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07章我娶定你了

第407章我娶定你了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3 23:25  字數:4543

劉璋和黃月英決定後半夜偷渡,立即召集眾將議事,下達偷襲命令,命令過河之後,聽軍師吩咐,不俘虜,只殺人,能殺多少是多少,五溪軍與川軍皆摩拳擦掌,只待大戰。

將士集結,沒有喧嘩,劉璋正要去取牆上的劍,突然一名士兵進來稟道:「主公,商人尹柏來訪,說有大事相商,是否接見。」

「尹柏?他來幹什麼?」劉璋沉吟:「放進來。」

「草民參見蜀候。」尹柏帶著一名僕役下拜。

「尹公子不必客氣,本侯公務繁忙,有什麼事就說吧。」

尹柏笑了一下,向僕役揮下手,僕役呈上一個長方形盒子,親兵打開呈給劉璋,劉璋看了一眼,皺眉。

「一束稻栗,什麼意思?」劉璋皺眉看向尹柏。

尹柏笑道:「難道蜀候沒看出這束稻栗與普通稻栗,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劉璋拿起稻黍瞧了一眼,眉頭皺的更緊:「粒小,粒少,是不是哪裡欠收了?」劉璋心一跳,現在正是糧食大量消耗的時候,還要為後面的戰爭預備存糧,千萬別弄個什麼災荒。

「非也,蜀候萬勿擔心,蜀候治理有方,順承天命,今年我荊益五穀豐登,糧倉殷實。」尹柏恭敬一拜:「啟稟蜀候,此稻栗非我荊益產,也非我大漢產,而是駱越國產,商人行途,偶然得之,特來獻於主公。」

黃月英拿起那束稻栗,「顆粒這麼小又這麼稀疏,一畝地產了不了幾石吧?拿來做什麼?」

尹柏得意一笑:「軍師切莫看它表面,此稻雖然畝產不高,但是它耐旱,適應性強。不擇地而生,生長期短,自種至收不滿兩月。」

「哦?」劉璋和黃月英都驚訝起來,拿起稻黍仔細看起來。

尹柏道:「此稻跟我們的白菜一樣,很多地方都可以種,不用多水,也不怕澇,草民計算過,有了此稻。五溪山地地區,可擴展無數耕地,我蜀東,荊南四郡,南疆四郡。以及成都西部地區,巴西地區。

這些相對水源缺少的地方,都可以擴展至少兩倍農田,粗略估計,能夠增加糧食產量一倍以上,如果得到充分種植,樹木遠不止於此。而且草民妄論一句,如果五溪,荊南,南疆地區糧食種植滿足了百姓溫飽。豈不是更穩定嗎?」

劉璋一邊聽尹柏介紹,看著那稻栗,又想到是來自駱越,駱越就是現代的越南南部。這個地方,歷史上有一種非常出名的稻穀——占城稻。

越南地區。由於耕作粗放,無灌溉設施,稻米任其自然生長。在這種情況下,一般的水稻根本就不能在那裡生長,自然選擇之下,產生了占城稻。

相傳占城稻,播種不深土,就田點種,更不移秧。既種之後,旱不求水,澇不疏決,耐旱耐澇,既無糞壤,又不耔耘,一任於天。

占城稻的特性,和尹柏說的特性極其吻合,劉璋肯定這從駱越國弄來的稻穀,就是占城稻。

在擴展兩季稻以後,長江以南的稻米產量大增,不但荊益的地方糧食產量猛增,江東地區借鑒也猛增,江東豪族趁機將糧食高價賣給荊益商人,賺的盆滿缽溢,兩季稻造成了江東與荊益的共同富庶。

如果再引進佔城稻,劉璋相信糧食產量還會增長,如此一來,存糧大大可觀,也正如尹柏所說,如果五溪,南疆四郡種上了足夠溫飽的稻穀,要穩定得多。

這實在是巨大的誘惑。

「除了這稻穀,草民派往南方的人還回來講了許多奇聞異事,說什麼蔬菜能種在沙坡上,什麼羊只吃乾草還長的膘肥體鍵,真是聞所未聞。」尹柏不斷搖頭驚嘆,彷彿感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一般。

「這稻穀你帶回多少?」劉璋問尹柏道。

尹柏嘆息一聲,臉上瞬間變得落寞,向劉璋拱拱手道:「蜀候,草民對不起你啊,本來聽說南方那不毛之地還有這些好玩意,我恨不得拉幾萬斤回來,抱幾千頭羊羔回來,全部獻於主公,幫助荊益繁榮昌盛,蜀候一統天下,恩澤萬民。

可是蜀候也知道,這絲綢之路不通,路上山高水惡,道路艱險,到處都是打家劫舍的羌人,和不通教化的蠻夷,我的人遇水搭橋,遇山開道,終於帶回了五十斤稻栗,還是帶束的。」

劉璋和黃月英現在是明白尹柏為什麼大半夜跑來獻稻穀了,商人無利不起早,也無利不摸黑啊。

其實尹柏說什麼偶然得之,背後不知藏了多少艱辛,商人的嗅覺是靈敏的,自南蠻叛亂,蜀中商人就猜到劉璋可能中斷絲綢之路,都非常著急,於是他們不惜重金派出大量人趕赴南方,尋找可以讓劉璋心動的利益。

功夫不負有心人,幾個月後,正值駱越人稻穀大熟,尹柏曲溪等商人已經交代派出的人盡量往軍備方面調查,糧食當然是軍備之一,這些人剛開始看到占城稻,也不以為然,只是象徵性地問一問。

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當得知這玩意耐旱耐澇,可以在旱地種植時,都大喜過望,聯盟跑回來向尹柏報告。

尹柏是蜀中商會派到南方注意川軍軍情的,以贈送民間捐獻為名,留駐南方,焦急等待南方回報。

來回幾個月,眼看川軍已經與蠻軍交戰,尹柏急的不行。

特別是今夜有人報告尹柏,說劉璋整軍準備硬攻蠻營,有多少殺多少,尹柏已經猜到劉璋有放棄絲路的意思,至少會推遲絲路開通,更是坐卧不安。

而就在這個時候,南方的人終於回來了,帶來了稻穀等耐旱作物,尹柏大喜過望,馬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