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26章猛獸大軍

第426章猛獸大軍 (1/3)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23 03:12  字數:4551

「好刀法。」楊鋒贊道。

「能穩接老夫一刀,你也不差。」

「在下迤西銀冶洞二十一洞洞主楊鋒,你乃何人?」

「楊鋒?」劉璋突然想起杜微給的玉佩,神色猛然一擰。

「住手。」

兩千川軍皆東州精銳,列陣迎敵哪是蠻軍能沖得開,川軍停手,蠻軍順勢罷斗,劉璋在好厲害護衛下走上前,上下打量楊鋒:「你就是楊鋒?」

「迤西銀冶洞二十一洞洞主楊鋒,你是何人,可是要拖延時間。」

「就算不拖延時間,你也未必能衝破我軍陣。」

楊鋒左右看看,自己自詡武藝,卻不是那名老將對手,手下精銳蠻軍也不是對方兵陣對手,毫無把握在川軍援軍趕到之前,衝破戰陣離去。

「我只問你,你可認識此物?」

劉璋向楊鋒亮出杜微玉佩,楊鋒本不以為意,仔細一看,眉頭皺緊,劉璋一把扔了過去,楊鋒仔細察看,大驚:「這是杜先生之物?怎麼會在你手上?你把杜先生如何了?」

杜微十三歲從巴西遷入南中,潛行學習,是南中少有的漢學高人,楊鋒偶然遇見,仰慕不已,曾拜杜微為師,雖學不久長,也有師徒情誼。

這塊玉佩是杜微隨身之物,楊鋒深知杜微不可能輕易與人,從劉璋手上見到,自然大吃一驚。

「此乃杜微先生贈與本侯。」

「贈與?何以為證?」

「另外還贈有南蠻地形圖,要不然我川軍為何能如此輕捷進入蠻荒。」

楊鋒仔細思量,杜微繪製南蠻地形圖,楊鋒是知道的,但這幅地圖太過重要,沒有地圖。一般軍隊休想進入蠻荒,杜微不可能輕易示人,若不是劉璋有過人之處,就算把杜微殺了,也得不到地圖。

而且自己和杜微的關係少有人知,如果玉佩是劉璋搶的,斷不可能見到自己就亮出玉佩,必是杜微說與劉璋無疑。

「原來是杜先生的朋友,楊鋒失禮。」

楊鋒下馬向劉璋拜禮。突然一愣,想起剛才劉璋的言語,加上面前之人,雖然文弱,卻有君主之風。驚道:「你就是蜀候劉璋?」

「對我家主公放尊重些。」好厲害大聲道。

劉璋微微一笑:「在下正是。」

「啊?」楊鋒一驚,著實沒想到自己與孟節天天談論的人,三年時間崛起的頭號人物,竟然在這裡遇見,向後面大喊道:「孟大哥,是蜀候駕到,杜先生的朋友。」

…………

劉璋被楊鋒請入黑風洞做客飲宴。席間找來蠻姑舞劍助興,這些蠻姑個個身材曼妙,露出小腹,麥色皮膚分外誘人。可是劍舞卻不是漢人中女劍一般花架勢,儘是真功夫。

「洞主,你這些女兵劍術不錯嘛。」黃忠哈哈笑道,與楊鋒雖只有一招。但是黃忠知道,楊鋒武藝雖不如自己。卻也不差,習武之人惺惺相惜,現在化敵為友,自然多了一分親近。

「哈哈,黃將軍見笑,蠻荒之人,坐井觀天,不值一哂。」

劉璋道:「今日取水,實不知是洞主轄地,還請見諒,只是要過這四毒泉,瘴氣林,需萬安溪水,安樂泉水與薤葉芸香,還請洞主寬容。」

「呃。」楊鋒一擺手,無所謂地道:「蜀候駕臨,區區一點泉水樹葉算什麼,儘管採去,只要不砍了我樹,堵了我泉就……」

「等等。」

楊鋒正說著,孟節笑著插嘴:「蜀候,這萬安溪水,安樂泉水,雖是地里冒出來,永無枯竭,這薤葉芸香雖是樹上長的,年年反覆,但是它畢竟是一路財貨,一方奇物,哪能隨便取了去。」

「孟兄弟,今日你怎麼變得如此小家子氣?」楊鋒疑惑道。

孟節笑眯眯地不以為意,對劉璋道:「蜀候若要取泉水和薤葉芸香,需答應我一個條件。」

「哦,這位兄弟說來聽聽。」劉璋墊著酒杯看著孟節。

「封我楊鋒兄弟漢人官職,助蜀候征戰天下。」

楊鋒劉璋聽得都是一驚,劉璋道:「這有何難,本侯恩政五道,其中就有賜蠻區首領爵位,而且若隨征川軍,更有封賞。」

「非也。」孟節擺擺手:「是正式賜予漢人官職,將我兄弟領地及軍隊,皆給予正式漢軍稱號,並非隨征軍,簡單說,孟節請求蜀候封楊兄弟為銀冶王,迤西銀冶二十一洞,皆劃歸漢土,人口皆為漢民,劃分郡縣,皆為楊鋒兄弟食邑。」

「我明白了。」劉璋沉吟道:「是要本侯封楊鋒洞主為王,統管迆西銀冶二十一洞。」

「這對蜀候並沒有什麼損害吧?迆西銀冶二十一洞本就是我兄弟的地方,而作為王國納入漢土,何樂而不為?」

孟節說著嘆了口氣,對劉璋道:「蜀候不知道,我等雖避居南方,卻無一時一日不在思念漢室,夢想重歸漢人,但是蠻荒邊遠,不達中原,志不能遂,終日只能飲酒解悶,幾個志同道合,還能殘憶漢室者,吟詩抒懷。

今幸蜀候到此,對我蠻人寬容,恩政五道,皆為收蠻人之心,讓漢文化威服南荒,豈不是天賜良機?

蜀候五道恩政,賜爵賞銀,遷移蠻民,徵調蠻軍,不都是為加速蠻區與漢土的融合嗎?如果蜀候冊封楊鋒兄弟為王,至少在名義上,迤西銀冶二十一洞的廣袤領土,皆為漢地,蠻民皆為漢民。

只要政策持續,蠻民潛移默化,兼且楊鋒兄弟治理,普及漢文,必能真正收攏這塊領土,思來想去,此舉對蜀候有利無害,而可慰我邊人之心。」

「請蜀候成全。」楊鋒慨然下拜,孟節所說正是楊鋒心中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