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29章烏戈國

第429章烏戈國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3 03:12  字數:4680

黃月英看向好奇的眾將軍:「你們到南荒來,除了楊鋒攻打禿龍洞,還沒攻打過一座蠻寨蠻洞吧?」

川軍眾將紛紛點頭,一個蠻人將領道:「軍師,南荒洞寨多立於險要,難以攻克,能不攻就不攻吧。」

黃月英笑道:「那要是沒有勇士把守的洞寨呢?」

蠻將一愣:「沒有勇士?那和沒有險要有何區別?」

「正是。」黃月英笑笑道:「木鹿大王果然夠義氣,夠仗義,捨己為人,俠義胸懷,為了援助兄弟部落,傾巢出動,飼養的猛獸,八納洞的三萬蠻軍,都帶了出來,我看他拿什麼防禦八納洞。」

當夜,楊鋒蕭芙蓉各率一支蠻軍,沿著地圖所示,直取八納洞,木鹿大王帶走八納洞三萬勇士,守衛八納洞要口的不足千人,而且全無防備,被川軍一舉突破,成功佔領險要。

大軍將八納洞各洞口洞寨圍了個水泄不通,八納洞老弱婦幼皆抓了出來,嚴家控制。

叢林中,木鹿大王摸著一頭豹子的臉,給豹子餵食一隻兔子,嘆了口氣,木鹿大王在叢林的日子也不好過,先不說士兵缺少食物,這些虎豹蛇蠍也快餓死了,只能用人屍餵食。

木鹿大王只想著等川軍攻打銀坑洞,給川軍背後來個致命一擊,那樣也盡到自己這個盟友責任了。

天剛蒙蒙亮,樹林外傳來隱約吼聲,木鹿大王用粗手指鑽了鑽耳朵,沒聽清。

「是川軍嗎?那些兔崽子叫嚷什麼?」

木鹿大王叫來幾個士兵,幾個士兵都不說話,臉上有惶恐神色。

「怎麼?啞巴了?」

「大王。」一名蠻兵咬咬牙:「川軍說,他們攻佔了我們老家。叫我們速速投降,如果再頑抗,就要,就要燒了我們的寨子,填了我們的洞子,殺了我們的妻子兒子。」

「啊,豈有此理,漢人,卑鄙無恥下流。打不過就出陰招,可恨,可恨,恨煞我也。」木鹿大王怒聲大呼,滿面憤怒。

「大王。我們投降吧。」

「你說什麼?」

看著木鹿大王瞪著銅鈴大眼,蠻兵畏懼了一下,橫心道:「大王,孟獲的王位本來就名不正言不順,還是弒父逆子,孟節才是長子,真正的王位繼承人。就算我們八納洞與銀坑洞友好,也該幫孟節,而不是孟獲啊。」

「對啊,大王。投降吧,我們的家人都在他們手上呢。」

「大王,投降吧。」

「投降吧。」

「你們都幹什麼?」木鹿大王虎目掃了一遍眾人,怒形於色。過了許久,突然黯淡下去。撫摸著面前豹子的腦袋,失落道:「降也不是不可以,打也打不過,銀坑洞大公子還站在人家那邊,我就是氣不過,我木鹿大王一介斯文,竟栽在宵小手上,上天不公啊。」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跑進來:「大王,銀坑洞大公子孟節求見。」

「孟節?帶了多少兵?」

「孤身一人。」

木鹿大王眼珠子一轉:「請進來。」

…………

「好你個孟節,劉璋使出這麼卑鄙無恥的手段,用妻子家人要挾,你助紂為虐,竟然還敢孤身前來,不怕我的寶貝們把你咬碎嗎?」

「叮叮叮。」

蒂鍾搖動,虎豹蛇蠍發出嘶吼,向著孟節嘶啞咧嘴。

孟節微微一笑:「卑鄙無恥?孟節敢問木鹿大哥,如果蜀候沒用這種方式,大哥是不是還要幫著孟獲那逆子?除了這種方式,孟節實在想不出,蜀候能用什麼方式,可以用最小的代價與大哥化干戈為玉帛,難道大哥非要為孟獲與川軍結仇嗎?」

「我八納洞與銀坑洞世代友好……」

「孟獲已經背叛了銀坑洞。」

孟節爭鋒相對,定定看著木鹿大王,木鹿大王無話可說,一下捏緊手中蒂鍾,低下頭。

「大哥,我一個人來這裡,是相信大哥,如果大哥現在把我殺了,孟獲這個弒父逆子的位置就更穩,木鹿大哥可繼續助紂為虐。

如果大哥擔心八納洞家人,還可以孟節為人質,孟節就當為大哥放行了。

但是孟節來的本意,是希望大哥能看清事實,八納洞與銀坑洞友好,木鹿大哥卻不要好心辦壞事,害了銀坑洞。

怎麼選擇,大哥看著辦吧。」

叢林寂靜,孟節站在原地,眼神平和地看著木鹿大王,木鹿大王蹲在地上摸著豹子毛茸茸的腦袋,沉默許久。

「算了,反正打也打不過,又沒劉璋卑鄙,降了。」

孟節臉上一喜,用力拍了一下木鹿大王肩膀。

「木鹿大哥。」

「滾,趕快去給我寶貝找點吃的來,不然別叫我大哥。」

…………

木鹿大王率八納洞投降,帶領猛獸大軍助戰川軍,川軍再無後顧之憂,實力擴充至十三萬,軍威鼎盛,於三江城整軍,五日後兵發銀坑洞,與孟獲決戰。

…………

斜刺洞以南,有兄弟部落烏戈國,烏戈國是南荒境內一個小國,國人尚武,個個身強體壯,以一敵十,更有烏戈國國主兀突骨訓練的藤甲兵,刀槍不入,跋山涉水,如履平地,憑著三萬藤甲兵,烏戈國成為南荒不可小覷的勢力。

「大王開飯。」

隨著一名蠻人粗聲喊叫,四名蠻人抬著一個籠子上前,籠子里一隻青狼,一條大青蛇,數十隻蠍子在籠中爬來爬去。

蠍子,青蛇,青狼,斗的正酣,整個籠子抬到一名巨型大漢身前。

只見大漢高坐虎皮主位,從主位上站起,身長丈二,頭戴日月狼須帽,身披金珠纓絡。露出的肌肉,仿似鍋盔鐵肉,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