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29章我的象,我的象

第429章我的象,我的象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3 03:12  字數:3464

烏戈國有河桃花水,與銀坑洞相通,桃花水源頭桃花瘴,以致河水有毒,常人飲之,不久必死,唯烏戈國人飲之倍添精神。

烏戈國三萬藤甲軍,沿著桃花水浩浩蕩蕩殺向銀坑洞,沿途以桃花水補充體力,晝夜不停,跋山涉水,不過五日,就到了銀坑洞外。

孟獲見救兵到,大喜,吩咐酒宴,宴請藤甲軍,席間兀突骨向烤錘大王提出娶祝融之事,孟獲聽到,臉上不快,沒有發作,而烤錘大王也支支吾吾,烤錘大王是才知道帶來洞主把祝融婚事決定了。

雖然斜刺洞有習俗父母主婚,可是烤錘大王深知女兒脾性,哪敢輕易答應,只說待兀突骨破了川軍,再議論此事。

兀突骨頓時急不可耐,沒有休整,第二天就帶兵來向川軍挑戰,後面銀坑洞四萬大軍跟隨,七萬軍氣勢洶洶殺向三江城。

劉璋聞得孟獲又找了援軍,與黃月英率軍在荒野與蠻軍對陣。

「梆,梆,梆。」

大象踏地之聲,兀突骨提著兩柄開山巨斧殺出陣來,「嘩嘩嘩」,凌空揮了幾下斧頭,破空之聲遠遠可聞,加之那山一般的漢子,鋼鐵一般的肌肉,川軍著實嚇了一跳。

「哇啊啊,誰是劉璋,與本大王大戰三百合。」

兀突骨虎軀一震,虎嘯千里,嗓門比好厲害還大,川軍陣型竟出現短暫混亂,木鹿大王的野獸發出不安哀鳴。

「誰敢與我兀突骨一戰。」

兀突骨吼聲再次傳來,劉璋神色一擰,對一旁孟節道:「兀突骨,這可是烏戈國國主?」

「蜀候真是見多識廣,此人力能玩鼎。很難對付。」

劉璋點點頭:「早沒得知消息,只聽說孟獲又請得救兵來,卻沒想到是此人,其麾下三萬藤甲兵,刀槍不入,只怕火攻,只是我們火箭沒有帶足。」

「火攻?」孟節一驚:「以前兀突骨帶著藤甲兵攻城略地,全無敵手,在下還以為藤甲兵天下無敵呢。蜀候真是洞察入微。」

「傳令下去,集中軍中所有火箭,待藤甲兵進攻……」

「主公等等。」黃月英打斷劉璋的命令,看著叫囂的兀突骨身後藤甲兵,果然盔甲有異。沉眉道:「如果藤甲兵真如主公所說,刀槍不入,主公有把握在原野上交戰,將他們全部燒死嗎?」

劉璋搖搖頭,如果那麼容易全部燒死,諸葛亮也用不著,費那麼大力氣把他們引進盤蛇谷了。

「藤甲兵若刀槍不入。實力太強,若不能一舉殲滅,將是心腹大患,火攻必須留在最後。行致命一擊。」

「何須如此麻煩。」

黃月英剛說完,旁邊周泰不服氣,大聲道:「待我去殺了那畸形野人,任他多少藤甲兵。也得一鬨而散,駕。」

周泰揮起十字長柄劍。馳馬殺向兀突骨,眼睛儘是冷厲,周泰現在想明白了,作為男人,老是在黃月英身邊守著,是懦夫行為,只有建功立業,才能讓佳人刮目相看。

自加入川軍,自己還沒什麼功績,既然兀突骨和藤甲兵讓主公這麼害怕,自己把兀突骨殺了,藤甲兵不攻自破,定是大功。

兀突骨一見有川將殺來,仰天哈哈笑。

「蠻人不知厲害,看劍。」

周泰舉起十字劍,仗著馬力刺向仰天大笑的兀突骨,劍尖直指兀突骨心臟。

「呲。」

兀突骨沒有任何抵擋,周泰一劍刺上兀突骨心臟,十字劍彷彿刺在了鐵板上,兀突骨鐵甲般的厚重胸肌,生生擋住了周泰全力一刺。

「啊。」

滿以為這一刺兀突骨必死無疑,周泰用力過猛,十字劍傳回巨大反彈之力,差點將周泰掀下馬去,馳出數十步方才止住馬匹。

川軍眾將看到兀突骨用胸肌,生生擋下周泰帶著馬力的一刺,盡皆駭然,劉璋和黃月英面色凝重。

「小娃兒,誰不知厲害?再來啊,哈哈哈。」

周泰心下凜然,看到兀突骨大笑,黃月英又在陣前看著,憤怒不已,舉著十字劍再次殺來,瞅准兀突骨脖頸位置,一劍刺過去。

兀突骨坐在高高的大象上,微笑一下,將右手巨斧交到左手上,原地不動,待周泰刺來長劍,兀突骨一把抓住,生生掰斷,周泰錯馬而走。

兀突骨將斷掉的十字劍拿在手裡看了看,捏著鋒利的劍刃,將劍刃折成數段,哈哈大笑。

「小娃兒,讓你兩招,這下該輪到我了吧?」

兀突骨騎著大象沖向周泰,黃月英見周泰不是兀突骨對手,急命鳴金。

周泰在心上人眼前,十字劍被折斷,兩招下去被兀突骨戲耍,言語上侮辱,如何能咽下這口氣,聞得鳴金之聲猶自不退,見兀突骨殺來,抽出隨身佩劍,迎上兀突骨。

「哈哈,去死吧,哈哈。」

兀突骨居高臨下,揮起對於他來說是短柄斧,實際上已經長兩米的開山巨斧,向周泰砸下,周泰擅長用劍,本打算以劍之輕靈,與兀突骨糾纏。

可是那開山巨斧,就像簸箕一樣,如一團鐵雲向周泰籠罩下來,周泰避無可避,揮劍格當。才當半秒,「鏗」的一聲,長劍被打落,開山巨斧向自己壓來。

周泰急忙前伏,「唰」的一聲,開山巨斧劈在馬屁股上,馬屁股就著馬尾被劈開,鮮血狂噴而出。

戰馬受到劇痛,揚蹄嘶鳴,發狂地向川軍大陣奔去,周泰被巨斧大力震透內俯,一路口吐鮮血。

戰馬在陣前匍匐倒地,留下一灘鮮血,周泰栽下馬來,暈了過去。

黃月英看了被抬走的周泰一眼,搖搖頭,對劉璋道:「主公,此人一身肉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