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399章兩隻黃鸝鳴翠柳

第399章兩隻黃鸝鳴翠柳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1 00:12  字數:3372

最重要的是,劉璋根本沒有傳說中的《平蠻指掌圖》。.

歷史上,《平蠻指掌圖》是呂凱畫的,呂凱已經投降了川軍,可是劉璋派人去問,人家根本不知道《平蠻指掌圖》是什麼玩意,呂凱才二十多歲,想來還沒到繪製地圖的年齡呢。

沒有地圖跑進南蠻叢林,想像一下,大軍站在兩片大山前,大山沒有道路,荊棘滿地,虎狼橫行,大山中間是沼澤泥淖,毒水毒潭,還有蠻人穿梭其中,不時偷襲。

這樣的戰爭,比鄧艾偷襲成都還要艱難十倍,純屬送死。

還七擒七縱,孟堯把自己七擒七縱了差不多。

「七擒七縱?什麼意思?」蔡洺不解問道。

「就是把蠻人首領擒住七次,放掉七次。」

「為什麼是七次?」

「虛數。」

蔡洺笑了一下:「夫君也真敢想呢,蠻軍十萬人,要擊敗也要花功夫,還深入不毛之地,將人家首領七擒七縱,當年伏波將軍馬援,倒是打到三江城了,可是也沒立下如此蓋世功勛。

不過洺兒相信夫君一定比馬援厲害的,只是現在法軍師病重,夫君為什麼不找一個可以商量的人來一起想呢?我看朝堂上那些武將,張任魏延上將軍不在,個個都像吃了葯,只會打打殺殺。

文官也都只擅長內政,主公應該找一個文武雙全,懂得大局,善於臨機應變的人,這七擒七縱,說不定就成了嘛。」

「文武雙全,懂得大局,善於臨機應變的人?孝直病重,王煦鎮守西羌,還有誰?……」劉璋想著。

蔡洺突然在劉璋腿上拍了一下,生氣道:「夫君好過分的,你這麼快就把我外侄女忘了?」

「外侄女?……哦,你是說月英。」劉璋拍了一下額頭,恍然大悟。

「人家自請降罪,流作布衣,你還真把人家當布衣了?」

…………荊州,四科舉仕進行,樊梨香匆匆忙忙到黃家灣見黃月英,拿著一封冊子,愁眉苦臉。

黃月英看了,扔到一旁,對樊梨香沒好氣道:「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這麼死腦筋?四科舉仕的士子水平提高了,官職的缺位變少了,你就適當提高四科舉仕門檻嘛,還愁怎麼安排,你是不是沒別的事可做了?真受不了你。」

黃月英和樊梨香兩個女孩子,一起共事久了,自然生出感情,所以黃月英說話也不客氣。

「哎喲。」樊梨香敲敲腦袋:「我最近是被那群文官搞糊塗了,四科舉仕,農業增收,難民輸入,水運制定商稅,一大堆事情,腦袋都大了一圈,越來越笨了,這樣下去,非得神經失常不可。」

「你這就神經失常了?」黃月英白了樊梨香一眼。

以前荊州初定,什麼山賊啊,官員安排啊,官員培訓啊,恢復生產啊,協調世族啊,與曹艹孫權周旋啊,那時候的事情可比現在多太多了,黃月英每天批幾籮筐冊子,樊梨香每天都當看笑話,還說黃月英事無巨細,自討苦吃,就是不肯幫忙。

現在好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理循環,天公地道,終於輪到樊梨香頭上了,樊梨香這才知道當時黃月英有多苦。

樊梨香突然露出笑容,好聲好語道:「月英妹妹,你給主公說說,不,我去給主公說說,你復出好不好?你還是當你的荊州牧,我就管管神威軍,穩定一下民心,怎麼樣?」

「想得倒美,你和主公一樣,笑的時候通常不懷好意,我才不會上當,呃,你可千萬別給主公上書啊。」黃月英警告道:「我現在還是戴罪之身,江陵不知多少百姓恨著我呢,你要是上書主公,會讓主公為難的。」

「那你也不能老是這樣躲在家裡吧?」

這時一個杵著拐棍,卻生龍活虎健步如飛的老頭跑進來。

「月英丫頭,月英丫頭。」

正是黃家族長黃老爺子,黃老爺子紅光滿面,只覺得自己年輕了十歲,是啊,晃眼間,黃家不但躲過了其他荊州幾十個世族的滅頂之災,轉眼間成為荊州最大世族,沒有之一,只有第一。

有了土地令,土地兼并是障礙重重了,可是黃月英卻為家族發現了一條致富之路,那就是幫助轉運蜀中與北方和江東貨物,這個盈利……天文數字啊。

只有賺到錢,才會知道錢的好處,才會知道賺錢的樂趣,黃老爺子和眾多黃家家主就是這樣,以前還頑固不化,覺得土地如何如何重要,包括黃老爺子在內都不例外。

可是黃月英從官場退下來以後,一心一意賺錢,現在黃承彥,一代窮酸,竟然變成了荊州第一首富,不就是趕上了水路運輸這個好當口嗎?

眼看著黃承彥發財,其他黃家有點資本的也都動了心,反正不能兼并土地了,賺點錢也好啊,可是沒想到這一賺,就收不了手。

蜀中陶瓷綢緞紙張書籍等貨物源源不斷輸出,江東北方的糧食等貨物源源不斷輸入,荊州水運發達,處於交通樞紐地帶,光靠轉運,就已經賺的盆滿缽溢,看到來錢這麼容易,錢那麼多好處,黃家的家主們都上癮了。

現在整個黃家,都投入到了熱火的運輸事業當中。

蜀中一個黃,荊州一個黃,兩隻黃鸝鳴翠柳。

黃老爺子眼看著荊州黃家蒸蒸曰上,整個人都年輕了十歲,神采奕奕,他現在是最關心發財這件事了,家族發揚光大的概念,正在從土地多,往錢財多轉變。

「月英丫頭,哎喲,你怎麼還坐在這兒。」黃老爺子大聲道:「今天蜀中幾個大商人,正在甄選冬季的貨運代理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