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05章五溪蠻,南中蠻

第405章五溪蠻,南中蠻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3 00:10  字數:3392

朱褒道:「小王,在下已經給你說過很多次了,大王靠德行拉攏蠻族,蠻族表面心服,其實沒一個真正聽大王的,這叫有了面子,沒有里子啊,小王可千萬不能走大王的老路。」

「面子里子我都要,你就說怎麼辦吧。」

朱褒道:「這次與川軍作戰,就是大好機會啊,正好通過作戰,整合大小部眾,讓銀坑洞不止從德行上,還能從威儀上號令各部。

要達到這個目的,與川軍的戰爭就決不能停,現在大王耳根子軟被劉璋灌了迷藥,我們得幫他一把才是。」

孟獲遲疑著點頭。

黎明之前,五溪蠻軍正在營中飲酒作樂。

「***,老子這次就俘虜了兩個南棒子,他娘的,能領到一石糧不?***,真對不起走這一趟。」

「你算好的了,老子這次才殺一個,將軍說了,殺了人只能領俘虜的兩成,我的賞錢還不足你一成啊,真是氣死人。」

「你們這是在向我們炫耀嗎?你們好歹抓著人了,我們這大傢伙,一個南棒子都沒抓到,就來混了一個月口糧,你們還有錢領,就知足吧。」

「老子可是指著這一仗掙錢娶媳婦的。」

一眾蠻人一邊喝酒一邊發泄怨恨,卻不知道營外有一支蠻軍悄悄摸了過來。

孟獲召集了親信部隊與朱褒趁著黑夜摸到了川軍營外,可是川軍嫡系的防禦在黃月英布置下非常嚴密,根本無從下手,不得不找到了五溪蠻軍大營。

「那些五溪蠻正在喝酒呢,疏於防範,小王。下令突襲吧。」三洞元帥之一阿會喃向孟獲諫言道。

孟獲皺著眉看了一下川軍大營布局,雖然他不是什麼智謀之人,但是作為小王,以前也經常和漢人交戰,一般的營防還是能看的。

五溪大營看起來疏鬆,崗哨昏昏欲睡,但是在五溪大營的旁邊,就是川軍嫡系部隊的大營,這個布局顯然是黃月英精心設計的。

黃月英知道五溪人軍紀渙散。不是一日兩日能約束,於是在五溪大營旁邊紮下川軍嫡系大營,只要五溪蠻軍被突襲,孟獲相信很快川軍就會迂迴殺過來。

孟獲搖搖頭,「這群該死的川賊哨兵。天都要亮了,還這麼好精神,如果我們進攻五溪大營,那邊的川軍就會馬上殺過來,到時候我們就被包圍了,會損失慘重。」

阿會喃仔細一看,也覺得是這樣。一邊稱讚孟獲,心裡氣餒不已。

這時朱褒笑著道:「小王,這不正是你想要的嗎?」

「我想要的?」孟獲疑惑。

朱褒含笑點點頭,孟獲恍然大悟。眉頭緊皺,捏緊手中狼牙棒,良久橫心道:「好,殺。」

「殺。」

「殺。」

隨著孟獲一聲令下。蠻軍伏起,向五溪蠻軍迅猛殺去。正在喝酒逗樂的五溪蠻軍猝不及防,一擊而潰,南中蠻軍對五溪蠻軍大砍大殺,死傷遍地。

「嗚~~」

悠揚的號角聲響起,川軍聞得警報,大批川軍很快從營中開出來,從南中蠻軍後方殺出,封死了南中蠻軍退路。

蕭芙蓉帶著寶兒等五溪蠻軍頭領衝出大帳,正看見南中蠻人在對崩潰的五溪蠻人屠殺,許多蠻人衣服都沒穿好,就被砍殺在血泊之中。

看著滿地屍體,和正向族人砍下的蠻刀,沙摩柯怒髮衝冠,大聲道:「少領主,讓我去宰了這群***。」

「不可。」寶兒急忙攔住,對蕭芙蓉道:「姐姐,不可,蜀候和黃月英都說了,這次征伐蠻人,盡量減小殺傷,現在川軍已經攔住南中蠻人退路,只要我們聚集族人擋住他們,南中蠻人必定大批投降崩潰,如果我們殺太多蠻人,蜀候會生氣的。」

「難道就看著他們殺我們的族人嗎?」沙摩柯怒道。

「難道你要看著南征功敗垂成,蜀候對姐姐發怒嗎?」

「如果他對少領主發怒,這樣的夫君少領主不要也罷。」

「沙摩柯,你嘴巴放乾淨點。」寶兒怒道。

「別吵了。」蕭芙蓉看著南中蠻人,這些南中蠻人眼看要被川軍包圍,猶不後退,繼續衝殺五溪族人,這樣下去,還不知會死多少人,蕭芙蓉捏緊手中白玉劍,沉聲道:「隨我,殺。」

「姐姐。」寶兒看了蕭芙蓉一眼,急得不行,可是沙摩柯等已經跟著蕭芙蓉殺了出去,氣的一抖鞭子,帶著巫溪族人也殺了出去。

五溪蠻與南中蠻戰在一起,蕭芙蓉,沙摩柯,寶兒,花孩兒等五溪將領都不是吃素的,孟獲,孟優,阿會喃,朱褒,也頗有武力,雙方各率族人,玩命廝殺,死傷慘重。

「小王,該撤退了。」朱褒向孟獲大喊。

這個時候川軍已經快把南中蠻包圓,僅剩下一個很小的缺口,孟獲聽到朱褒喊聲,狼牙棒一甩,砸飛幾個五溪蠻,帶著身邊的人從缺口衝出去,就在孟獲迅猛衝出去的同時,川軍完成合圍。

拿著簡陋武器的南中蠻人,在川軍的精良裝備和強悍戰力之下,毫無抵抗之力,被步步壓縮,孟獲又已經逃了出去,立刻崩潰,全部舉手投降。

劉璋披著睡衣帶著好厲害趕來,黃月英和周泰從另一個帳篷過來,看著滿地的五溪蠻和南中蠻屍體,劉璋和黃月英緊皺眉頭。

「夫君,是我下令絞殺南中蠻軍,請夫君降罪蓉兒,不要連累其他族人。」蕭芙蓉走到劉璋面前,向劉璋抱劍行禮。

「不關少領主的事,是我沙摩柯堅持殺的,這群忘恩負義的野人,我恨不得把他們活剝了,蜀候要降罪,就降罪沙摩柯吧。」沙摩柯恨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