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394章血,不要冷

第394章血,不要冷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09 21:38  字數:3427

現在想想,蔡洺的做法,應該才是理智的,只是那種手術般的絞痛,讓一個孱弱的病人難以接受。

蔡洺繼續道:「我大概預計,我們駐兵的時間,不會超過真正開通西南絲綢之路的時間,也就是說,當我們開通西南絲綢之路時,四郡已經平定,這正是最好的結果,如果主公要用什麼休養生息,不宜大動干戈的說辭,來否定,那最好立刻放棄開通絲綢之路的計劃。」

「呼~~」劉璋長出一口氣,現在很清楚了,蔡洺的做法,只是和自己的思考方式不一樣,自己太在乎荊益休養生息的局面,捨不得兵,捨不得糧,更不想亂。

而以蔡洺的性格,做任何事都非常清楚自己的目的,就像當初一樣,當初興盛家族是目的,那麼怎麼討好劉表,怎麼為家族攫利,怎麼挽救家族於危亡,蔡洺就不會在乎其他。

只要她覺得應該的,能夠促進目的達成的,都會毫不吝惜。

自己身為荊益之主,隨著轄地的變大,需要處理的事情太多,顧忌也變得更多,就像開通西南絲綢之路,鎮壓豪族當是正常的投入,自己為什麼會覺得是節外生枝?

自己應該向蔡洺學一學清晰的目的性。

「洺兒,我現在只想知道,你為什麼不分辨,你要是早說這些話,你不會在大牢中。」

蔡洺臉色一下黯淡下來,定定地看著鏡中的自己良久不語,當初在荊州牧府,自己就像水上的浮萍,而現在,又何嘗不一樣?

只是當初看不到著陸點。而現在是看到著陸點,卻靠不了岸。

突然劉璋將手上法正傳來的軍報,按在蔡洺的手心裡,起身走了出去,隨著劉璋的手離開肩膀,那絲絲的冰涼傳進心底。

「大人,你一定要饒了小姐啊,巧兒求你了。」

外面蔡巧急聲喊著,蔡洺展開劉璋留下的紙張。上面寫著,牂牁朱家,永昌高家,越雋夷王,聯名請求交出蔡洺。只要交出罪人蔡洺,川軍撤出建寧,四郡重新歸屬益州,絕不生事叛亂,否則,將與川軍硬抗到底,甚至結連南方蠻人。

蔡洺將信紙揉在手心裡。鏡中的臉龐再次流下淚水。

通過劉璋剛才的說話,蔡洺已經知道,相對於南方四郡,劉璋更在乎的是荊益安定。休養生息,絲綢之路可以緩緩開通,哪怕留下一些後患,也可以以後解決。

這是主次問題。既然定下了休養生息為主,開通絲路為輔。那用自己一個小女子換得四郡安寧,豈不是太划得來了嗎?

很快就要死了,或者交給那些半蠻半漢的豪族,不知會受到什麼非人的待遇。

自己這一輩子都做了什麼?

自己作為家族的犧牲品,為了家族,嘔心瀝血十年,可是還是讓家族覆滅了。

自己為了他,苦心謀劃,就算計著,只要建寧中段修通,輔之三策,可長治久安,所以在建寧中段修通後,對雍家猝然發難,卻落得這般下場。

「怨不得誰,還不是自己命苦,自己就不該生在這個世上,或者,是自己一生算計太多,算來算去反算了自己,這是老天的報應嗎?」

蔡洺定定地看著面前一盒朱粉,那是彈臉用的,抹在臉上後,能讓肌膚滑嫩柔膩,但是不能進口,因為含有劇毒。

…………

劉璋回到牧府,看到一個小人坐在門口,周不疑坐在台階上靜靜地望著天空的星辰,劉璋也覺得有些繁亂,不想進屋,坐在了他旁邊。

清風拂面,夜自明澈。

「你在做什麼?」劉璋定定地看了一會天上的繁星,本來以為自己夠深沉了,沒想到周不疑比自己還深沉,從自己帶人過來,再坐下,再一起看夜景,周不疑脖子就不帶動的。

「我在思考,愛情。」周不疑深沉地道。

「我真擔心循兒也被你教成神經病。」

周不疑呵呵一笑,對劉璋道:「大人見過蔡姑娘了?」

劉璋點點頭。

「有收穫沒?」

「有。」劉璋把蔡洺說的話告訴了周不疑。

周不疑呵呵一笑:「我就說嘛,三郡絲路輪廓建成,南方四郡造反,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哪個女人這麼傻,要送這樣一個大禮給仇人。」

「你也這樣覺得?」劉璋問道。

周不疑道:「我能說什麼,當年我告訴大人,大人有一個兩年之期,可是現在兩年已過,大人還好端端的坐在我旁邊,政治清明,民心歸附,新政走上正軌,川軍脫胎換骨,勢力如日中天,讓天下人都驚異了,如果不疑識趣,應該對軍國大事閉嘴了。」

「別說廢話成嗎?這兩年本侯經歷多少風雨,你又不是不知道,其中還有你發揮了很大作用,在漢中,在襄陽,尤其是在成都叛亂時,沒有你,本侯很難走到這一步,這些本侯還是能記住的。」

周不疑笑了一下:「不知不覺,自己竟然也做了這麼多事,如果大人一定要我說的話,我先問一個問題,大人真的打算將蔡姑娘交出去,換得四郡安寧嗎?」

「當然不。」劉璋道:「要不然我為什麼下令三日處斬。」

「那就好,看來大人只是忘記,而沒有改變。」

「什麼意思?忘記什麼,改變什麼?」

「本性,血性。」周不疑說道:「每一個諸侯都會經歷這個時期,當勢力發展到巔峰以後,隨著領土擴大,部署增多,與各方勢力交錯,就會產生很多顧忌,做一件事畏首畏尾,用各種看起來理智的理由,掩藏自己的真正的需要。

大人忘記的就是血性,忘記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