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396章平定南疆(12000字

第396章平定南疆(12000字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10 21:09  字數:3282

「我仔細衡量後,覺得心裡更恨劉表,家族把我養大,為家族犧牲,是家族子女的責任,所以從那時起,我再也沒為劉家考慮過,而是一心一意幫著家族。

可是越到後來,我越來越現,就算家族榮光了,強大了,興盛了,我還是迷茫,就好像一個人站在夜晚的半空黑暗虛無。

可是我只能這樣一直走下去,因為我沒有選擇,直到夫君出現,將兩樣都毀掉。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麻木,冷漠,茫然,或者我根本就是一個壞心腸的女人,當家族覆滅後,我沒有多少感覺,只是覺得很可笑,自己辛辛苦苦維護了十多年,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劉璋靜靜地聽著蔡洺訴說,一個被家族擺布後,卻無力掙扎的女子,如果是平常女子就罷了,可老天偏偏賜予了蔡洺智慧與心機,讓這個本就命苦的女人,在命運的束縛下徒勞掙扎。

掙扎不是為走出去,只是證明自己還活著。

「那為什麼參加四科舉仕,為什麼接受都護任命,為什麼要做犯逆的事,還將委屈留在心/>

「因為從你離開襄陽那一刻起,我突然覺得,我不再是蔡家的女人,而是,劉家的女人……你的女人。」

蔡洺緊緊地抱著劉璋,臉蛋貼在劉璋臉上,一點點冰涼的液體浸潤在其要將心訴,沉思著道。

「夫君,你記得嗎?你離開襄陽的時候,叫我跟你一起走,我沒走,你一定覺得洺兒是一個不可救藥的女人吧?或者。洺兒心再也裝不下其他。

我知道夫君是這樣想的,可是那時候我真的好痛苦,我很想跟著夫君走,可是,家族,我守護了十年,怎麼能說撇下就撇下。

夫君離開後,剛好是我生日。那是我第一次過生日,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從家族以外,感受到我活著的存在,我哭了一夜。第二天,我終於想通了一些事情。

我為家族做的已經夠多了,家族真的沒有那麼重要,而且是一個犧牲了我全部幸福的家族。一般的女孩,在為了家族嫁出去的那一天,就已經把債還清了,我多還了十年。夠了。

追求自己的快樂和幸福,才是一個女人該有的青春。

可是當我明白的時候,已經沒得選擇,夫君已經離開了。家族往叛亂的深淵越滑越遠,我知道我又要做一次選擇。

這一次選擇,我沒有十年前選擇那麼痛苦,家族的覆滅。早就已經註定了,我是一個壞女人。我沒有感受到太多的悲傷,或許就在我為家族謀劃的十年里,對家族的感情早已經一點點沖淡。

所以我才會去參加四科舉仕,接受都護任命,專心做好事,那是為夫君大業,為自己愛的人,也同時是為自己。

像我這樣一個女人,有一個愛的人,還能做自己願意做的事,不是最大的幸福嗎?

可是我不能對夫君說出來,我不知道夫君是將洺兒看成一件玩物還是什麼,我也知道自己殘花敗柳,會給夫君造成不好的名聲影響,可是最重要的是,在南疆的時候,家族的影子我還是不能拋開。

哪怕洺兒打心底願意為夫君做事,為夫君放棄所有,包括生命,哪怕已經做出了選擇,可是還是無法拋開家族覆滅的隔閡,所以當夫君要問罪洺兒,洺兒不敢坦然地說,是為了夫君,不敢承認心裡的想法。

直到剛才我病時,夫君匆匆忙忙照顧我,從夫君表情,洺兒知道,哪怕夫君不愛我,也沒有將洺兒當成玩物,洺兒在夫君心賤,才終於敢敞開心扉,對夫君說出這些。」

「洺兒。」劉璋看著蔡洺,聽了蔡洺的訴說,才終於知道這個女人的內心,其實沒有表面的那麼僵硬,冷漠的外表,不過是掩飾心括自己在內,責怪她最毒婦人心的人,又了解她多少。

劉璋摸著蔡洺慢慢變涼的脊背,在唇上吻了一下,放倒床上:「洺兒放心,以後我不會再讓受委屈,不用面對那麼多讓你痛苦的選擇,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再來看你。」

「夫君,別走。」蔡洺拉著劉璋,幽深的眼神看著他道:「洺兒話好多,可是現在說完了,心裡空落落的,今晚,讓洺兒安心地服侍夫君一夜,好嗎?」

「你身體這麼差,以後……好吧,我今晚留在這,不過你得好好睡覺,不許胡思亂想。」

劉璋滅了紗燈,蔡洺像在荊州時一樣,為劉璋解去外衣,在床邊放好,兩人和衣而眠,劉璋抱著蔡洺單薄的身體,小聲道:「安心睡吧,明天我看看有什麼良辰吉日……唉,算了,玥兒和蓉兒的婚禮還沒辦呢,反正你是我的女人了,明天我就公布出去,誰敢說三道四……我看沒人敢說三道四。」

蔡洺借著月光看著劉璋的摸樣,忍不住撲哧笑了一下,輕聲道:「夫君有這份心就夠了,洺兒能遇到夫君,就像重新獲得生命一樣,不敢再要求什麼……哎呀,夫君不老實,說好不讓人家服侍的嗎?」

劉璋手停在蔡洺高聳的胸上,一時沒忍住,尷尬不已,想進一步,又怕傷了蔡洺的身體,蔡洺看著劉璋的樣子,帶著淡淡的笑意,輕輕奉上紅唇,讓劉璋恣意品嘗嬗口香津。

良久分開,蔡洺囈語道:「夫君,讓洺兒服侍你。」

「洺兒……」

「放心,不會傷著洺兒身體的。」

蔡洺如蛇般向下滑去,輕輕拉開劉璋的腰帶,從那裡的噴張感受到了劉璋的需要,溫柔就口,包裹……

不遠處趴在凳子上小睡的蔡巧,早已被兩人說話吵醒,心裡為自家小姐高興,這時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