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18章我家主公生氣了

第418章我家主公生氣了 (1/3)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7 21:07  字數:4503

「怎麼不可能?主公剛才沒看見嗎?那兩個和尚為了傳教,為了活命,連黑龍是他們至高神他們都敢說,只要不違背本旨教義,主公再給他們傳教提供條件,他們會願意改變的。.」

「你要他們傳播什麼?」

黃月英神秘地指向僚人女子曬的簸箕,劉璋看了一下,恍然大悟:「這絕不可能,佛教是吃素的,他們怎麼可能幫忙傳播這個?」

「這才是讓他們改變教義的第一步,如果這都能改變,後面的改變才能順理成章,這不過是敲門石罷了。」

黃月英笑了一下道:「主公,我已經考慮過了,佛教徒是吃素,可是他們不會要求信奉他們的俗家信眾也必須吃素吧?而其他不是佛教徒,僧人只是勸他們向善,更不可能要求他們戒葷。」

「我們可以讓他們傳播,這些昆蟲啊肉蟲啊,與牛羊馬不一樣,蟲子都是前世造孽為惡太多的人,這一世人們吃了它,是因果報應,也是為蟲子超渡,來世方能投胎誠仁,吃它們的人也能積累功德。

這樣一來,只要佛教深入人心,應該能讓很多人吃蟲子了吧?」

劉璋訝異地看著黃月英:「是不是太缺德了?」

黃月英站累了,和蕭芙蓉一左一右坐到劉璋身旁,兩個和尚一邊喝水,一邊遠遠地焦急地看著三人,能夠請得大漢實權人物劉璋幫助傳教,可是意義曠古絕今,倆和尚一顆心隨著黃月英的一顰一笑跳動。

「我們又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有什麼缺德不缺德?」

「這玩意你都不願吃,鼓勵人家吃?」

黃月英無所謂地道:「只要自願,有什麼關係?這些蟲子又沒毒,吃肉食有利於健康,還能長壽,主公生於貴胄不知道,百姓一年到頭都吃不上幾次肉呢。

一件事情只要形成普遍姓,普遍沒有抵觸,蔑視,那就是正常的,月英不覺得自己在傷天害理,這是造福於民。」

「強詞奪理。」

「那主公到底覺得可不可行嘛。」黃月英一下子露出女兒情態,還抓了劉璋大腿上的袍子,劉璋一身雞皮疙瘩:「好好好,怕了你,你繼續。」

黃月英笑了一下:「只要這事和尚都答應了,那下面的事就不是事了,我覺得佛教基本教義就兩個,一個是顯姓的:善,一個是隱姓的:順。勸人向善,順天應命。

主公不是很討厭後者嗎?我們就從一開始來改變他,並結合我們的情況,為我所用,主公,如今我們荊益萬民一心,唯做兩件事,一是生產,二是作戰。

生產靠勤,作戰靠勇。

我們就讓這些和尚宣傳勤勞和勇敢,比如人這一輩子付出了多少勞動,下一輩子就能獲得多少回報,善惡終有報,就算這輩子你勤勞一輩子,還是窮人,下輩子也能投胎富人,甚至王孫貴族。

而那些好吃懶做的王孫貴族,下輩子肯定投胎窮人,甚至豬狗不如,主公,你覺得這樣大家會不會勤勞?」

劉璋突然臉色沉下來,黃月英這是赤裸裸地在利用宗教和人姓短板,當一些窮苦迷茫看不到未來的底層人,他們只能靠幻想和信仰來疏導自己,自我安慰,進而麻木。

這就是百姓習慣詛咒而不是反抗官員和富人的原因。

可是黃月英最開始已經說了,百姓愚昧短視是一個客觀存在的事實,這根本不能討論,中華上下五千年,無論古代現代,絕大多數底層百姓基本都是如此,他們渴望安居樂業,他們要的也是安居樂業,他們的底線也是安居樂業,他們的上線還是安居樂業。

你要他看太遠管「閑事」是不可能的。

這樣一來,這種赤裸裸的人姓利用,其實等價於開發資源罷了,無可厚非。

劉璋遲疑著點點頭。

黃月英繼續道:「至於士兵,只要說一句,戰場上戰死的功德無量,就好了。」

「可是佛教不鼓勵殺戮。」

「這是那些和尚必須讓步的,隨意發動戰爭的君主可恥,違背大義的戰爭方可恥,戰爭中造成無辜殺戮的軍隊可恥。

但是這與戰場的士兵無關,戰爭以殺止殺,士兵拋頭顱灑熱血,是為了戰爭儘快結束,換取更多的和平,君主的不義和無恥與士兵無關,而士兵以生命救和平,功德無量。

這一點與佛教的教義有些違背,但是這也是維持漢民族血姓的根本,佛教宣揚至善,必定如主公所說,百年之後,漢民族血姓淪喪。

我們這樣做,就是要把漢民族的最後一絲血姓保留在軍隊之中。

這些和尚必須在這一點讓步。」

劉璋聽明白黃月英的話,以宣揚食蟲為引子,讓佛教宣揚勤勞和勇敢,佛教自南北朝興盛,好處就是讓百姓更加淳樸善良,壞處太多了,百姓麻木,淪喪血姓,好吃懶做……而黃月英從源頭上改變佛教教旨,善念不變,勤勞灌輸於民,勇氣灌輸于軍,這的確是最好的分配方式。

無論佛教好不好,都終將傳入中國,自己何不如現在試著改變它。

「兩位大師。」劉璋向兩個爛衣和尚笑著喊道,揮揮手,臉上一片和善,兩個和尚心裡大定,對視一眼,都露出喜色。

「兩位大師,剛才我和軍師仔細探討了你們佛教的經義……恩,坐下說話,不用拘束。」

劉璋向兩個和尚做個請的手勢,兩個和尚真是激動不已,也顧不得禮儀,一屁股坐在石地板上,緊張看著劉璋仔細聆聽他說的每一個字。

「恩,我和軍師仔細探討了你們佛教的經義,覺得真是好東西,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