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22章子殺父

第422章子殺父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9 06:24  字數:4610

孟獲蠻軍大營,幾名蠻兵守在一座帳篷前,突然從後面冒出幾個蠻人,將站崗的蠻人打翻在地,一個蠻人頭領急忙沖入帳中。

帳中有兩名蠻兵,看守著捆綁的蠻王孟堯,蠻兵看到來人一驚:「董荼那,你要幹什麼?」

雪亮的刀光閃過,董荼那左右一刀,將兩個蠻兵砍翻在地,急忙上前去解孟堯的束縛。

「董荼那,你怎麼出來的?怎麼來了這裡?」孟堯驚問道。

「說來話長。」董荼那一邊給孟堯解繩子一邊急聲道:「屬下被抓第二天,就向小王說好話,說自己服從他命令,小王知道我手下也有許多忠心勇士,害怕生亂,就把我放了出來。

昨天蠻軍大軍出動,防禦稀鬆,屬下這才有機會來救大王,屬下來遲,還請大王恕罪。」

「蠻軍大軍出動?又要打川軍?」孟堯驚道。

「何止。」董荼那將繩子甩開,扶著孟堯往外走,外面董荼那的親信緊張把風,「這次小王設下陰險毒計,利用劉璋親信大將好厲害的情人雀兒,讓銀月洞詐降,誘騙劉璋參與銀月洞黑龍祭祀,進入黑塔,用收集來的數千條三步倒劇毒蛇暗害劉璋……」

「什麼?」

董荼那還沒說完,孟堯瞪大眼睛望著他,停住了逃跑的腳步:「你說什麼?孟獲在兔崽子竟然這樣害劉璋,他想過後果嗎?……不行,不行。」

孟堯急的手足無措:「不行,我們得想辦法救人,不然孟獲會給南荒惹來滅頂之災。」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大王你也知道三步倒,正常人中毒最多半日就得斃命。今日就是黑龍節,我們就算現在趕去,也救不了他了。」

「趕不去也得趕,如果劉璋死了,他的兒子必視我們如生死仇敵,必然傾荊益之兵攻打南荒,川軍步軍三十萬,我們如何與敵?如果劉璋沒死,我們更是馬上就有塌天大禍。董荼那,你像南荒族人都死絕嗎?」

「大王。」

董荼那叫住就要衝出營門的孟堯,「三步倒的解藥草在銀坑洞以西,而且現在根本不是解藥草生長的季節,就算我們現在趕去。也於事無補啊。」

「難道他孟獲敢用劇毒,還沒有解藥嗎?」孟堯怒吼道。

「三步倒見血封侯,小王當然怕自己人受傷,可是解藥都在主營放著,那裡都是小王的親信啊,恐怕就算大王你……」董荼那看了孟堯一眼:「大王你去,那些人也未必會交出來。」

「反了他了。」孟堯狂吼一聲。可是這才發現自己真的駕馭不住孟獲這頭猛虎了,孟獲掌權,排斥異己,鞏固人心。現在蠻軍中都是他的親信掌權,自己調不動一兵一卒,就靠董荼那這點人,出營都難。更別說沖入主營搶解藥。

這時董荼那突然眼睛一亮:「大王,我倒是想到一個辦法。只是……」

「都這個時候了,還有什麼顧忌。」

「小王為了讓銀月洞人俯首聽命,將銀月洞的上千勇士都羈押了起來,關在右翼營,那裡的防禦沒有主營嚴密,我們可以先攻右翼營,再聚集銀月洞的人攻主營,搶出解藥草,只是如此一來,我們就要自相殘殺了。」

「那總比整個南荒面臨滅頂之災來得強。」

…………

孟堯與董荼那殺向右翼營,右翼營蠻兵猝不及防,被打的大敗,董荼那救出銀月洞勇士,孟堯以蠻王身份號令銀月洞勇士和董荼那的勇士,銀月洞的人早對卑劣的孟獲不滿,跟著孟堯一起殺向主營。

主營有上千蠻兵把守,孟堯的兵力稍多,又有大王的身份,迅速突破,沖入大營中,逼供之下,終於找到三步倒解藥,率領全軍出營,往銀月洞奔去。

…………

一道荒坡,孟獲率著不到一萬的蠻軍狼狽奔逃,就在昨日,先鋒蠻軍三萬成功攻入銀月洞,川軍大亂,孟獲滿以為可以將川軍一網打盡,沒想到還沒過兩個時辰,就傳出蠻軍遇伏,三萬蠻軍盡沒於銀月山上的消息,

接著川軍在黃忠高沛鄧芝等將領率領下,殺出銀月山,與後面的大股蠻軍遭遇,川軍對蠻軍的陰毒充滿悲憤,無論裝備士氣殺氣都遠甚蠻軍,突然逆襲,殺得蠻軍大敗,七萬蠻軍被打得漫山遍野逃跑,七零八落,蠻將紛紛四散奔逃。

孟獲的中軍也只剩下不到萬人。

一路風聲鶴唳,蠻軍人心惶惶。

「報告小王。」一名蠻兵飛奔過來。

孟獲怒聲道:「是川軍追來了,還是又有蠻軍大敗,不用廢話,滾下去。」這一天一夜,孟獲聽這兩個消息已經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早已不耐煩。

「不是,小王。」蠻兵急聲道:「董荼那背反,率領三百族人放出大王和銀月洞的人,還搶了三步倒的解藥草,正向銀月洞方向奔逃。」

「什麼?你說什麼?搶了解藥草?」孟獲怒沖鬥牛,昨日雖沒親見,但從先鋒軍殘兵回報的消息,川軍的確出現混亂,後來殺出的川軍又俱是悲憤,一定有大人物中毒,說不定就是劉璋。

好不容易計議完全,孟獲怎麼可能讓劉璋得出升天,聽得竟然是前幾日向自己獻媚的董荼那和自己的親生父親搶走藥草,要去救蠻人的敵人,孟獲怎麼能不勃然大怒?

「早說大王已經瘋了,董荼那作死叛賊,賣族求榮,必須殺掉。」孟獲大喘粗氣。

朱褒道:「你說大王和董荼那向銀月洞方向而去,人呢?」

「走了五里外一條小道,剛過去不久。」

「小王,還來得及。」朱褒對孟獲道。

「跟我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