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403章這麼容易就降了

第403章這麼容易就降了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2 21:56  字數:3392

劉璋身為益州牧劉皇叔,蜀候大將軍,威名遠播,竟然為自己解開束縛,都深受感動,董荼那低著頭,孟堯拜道:「邊人非欲戰,實迫不得已。.」

「南王何意?」

孟堯嘆了口氣:「蜀候,我孟家本為建寧大族,雖迫不得已遁入蠻荒,百年以來,也未忘記自己身份,自是希望大漢繁榮昌盛,蜀候乃帝室之胄,如今橫跨荊益,兵鋒鼎盛,先不說我孟堯是否有心向漢,就是真的有不軌之心,也不至於這個時候背反,但是。」

孟堯臉上露出無奈的神情:「蜀候之策,確是虎口掏心啊,當初在江州設立南疆都護府,我邊陲之勇士就已經垂慕漢化,無論男女,多有投漢者,族中酋長渠帥洞主國主,早有不滿之意。

這次南疆四郡叛亂,被迅速蕩平,蜀候出五條恩政,眼看著不止四郡就要歸心,我南中族人更是多有躍躍欲試者。

以好厲害大將軍為首,蜀候可知我南中邊人有多少仰慕之?說句對好將軍不恭的話。」孟堯抱歉地看向劉璋身後好厲害,對劉璋道:「好將軍以一石匠,得今曰之顯赫地位,多少族人不平,誰都覺得比好將軍厲害,在川軍可出人頭地。

如此一來,我邊人勇士豈不大量流失?我邊人生活困苦,眼看著第一批,第二批遷入漢地的族人過上好生活,眼看著以前比我們還窮的五溪人過上好生活,眼看著嫁給漢人的族女,雖不算大富大貴,也不用挨餓。

我南中的人口,女子能不流失?

勇士,人口,女子流失,而且還有增大的趨勢,四郡完全納入蜀候麾下,我南中直面兵鋒,人口流失會更嚴重,以前和四郡豪族一起,在災荒時可在建寧,牂牁,永昌,越雋等地取點口食。

現在蜀候統治四郡,誰不知道蜀候一向強硬,要是讓蜀候在四郡站穩腳跟,我們邊人災荒之年,如何自處?豈不是要流失更多?

絲綢之路雖開通對我們也有益,可是那益處實在是少,我們不歸蜀候統治,要從絲路上面分點好處,只能靠搶,反而因為絲路經過南中,我們族人受到川軍更大威脅。

如上種種,蜀候吸納我邊民,斷絕我生路,威脅我生存,焉能不讓南中大小頭領酋長洞主國主忌憚?

蜀候怪我孟堯犯漢,實乃情不得已,就算我孟堯不犯漢,其他酋長們也會集結犯漢,反而讓我孟家孤立,如果是蜀候處於這種情況,如何選擇?」

劉璋長出一口氣,沒想到孟堯作為蠻區首領,竟然能說會道,就像漢人中的學問人一般。

孟堯的話簡單歸結一句,就是川軍的政令,剝離了蠻人酋長的權力,所以他們不滿,他們要反。

「南王知道犯漢是錯,被裹挾犯漢,難道就要一直錯下去嗎?」

孟堯道:「蜀候,只要你答應收回五道恩政,南疆都護府不接納南中邊民,我孟堯保證,有生之年,絕不犯漢。」

孟堯俯身下拜。

「收回政令?」劉璋輕聲道:「朝令夕改,那本侯成什麼了?」

「這……我南人絕不讓蜀候吃虧,有厚報於蜀候。」孟堯頓了一下道:「據我所知,蜀候被漢庭冊封,不止是荊州和益州,還包括南方交州之地,我願大起蠻軍,進攻交州,一為我南中取財,也為蜀候開道,同時保證蜀候絲路通暢。」

「聽起來不錯。」劉璋笑了一下。

「絕對不可。」黃月英上前一步,對孟堯道:「南王好意,我們心領了,朝令夕改,我主不為,而且南王剛才說被族人裹挾犯漢,難道南王那麼確信能讓蠻人攻交州不攻益州?交州那貧瘠之地,我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吸引南疆邊民的。

雖然士燮不遵朝廷號令,我主已受命接管交州,卻拒不接受我主派出官員,也不交稅,可無論怎麼說,交州也是漢土,南人乃外區,結外攻內,還實施搶劫,我主擔不起這個罪責。」

「這位姑娘是?」孟堯看著黃月英有些疑惑。

「乃我川軍軍師黃月英。」

黃月英向孟堯拱了一下手。

孟堯打量黃月英一遍道:「邊人早聽聞川軍女軍師黃月英,樊城斬樂進,江陵敗周瑜,威名赫赫,乃古今第一奇女子,今曰一見,真是人不可貌相,姑娘腹中錦繡,邊人孟堯深感敬佩。」

孟堯向黃月英施了一禮。

「人不可貌相……」黃月英撇撇嘴,你這誇我,還是損我呢?

「只是。」孟堯露出為難的神情:「黃軍師說的很有道理,孟堯完全能領會蜀候的苦衷,孟堯打心裡也不願與川軍交戰,可是眾怒難犯,黃軍師要我如何說服族人?」

黃月英道:「告訴他們當初五溪之事。」

「五溪?」孟堯沉吟一下,猛地想起當初五溪變革前的情景,五溪人同樣不滿川軍,於是五部聯合反叛,最後卻被川軍大敗,被迫接受川軍條約。

而現在看來,雖然五溪頭領領主們,因為五溪邊軍的存在和大量族人遷移,已經沒有了絕對讀力的權利,但是他們依然擔任旗主等官職。

這就像一個窮的要命的自治國,還有一個富裕帝國封的小王,誰好誰壞,誰又說得清楚?

當能讀力的時候,窮國國主一定誓死捍衛,等真正成了富裕帝國的一個封國,只要沒被過度壓迫,境內變得富庶,自己少了許多憂慮,也能得過且過。

至少現在看來,五溪的變化是好的,川軍沒有怎麼干涉五部內部事務,就如同是川軍治下的封國,你不能叛亂,有隨征的義務,川軍也有在災荒時幫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