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09章捎點東西

第409章捎點東西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5 04:45  字數:4628

「益州劉璋,有事求見杜微先生。」

杜微沒看見,將竹簍里的草藥分門別類,放進幾個柜子里,正要背著空竹簍出門,才看見劉璋晃蕩的字。

皺了下眉,接過紙筆,寫下兩個大字:「不見。」

兩個字筆力蒼勁,龍飛鳳舞,不但好看,還自帶一股氣勢,比起一旁劉璋狗爬一般的字,劉璋終於弄懂一個成語的意思:「相形見絀。」

可是……不見。

「征伐南蠻,地理不熟,求地形圖。」劉璋又寫了幾個字。

「沒圖。」杜微說了一句,背起竹簍就要出門。

「先生也是漢人,為何不支持漢軍安撫蠻夷?」

杜微看了站在門口的劉璋一眼,劉璋只得讓開,杜微背起竹簍就走。

「這人怎麼這樣,主公親自登門,看他傲的。」好厲害不滿地看著杜微,可是想到杜微根本聽不見,罵了也白罵,對劉璋道:「主公,我們走吧,這老頭看樣子撅得很。」

「走?走了你給我畫圖啊。」

地形圖對川軍來說事關重大,劉璋不滿地看了好厲害一眼,跟了上去。

杜微背著竹簍踩著青苔石走過一片潭水,劉璋跟了上去,瀑布嘩啦啦的聲音盈滿腦海,濺起的水霧隨著岩穴的冷風打在劉璋身上,差點在石頭上摔進潭裡。

杜微耳背,似乎沒注意到後面有人,到了一片懸崖後,用繩子拴在樹上,掉下去採藥,劉璋上前看了一眼,幽深的深谷。差點腦袋都暈了,可是還是抱緊樹榦,努力睜著眼睛往下看。

「主公,走吧,這種人……說不定根本沒有什麼圖,或者他心向南中人呢,不願獻圖。」

「別廢話,等一天一夜,誠意盡到。不給就走。」

「一天一夜?」好厲害苦著臉,這竹林深谷,這還是秋天就冷的不行,那竹屋也不像能睡下三個人的樣子。

就在這時,劉璋朝好厲害揮揮手。指著下面道:「看看,看看,那是什麼?」

好厲害趴到懸崖邊往下看,只見懸崖上有一株草藥,可是周圍都是光禿禿的,杜微繩子掉下去後,無論怎樣就是夠不著。杜微不斷盪著身體,希望能割下來。

「那是七色草,是一種草藥,南疆很多。可是真正有七色的不多,這一株能長這麼好,肯定賣得很貴,難怪那傢伙想要。」

「那你幫幫他。」劉璋道。

「憑什麼?」

「快點。」

「哦。」

好厲害抓起繩子往右邊一扯。杜微只感覺一股巨大的離心力從繩子傳過來,差點被甩飛出去。在空中盪了個弧圈,驚魂未定地停下來,一臉怒容地看著懸崖頂只露出兩個頭的劉璋和好厲害。

「你輕點。」劉璋不滿地看了好厲害一眼。

好厲害哦了一聲,控制力道,將繩子往右邊移動了一些,杜微終於夠上了七色草,收進草簍。

劉璋和好厲害等了一下午,直到山澗遁入昏暗,杜微才爬上來,還是沒理會兩人,徑直回了竹屋,劉璋和好厲害也跟著回去,在竹屋外面等候,向裡面看了一眼,杜微在做飯。

「唉。」劉璋嘆息一聲,看來真得過一夜了,明日一早,如果杜微還是不給地圖,自己誠意也盡到了,那也只有……搶了。

如果杜微真畫了圖,劉璋就不信這麼大個竹屋藏得住。

裡面的傳出飯菜的香味,看來杜微還是個做飯能手,勾的劉璋都吞了兩口口水,拿出隨身帶的蔥花餅,冷硬冷硬的,遞給好厲害五塊,自己拿了一塊吃。

「恩。」

這時杜微突然走出來,手上各端著一碗飯,上面蓋了一些菜,遞到劉璋和好厲害面前。

冷的時候,熱騰騰的飯食是最吸引人的,好厲害感動地接過一碗,立刻大吃起來,連呼好吃。

劉璋接過飯菜吃了一口,也覺得不錯,只以為杜微改變心意,剛說了一個「圖……」字,杜微又進去了。

劉璋吃飯時才發現,這「碗」是切開的竹筒,能有這麼大的竹筒,當真少見,現在想起來,走進山澗的時候,竹子都很大。

杜微做的飯確實好吃,吃完意猶未盡,好厲害向裡面張望一眼,杜微又在生火,好厲害道:「主公,他是不是在給我們做第二碗呢?」

「就知道吃,好像是在熬藥。」

「哦,是勒,山裡人都要熬藥的,生了病沒人醫,只能靠自己,熬藥和煮飯洗衣服一樣平常。」

夜深人靜,偶爾貓頭鷹發出凄厲的聲音,好厲害呼呼大睡,劉璋覺得有些冷,睡不著,看著明澈夜空的星星,耳邊遠遠傳來山澗的瀑布聲,清幽而空靈。

「進來吧。」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來,劉璋向後面看一眼,杜微還在熬藥,火光映透在滄桑而堅毅的臉上。

劉璋拿著紙筆走了進去。

「蜀候為何征蠻?」

「安定南疆。」

「安定南疆如何?」

「開通絲路。」

「不是為爭霸天下嗎?」

「當然也是為爭霸天下,無後顧之憂。」

杜微望著火光搖搖頭,「當年的益州牧,今日的蜀候,天差地別啊,亂世改變一個人的本性,竟能如斯,真是不可思議。」

「問蜀候兩個問題。」杜微道。

劉璋一下緊張起來,這是要考自己了嗎?自己詩書經典什麼的可啥都不會,也不敢保證自己長篇大論就能讓杜微滿意。

「但問無妨。」「妨」字的勾打偏了。

「蜀候知道杜微身世嗎?蜀候知道當年杜微為什麼棄官嗎?」

「先生梓潼涪人?」

杜微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