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24章最後失去理智一回

第424章最後失去理智一回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9 06:24  字數:3401

「如果黃姑娘能活過來,怪我玷污了她清白,我周泰大不了以死謝罪。」周泰一臉決然,劉璋正要說什麼,這時長青和尚走過來,對紅葉道:「師父,可以用這個代替嗎?」

只見長青手上拿著一個橡膠吸子,紅葉一喜:「當然可以。」

醫生將吸嘴對準腐爛的傷口,向外抽出污血,直到血液變成紅色,至始至終,黃月英沒有任何錶情變化,毒性已經蔓延她全身了。

這樣下去,其實劉璋也知道,解藥草根本不可能找到,黃月英必死無疑,可就是不願相信。

深夜,醫生和眾人都退了出去,只有劉璋,蕭芙蓉,和周泰還在大帳中,周泰站在角落一動不動,蕭芙蓉站在劉璋身後,劉璋靠在椅背上閉著眼睛。

「主公。」

一個虛弱的聲音傳來,劉璋猛地睜開眼,看向床榻,黃月英已經醒來,只是除了睜著黯淡的眼睛看向劉璋,連手指頭都動不了一下。

「月英,你醒了,你覺得怎麼樣?好些了嗎?」劉璋一下子坐上床榻,緊緊握著黃月英的手。

「你說呢?」黃月英看著劉璋,嘲笑了劉璋一下,虛弱地道:「看主公這個樣子,就知道主公沒有好好當主公,一個君王,怎麼能因為一個軍師失去理智。」

「你不要說話,好好休息,好好養傷。」

「我自己的身體自己還不清楚嗎?現在醒來,這是迴光返照了吧?看來我活不了多久了。」黃月英淡淡地笑了一下。

「你說什麼傻話。什麼迴光返照,剛才醫生才給你用了葯,你一定會沒事的,很快就會好起來,你還要領軍打仗,還要幫我出謀劃策,你還有你師傅的囑託,還有我們共同的理想啊。」

劉璋說著,說到最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是捏著黃月英的手越捏越緊。

「你說過要幫我一統天下的,還說過如果我死以後,你會好好輔佐劉循,可是現在我活的好好的,你怎麼能死,你不是算無遺策嗎?怎麼能信口開河。」

劉璋握著黃月英的手,撐在臉上,黃月英感到手指傳來一點點濕潤,黃月英臉上的笑容慢慢隱去。抽回劉璋握著的手。

「主公,聽我說。」

劉璋想阻止黃月英傷神說話。黃月英擺擺手,沉聲道:「主公的大業,永遠該放在主公心裡第一位,從前是如此,將來更該如此。

大業比主公的性命還重要,更何況一個黃月英,主公決不能為月英失去理智,那樣月英在九泉之下也不會瞑目的。

主公聽我說,現在荊益民心歸附。將士用命,正是一片大好的時候,少個月英沒什麼打緊,主公還有法正,王煦,杜微是當世聾傑,也可想辦法請他出山相助。這些人才能都不在月英之下。

主公內政有黃權李嚴蔣琬,謀士有法正王煦杜微,上將有張任魏延,還有黃忠周泰好厲害等一干猛將。鄧芝吳班等一干智將,再加上衛溫的精銳水軍,只要勵精圖治,問鼎天下的必是主公,主公大業必成。

所以月英求主公,不要在任何時候失去理智,不要在任何時候忘記自己的身份,不要在任何時候遺忘自己曾經的理想。

如果可以,主公請將月英放進功臣閣,待主公成就大業那一天,我要主公親自給我說,那樣,無論月英在那裡,月英都會為主公高興。」

「月英。」

劉璋終於沒忍住,一滴淚水落下來,掉在了床單上,這是來到這個世界三年來,第一次落淚。

黃月英艱難伸出手,輕輕擦乾劉璋眼角的濕痕,「主公,向月英保證,這是主公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落淚。」

淚水沒有再流下來,那一滴淚水已經包含了全部,劉璋再次握緊黃月英伸到面前的手,鄭重道:「月英,我喜歡你,除了大業之外,能夠娶你,是我劉璋這一輩子最大的心愿。」

蕭芙蓉和周泰同時看向劉璋,周泰的眼光轉向黃月英。

黃月英愣了一下,浮出淡淡的笑容,「主公能把大業放在第一位,月英就放心了,好了,月英要睡了。」

黃月英閉上眼睛,過了許久,劉璋輕輕在黃月英的唇上吻了一下,將黃月英的手放進被中,緊緊壓了被角,轉身離開,劉璋已經三天兩夜沒合眼了。

蕭芙蓉跟著劉璋走了出去,周泰站在原地,劉璋吻黃月英的畫面在腦海中定格,原本僵硬的身體,更加僵硬。

…………

銀月洞的人被關押在幾個大帳棚內,他們沒有藥物,三日下來,大部分被蛇咬過的都已經死亡,卓瑪拉依砍斷了受傷的手臂,可是在那以前,已經有毒素侵入血液,還是沒有遏制毒性蔓延。

加上失血過多,現在已經奄奄一息。

「雀兒。」卓瑪拉依拉著雀兒的手:「雀兒,我不行了,因為我,讓銀月洞遭受滅頂之災,你是我們族中最善良最得人心的女子,這洞主之位,我就拜託給你了。」

「不,雀兒何德何能,雀兒才十七歲,卓瑪姐姐怎麼能將這麼重的擔子扔給雀兒,卓瑪姐姐不會有事的。」雀兒哭泣著。

「雀兒,你聽著。」卓瑪拉依咳嗽兩聲,用盡全力道:「我將洞主之位讓給你,因為只有你才可能救全族的人,如今我們與川軍結下生死大仇,而沒有殺劉璋,孟獲也不會放過你們,我思來想去,還是只能依附川軍。

可是現在劉璋一定對我們恨之入骨,只有你,雀兒,我們這裡只有你能去求你的夫君,求他向劉璋求情,饒過銀月洞族人,為此,我們可以犧牲任何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