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390章如果有來世,做一個昏君

第390章如果有來世,做一個昏君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08 22:22  字數:4495

劉璋笑眯眯地點點頭,荷花沒看出劉璋有啥不高興,鬆了口氣,正要抱起抓了山水畫的劉康,突然,劉康左手抓起山水畫,交到右手,在眾人眼前稚嫩而認真的把山水畫貼在了陶女身上,然後繼續向前爬行。

眾人驚異。

劉康爬到席子邊緣,很準確地拿起了左上角的匕首,席子很寬,劉康看了對面一眼,又爬到右上角,準確抓住毛病,緊緊握在手/>

荷花長出了一口氣:「乖乖,總算沒白教你,你真是太聰明了,愛死你了。」

黃玥臉上一下子凝重起來,劉璋沉默不語。眾著劉康的舉動,要知道孩子周歲還沒有意識,能夠準確在偌大竹席上幾百件物事樣東西,絕不是平時遞到他手上,抓一抓就能辦到的。

千古以來,沒幾個孩子能如此。

眾人驚訝莫名,就在這時,一名璋一拜,喜道:「小公子左手墨筆,右手軍劍,一代明主啊。」

此語一出,法正黃權等皺了皺眉,其餘,交頭接耳,都很贊成,劉循將平安符給弟弟劉康的舉動,雖然在此加深了愛的印象,可是卻越發覺得劉循不堪人主。

誰都知道現在荊益,雖然沒有明著用法家思想,但其實已經用了,對官員的刑罰特別苛厲,而劉璋對外,也是鐵血征伐,劉循這樣一個溫順之人,都江堰看到對叛徒五馬分屍都發抖的人,一定不得劉璋喜愛。

這樣的人,根本無法統領川軍,無法在亂世生存,劉循的舉止越顯出仁愛,,心裡越覺得劉循不可能繼承劉璋事業。

現在出來一個劉康,左手墨筆,右手軍劍,定得劉璋喜愛,誇讚一番。

劉璋長出一口氣,站了起來,冷冰冰地說道:「來人,將軍曹楊貢拖下去砍了。」

「啊?」剛才說官嚇了一跳,大聲道:「楊貢何罪啊?」

劉璋沒理他,法正出列,冷聲道:「口無遮攔,枉論儲位,你還沒罪嗎?還愣著幹什麼,拖下去。」

軍士拖起楊貢就走,楊貢大叫饒命,外面傳來一聲慘叫聲,眾br/>

荷花嚇的臉都白了,幸好夫人已經告誡過自己不可胡說,要不然那被殺的官員就是自己了。

劉璋蹲下來摸摸劉康的頭,對一手墨筆,一手軍劍的劉康道:「康兒乖。」

…………夜風清爽,黃玥剝著橘瓣,蕭芙蓉在一旁逗弄劉循,捏他的臉蛋,劉循生氣又無可奈何地看著她,劉璋走過來,蕭芙蓉臉一紅,立刻改為攬劉循肩膀。

「循兒,大娘好還是二娘好?」劉璋蹲下來問道。

「都好。」劉循答道。

「真乖。」黃玥剝了一瓣橘子餵給劉循。

「我怎麼覺得你不喜歡二娘?她對你那麼壞,還成天逼你舞槍弄棒。」

「我哪有。」蕭芙蓉氣鼓鼓地看著劉璋。

劉璋笑了一下,在蕭芙蓉臉上吻了一下,「先帶循兒下去,我有話給玥兒說。」

「哼,肯定又是什麼私房話我聽不得。」蕭芙蓉拉著劉循進了屋。

劉璋坐在椅子上,將黃玥拉到懷裡,夜空澄清,星光燦爛,劉璋輕輕摟著黃玥的腰,一起看著夜空,黃玥挨在劉璋身上,柔聲道:「夫君,有什麼話就說吧,玥兒都聽著,是康兒的事嗎?」

劉璋沉默了一會,緩緩道:「其實我知道你不會的,是我考慮太多,我沒有什麼對你說的,而是,你哥哥。」

「我哥哥?」黃玥撐起身體看向劉璋的臉,緊張地道:「我哥哥他犯什麼錯了嗎?」

「你想到哪裡去了。」劉璋抱緊黃玥,搖搖頭:「你們兩兄妹其實都一個姓格,寬容別人,嚴於律己,無論是你還是你哥哥,我都很放心。

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不是自己潔身自好,就能安穩無事的,有些事情會隨著環境改變而改變,你們黃家本來是巴西世族,無論是巴西龐羲叛亂,還是上次叛亂,你們黃家都沒參與,反而順利轉型為商業家族。

現在整個益州的私人商家,就是黃家發展得最快,遠比曲家,尹家,金家還快,為益州繁榮做了不少貢獻,可是……還有,你有了康兒以後,黃家可謂如曰商家和低層官員踏破了你哥哥家的門檻。

我知道我現在說這些不好,只是你和你哥哥都是一直支持我的人,沒有你們,我不會走到今天,我不想出現一些我為難的事,玥兒,你能理解我嗎?」

黃玥聽著劉璋的話,心漸漸沉靜,靠在劉璋的肩膀上,看著浩瀚星空,彷彿看到未來,良久徐徐說道:「夫君,玥兒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一定會給我哥哥說的,還有,玥兒請夫君立循兒為儲吧,這是為黃家消災弭禍,玥兒不會有任何怨言的。」

「才七歲,立什麼儲。」劉璋笑了一下,心裡苦澀,其實劉璋心裡多想有一個合格的繼承者,可是,官員所想又何嘗不對,循兒的姓格不適合這個亂世。

兩人解開心結,黃玥緊緊靠在劉璋懷裡,享受著夜晚的靜謐,只覺得很安心,突然,黃玥若有所悟地抬起頭來,不滿地對劉璋道:「好叻,今天你在康兒周歲時殺人,是殺雞給猴兒看呢。」

這時,法正一身白衣,突然急匆匆走進來。

「主公,大事不好。」

劉璋痛苦按著額頭,這一刻,劉璋真的是覺得好累,本來以為可以過一段平靜的曰子,看法正的表情,肯定又有大事發生,難道這條路上總沒個安寧的時刻嗎?

如果有來世,做一個昏君。

「何事。」劉璋閉著眼掐著額頭說道。

「北方和南方都出大事了,北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