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33章孟獲與祝融

第433章孟獲與祝融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3 03:12  字數:3534

「呵呵呵……」祝融不自覺笑出聲來。

「少領主,劉璋降服烏戈國大王兀突骨,三萬藤甲軍倒戈川軍,川軍擴至十六萬,威壓銀坑洞,聲威大震,在三江城為孟節封王,蠻荒部落紛紛前去朝賀,長老讓我來請示少領主,我們是不是也去?」

「大王都不在,去什麼去。」

蠻兵離去,祝融撐著下巴,看著遠方,臉上不自覺浮現出笑容:「這劉璋,文文弱弱的,竟然連藤甲軍都收了,還真行。」

「少領主。」又一名蠻兵來報:「大王派人來請少領主,速速帶勇士去銀坑洞助戰。」

「什麼大王,分明是孟獲的主義,堂堂南王之子,一介英雄,竟然落到這步田地,不是咎由自取嗎?」

祝融現在心裡只是為孟獲可惜,畢竟這麼多年了,自己對孟獲印象一直都很好,有血性,有衝勁,有勇氣,是一個堂堂正正的蠻人男兒。

卻在短短的幾個月時間,孟獲的形象在心中急轉直下,祝融覺得,畢竟這麼多年特殊的交情,孟獲落到這步田地,現在他假託父王之名來喚自己,如果自己撒手不去,實在說不過去。

「勇士就不必帶了,叫兩個人收拾一下,半個時辰後啟程。」

「是。」

祝融站起身,對著遠方一嘆:「孟獲,希望你到了這個時候,能夠幡然醒悟,我也好為你在劉璋面前求情。好歹留下一條命。」

…………………………………………………………

祝融避過川軍,穿過密林到了銀坑洞,受到孟獲熱情迎接。

孟獲心裡真怕祝融不來,這時來了,哪怕沒帶勇士,同樣驚喜萬分,席間朱褒多次示意孟獲,讓他提出叫祝融按計劃行事,皆被孟獲視作不見。

晚上,祝融在銀坑洞一個土窯中休息。孟獲走了進來。

「祝融妹妹,還沒睡呢?」

「是啊,大王有什麼事?」

「大王?你以前從來不這樣叫我的。」

「那是以前。」

「祝融妹妹。」孟獲坐下來看著祝融:「難道我們真的不能回到從前了嗎?你為什麼一定要對有些無關緊要的事情,耿耿於懷?」

「無關緊要?……好吧。」祝融輕吐一口氣:「孟大哥。現在形勢已經明朗了,劉璋十六萬大軍,銀坑洞四萬,而且士氣低落,實力相差懸殊,銀坑洞已經不可能抵擋得住川軍了,孟大哥,率軍投降吧。」

「投降?如果我投降,孟節必篡奪大王之位,那我孟獲成什麼了?」

「都什麼時候了?孟獲。你還惦記著這個大王之位?頑抗下去。只能是銀坑洞族人跟著死,你何必?孟大哥,你該醒醒了。」

孟獲臉上陰晴不定,過了許久,咬咬牙。「好吧,我投降,我不要大王了。」

「那你還是我的孟大哥。」

「但是,我投降以後。祝融妹妹,答應我,和我在一起好嗎?」

「你說什麼?」祝融凝眉。

「我們在一起,無論在銀坑洞也好,還是在斜刺洞,甚至是流浪天涯,只要妹妹在我身邊,我孟獲都無所謂。」

「孟大哥,我們已經結束了,如果你投降,我會忘記以前的事,和小時候一樣,將你當大哥。」

「我不要什麼大哥。」孟獲大吼一聲,激憤地對祝融道:「祝融妹妹,為了你,我可以放棄王位,可以向劉璋卑躬屈膝,可以放棄一切,包括我一統南荒的理想,你難道感受不到我對你的感情嗎?我為你放棄這麼多,你難道看不見嗎?」

「孟大哥,感情的事,說結束就結束了,而且,我以前也不確定愛過你,不過是父母婚姻罷了。」

「什麼?」孟獲不可置信地看著祝融,過了許久深吸一口氣:「祝融妹妹,我最後問你一句,你真的再也不願意跟我在一起了嗎?」

祝融點了點頭。

「哪怕我為你放棄一切?」

「恩。」

「永遠?」

「永遠。」

「那算了。」孟獲落寞笑了笑:「我孟獲不是強求之人,想想,能一輩子做祝融妹妹的大哥也不錯。」

「孟大哥,你能想通就好了。」祝融看到孟獲想通,也很欣慰。

「恩,祝融妹妹早些休息,哦,對了,我叫人熬了一碗安神湯,妹妹喝了就早些睡吧。」

孟獲說完走了出去,一名蠻姑端著一碗湯藥走進來。

孟獲出了洞,靠著牆壁沒有走,過了一會,突然傳出裡面有異響,立刻走了進去,只見祝融趴在桌上,渾身無力,那碗湯藥打碎在地上。

「孟,孟大哥,你給我喝了什麼。」祝融無力地道。

「祝融妹妹,你願意和我在一起了嗎?」孟獲沉聲問道,再也沒有剛才的卑躬屈膝,頗有男子氣概。

「不願意。」

「你不願意也得願意,你還不知道吧?你剛才喝的湯里,我給你加了可以讓我們永遠在一起的東西。」

「催情葯?孟獲,你好無恥,你不會得逞的。」

「無恥?」孟獲輕哼一聲,拿出一個藥包,裡面還剩下半包粉末藥物,孟獲道:「這是我專門從那些山裡人搜集來的催情藥物,只要一點,就可以讓飼養的牛羊發情,更何況我給你下了半包,等過一會,你看我們誰更無恥。」

「孟大哥,不要再錯下去了,快給我解藥,我可以原諒你。」祝融掙扎著說道。

「我才不需要你的原諒,妹妹,我給你很多次機會了,甚至願意為你放棄一切,你卻眼睛瞎了,是不是我對你越好,你越覺得理所當然?

那好,我就看看,你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