痛苦的樣子,劉璋的喜色慢慢褪去,看著黃月英,她說過,這種葯藥性猛烈,如果不及時解救,腦子會燒壞,難道……

「月英,你頭疼嗎?不要想了,放輕鬆一點,我去給你找醫生。」

「主公,頭疼。」黃月英拉著劉璋,不讓他丟下自己,可憐地看著他:「頭好疼,你抱著我才舒服些,我不要找醫生,你就這樣抱著我好嗎?」

劉璋抱緊黃月英,黃月英換了個姿勢讓自己舒服些,看著黃月英恬靜無邪的面容,與當初那個睿智明媚的女人,彷彿判若兩人,劉璋不知道為什麼,歉疚和疼惜剋制不住,淚水奪眶而出。

在銀月洞為你第一次落淚,第二次,還是為你。

祝融幽幽醒轉,才剛醒轉,連眼兒都還沒睜開來,祝融先就覺得嬌軀沉重,頗有些疲累酸疼,但又有些奇異的暢快和滿足感,尤其那幽谷當中,除了她早已熟悉的濕潤之外,更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脹脹的、麻麻的,在最深處更有一種熱熱的感覺,像是有什麼在裡頭流動著一般,偏是纖腰不過微微一動,甚至還沒起身,谷中就有一股強烈的痛楚傳來,那撕裂般的痛楚如此熱辣,疼的她柳眉一皺,差點要忍不住呻吟出聲。

連眼都不睜,祝融芳心一陣思索,這才想起昨夜的情形,眼霧朦朧,甚至都沒看清男人是誰,就在烈葯催逼下暢快地失了身,彷彿夢境一般。

芳心之中滿是害怕和羞恥之意,雖知那必是事實,自己不知不覺之間,已被男人給糟蹋了清白身子,卻仍好像身處虛幻之中,只幻想這一切不是真的。

祝融的眼兒微睜,首先就看到自己被男人姦汙之後,竟一點矜持也沒有地四肢大張,在冰冷的地上裸睡著,下身一片紅白污穢,都印證著自己已經在飄飄欲仙中失去了處子貞潔。

那男人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