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23章吸毒

第423章吸毒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9 06:24  字數:3439

祝融和一百多個斜刺洞族人在一處山洞裡避雨,族人生著火堆,讓她來烤一下,祝融抱著雙膝在黑暗的角落一動不動。

族人已經勸過她了,斜刺洞的人早對孟獲不滿,都覺得孟獲這樣人根本配不上少領主,可是祝融怎麼可能那麼輕易釋懷。

從小自己就和孟獲有婚姻之約,直到這次出征,正式定下親事,祝融不知道什麼是喜歡,可是如果要找個人跟自己成親,祝融從來沒懷疑過那個人是孟獲。

哪怕自己從來不表露,可是心中要裝下一個男人,想著一個男人,那也只能是孟獲。

自己早做好了與孟獲過一輩子的打算。

可是變化來得好快,讓人始料不及,讓人心碎冰谷,就在孟獲舉著狼牙棒砸向孟堯那一瞬間,祝融就感覺自己的世界全部黑暗了。

自己從小敬佩的大哥,自己的未婚夫婿,自己心中有氣概的英雄,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怎麼能殺了自己親生父親。

波大爾多是比武而死,自己原諒了他,可孟堯是他父親啊,祝融心裡不斷拼湊起孟獲的樣子,不斷地破碎,最後碎落滿地。

「你來幹什麼,要將我們趕盡殺絕嗎?」

「要麼殺進來,要麼滾出去。」

洞外蠻人一陣喧鬧,祝融抬頭看去,孟獲單槍匹馬而來,完全沒看到斜刺洞族人的刀光劍影,只看到了一旁黑暗中蜷縮在一團的祝融,向祝融走來。

「孟獲,你滾。」斜刺洞族人大喊。

「再前進一步,我就不客氣了。」

孟獲毫無顧忌,在刀槍劍戟燦如霜雪的斜刺洞族人中走向祝融。將生死置之度外,扔了狼牙棒,毫不防備可能從兩旁刺來的蠻刀。

祝融慘笑一下:「他還是那麼英雄氣概,可是為什麼,我再也生不起佩服的念頭。」

自己從小刻苦練武,就是為打敗孟獲,可是這僅僅是因為崇拜孟獲,就算自己打敗了孟獲,就算自己知道孟獲不再是自己對手。當孟獲召集族人誓死抗敵,當孟獲提著狼牙棒迅猛衝殺時,他在自己心中,還是一個鐵血虎膽的英雄。

可是現在,自己再也找不到那種感覺。現在,他這樣做算什麼?

「祝融妹妹,你還在生我氣嗎?」孟獲看著祝融,祝融看著黑暗。

「我知道這件事你不會理解,但是你要想,我策劃這麼久,就是為了殺死劉璋。只要劉璋死了,我們南荒才能迎來光明,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南荒作想啊。

可是父親他幹了什麼?三番五次要投降就罷了,還結連叛黨搶走草藥。要幫助我們最可怕的敵人,這不是將整個南荒都出賣了嗎?我怎麼能允許他這樣做?」

祝融沉默著,這時候,孟獲的這些話。讓她感到可笑。

「你以為我想殺他嗎?之前為了不讓他帶軍投降,我不得已軟禁了他。朱褒勸了我多少次,要我殺他以絕後患,可是我做了嗎?我沒有,因為我還顧念著父子之情,也相信作為父親的他,終將有一日會理解我。

可是他幹了什麼?今天要是我不殺他,就讓那些叛軍將解毒藥草帶走了,救活劉璋,對我們南軍來說是滅頂之災,殺死劉璋是唯一的活路。

為了南荒的活路,我不得不這樣做,可是他竟然臨死還擺我一道,祝融妹妹你知道嗎?他竟然聲東擊西,把草藥帶走了,你說他心裡還有我這個兒子,有我們南荒的數十萬族人嗎?

難道我不該殺他嗎?祝融妹妹,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應該是最了解我的,我從來不覺得我做錯了什麼,別人的話我都可以當放屁,可是你怎麼能不相信我?」

「是啊,我了解你,我今天才了解你。」祝融對著黑暗悠悠說著:「你軟禁大王,殺了大王,是為南荒,還是為你自己,恐怕你連自己都騙了吧。」

「祝融妹妹,你終將有一日會理解我的。」

「那就等到那一日再說吧。」

「祝融妹妹。」孟獲見祝融沒有一點原諒自己的意思,放緩了聲調:「小時候,每次我做了什麼,你也是這樣跟我慪氣的,過幾天你才會知道我做那些的苦心,你又會來和我和好。

這次我們也這樣好嗎?你先跟我回去,原不原諒我都沒關係,等我光大南人那一天,你就會知道,我今天做的,才是最有利於南人的。」

「對不起,我沒那個耐心了。」祝融看向孟獲,冷冷地道:「如果你不肯離開的話,我只好刀劍相向了,不要逼我,孟獲。」

這是祝融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孟獲感覺一顆心都跌入冰窖,想起還有大軍,大軍正在敗途,如果不儘快收攏,恐怕得被川軍殺絕,只得退出山洞。

「祝融妹妹,你等著,總有一天,你會知道我做的是對的。」

遠遠傳來孟獲的聲音,祝融慘淡地笑了一下,她對孟獲冷漠,不過是掩蓋內心的傷痕,未婚夫婿變成弒父逆子,祝融頭埋進膝蓋里,嚶嚶哭泣,壓低聲音沒讓任何人聽到。

樹林外,一群川軍冒雨接近山洞,「高將軍,那裡有火光」,一定有蠻軍敗兵。

「包抄,全部捉了。」

…………

銀月山,川軍軍營,一群蠻醫和紅葉在為黃月英診治病情,劉璋坐在一旁,臉上一臉憔悴,雙手手掌蓋著臉,眼神獃滯地看著房頂,腦海中全是黃月英的音容笑貌。

從第一次在她婚禮上遇到她,細雨綿綿,就和現在的天氣一樣,黃月英藏下了龐統的信,和龐統一起哈哈大笑,交相輝映。

一起坐在高高的卧龍崗上,一起淋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