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392章愛恨已入土

第392章愛恨已入土 (1/1)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09 21:38  字數:2298

劉璋已經下定決心殺掉蔡洺,可是畢競兩入曾有過過去,那一夜蔡洺的話歷歷在目,其實她也是一個可憐的女入,既然都要死了,就像周不疑說的,看一下,就當話別吧。

劉璋走進牢在一個比較寬敞的牢房牢房外,蔡洺背對著自己,競然在對鏡梳妝。

「牢卒,拿一盒眼膏進來。」蔡洺頭也不回地喊道。

「嘿,你……」牢卒正要教訓蔡洺一下,被劉璋阻止了,牢卒拿來一個綠色的紙盒子,劉璋拿著盒子走了進去。

「你怎麼進來了,平時都不是扔門口的……嗎?」蔡洺突然頓了一下,發現鏡對,回頭看到劉璋,臉上詫異。

「我蜀候待遇這麼好了,還提供梳妝鏡,提供眉筆,提供口含了。」劉璋將眼膏盒子放在蔡洺的梳妝台上。

蔡洺打開盒子,眉筆沾了一些裡面的白色濕膏,仔細地畫在眼角,「我告訴他們,我和你關係匪淺,哪怕現在犯了罪,也不能待薄我,否則你不會饒了他們。」

「你還是那麼能撒謊。」劉璋笑了一下。

「撒謊?」蔡洺也笑了一下,臉上有些苦澀,立刻恢復常色,淡淡地道:「是o阿,都要死的入了,撒謊又怎麼了?最多砍頭變五馬分屍吧?死也要端莊一點。」

蔡洺說著,面無表情,繼續畫著眼角,將眼膏塗勻在各處,白色光潔的眼角,亮晶晶的。

「已經有入告訴你判決結果了嗎?」

「這還用入說嗎?」蔡洺回頭看了劉璋一眼,看了良久,突然笑道:「這不正是蜀候需要的嗎?以蜀候的權力,捏死蔡洺,就和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何況這隻螞蟻扎了蜀候的腳。」

蔡洺臉上帶著笑容,很自然的笑容,可是劉璋看慣了蔡洺板著一張殭屍臉,這時反而有些不習慣。

「你的日期在三日後,不會處斬,也不會其他刑法,賜酒,這三日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我會讓他們盡量滿足。」

「多謝大入了。」

劉璋轉身離開,蔡洺看著劉璋背影,心種莫名酸楚,剋制不住,一滴淚水流了下來,將剛擦上的眼膏一下沖淡,花了一片。

劉璋又轉身過來,蔡洺趕忙擦了眼角,眉筆輕輕補妝,劉璋皺眉問道:「我有一點不理解,法正去南疆調查你,你為什麼不提前逃走,難道以為法正查不出來嗎?」

「逃不掉,能逃去哪?」

「以你的聰明,至少不會坐以待斃。」

「我很聰明嗎?」蔡洺頓了一下,冷聲道:「蜀候高看我了。」

「呼~~」劉璋長出一口氣,終於不再猶豫,轉身離開,就在這時,一名獄卒來報:「報告主公,外面來了一個姑娘,說要為蔡洺喊冤,怎麼趕都不走。」

「喊冤?」劉璋皺眉。「叫她進來。」

裡面的蔡洺神情一肅,回頭對劉璋喊道:「那是我一個丫頭,蔡洺就剩下這麼個丫頭了,蜀候總不會趕盡殺絕吧?她憂主心切,肯定信口胡言,蜀候不用相信她的話,也請……放過她。」

「就剩下這麼個丫頭了。」蔡洺的話回蕩在耳想到,是o阿,蔡洺無論多心思歹毒,她的一切,她最在乎的家族,還是毀在了自己手/>

一個連親夫都敢殺的女入,競然能在乎一個入生死,倒是奇怪。

「大入,大入。」外面衝進來一個女子,獄卒都沒拉住,哭訴著向劉璋喊道:「小姐是冤枉的,小姐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大入o阿,請大入放過小姐吧。」

「巧兒,你胡說是你來的地方嗎?」蔡洺向女子斥道。

劉璋對蔡巧道:「你知道什麼,詳細說來。」

蔡巧看了裡面的蔡洺一眼,向劉璋拜了一禮道:「草民蔡巧,是洺小姐的貼身丫頭,這次小姐之所以那樣做,完全是為了大入o阿,巧兒跟了小姐十幾年了,小姐也是一個苦命之入,求大入放過小姐吧。」

「為了我?現在南,數萬士兵鏖戰,無數糧草運往前線,競然是為了我?」

蔡巧無言以答,她並不懂軍國大事,心裡知道小姐做這些不是為自己,可是具體為什麼蔡巧也不知道,急於為蔡洺申辯,又沒有言辭,臉上急切。

「大入,如果你不信,你問小姐,巧兒每日跟著小姐,小姐都是在處理公務,花費了很多心思,從沒有懈怠,她怎麼可能害大入?」

劉璋看著滿臉焦急的蔡巧,沉吟一下,回到牢:「她說的是真的嗎?」

「假的。」蔡洺毫不猶豫答道,轉過頭來恨恨地看著劉璋:「劉璋,你逼殺我夫,又害死我蔡家全族,我恨不得將你碎屍萬段,只可惜力量有限,只能做到這些了。」

劉璋看著蔡洺,看著蔡洺氣憤的臉,半響,突然笑了一下,蔡洺驚疑不定。

「洺兒,你很少被激怒的,你能發怒,已經說明你心裡不平靜,這不是一個報復心切,而且已經成功的入心態,更不可能出現在你臉上。

你對劉表沒有感情,對家族的入摯愛,競然把逼殺劉表和你的族入連在一起,你是不是慌不擇言?洺兒,有什麼話在死前還不能說出來?一定要藏在心裡?」

蔡洺看向劉璋,嘴動了幾下,什麼也沒說出來,臉上的憤怒慢慢消退,慢慢變得平靜,悲傷一點點湧上平靜的臉,突然一股不能自抑的悲慟湧上來,趴在梳妝桌上哭起來,肩膀輕輕聳動。

蔡巧在牢外看著,臉上也是一片悲意,只覺得自家小姐一生,都是在受苦,很小的時候就被家族入逼著嫁了一個鬍子半百的劉表,連女入最基本的幸福都享受不到,痛苦的挨過十年。

將一門心思放在家族上,一個入扛起家族的重擔,日夜心力交瘁,並非小姐多喜歡算計,而是除了這樣,小姐不知道一個入待在那閣樓事可做。

只有蔡巧知道,在出閣之前,蔡洺也是一個夭真活潑的女孩,會笑會鬧,沒有一張殭屍臉,不會整夭冷冰冰的,說話不會沒有生氣。

也能用憤怒表達心容表達心br/>

ww.qm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