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388章國中之國,成何體統

第388章國中之國,成何體統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08 05:32  字數:3317

以前益州忙的是王甫黃權,現在是黃權和他張松,可是張松甘之如飴啊,每天批閱幾籮筐冊子都不嫌累,只因為覺得自己的才能終於得到伸展,剛聽到王甫抱怨自己沒事做,空虛。

再想到自己每天忙碌,踏實,身份尊貴,在荊益地面上,都能抬起頭來,最重要的是,那些商人見了自己,比見了黃權還要恭敬,倍兒有面子。

不自禁的,張松就笑出聲了。

劉璋看著努力保持嚴肅的張松,嚴肅地道:「永年,對銀行我沒別的話說,只有一點,決不能腐化,你和所有銀行職員,在荊益在整個天下,應該都是俸祿最高的,而且連家人生病都有保障。

如果這樣,還是被現有挪用公款,收受賄賂的現象,包括你張永年在內,包括你張永年的家人和所有族人在內,任何銀行職員我絕不會姑息,殺你一個張松,我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張松一直沒能恢復的臉,瞬間變得凜然,彷彿額頭都冒汗了。

劉璋嘆口氣道:「銀行貪污,或者不合規程向私人商家放貸款,都事出有因,誰整天對著幾千萬上億,遠多於自己薪俸的錢,不產生誘惑?但是你記住了,這不是犯錯的理由,到時候我也不會顧念這一點,知道嗎?」

「是是是,張松謹記。」張松慌忙答應。

「好了,你們出去吧,哦。對了。」劉璋突然想起一件事,叫回黃權王甫張松道:「你們聽著,我接下來說這個命令很重要,你們要當成一件大事辦。」

黃權王甫張松互相看看,都看向劉璋,劉璋道:「我們荊益現在的展模式,已經與北方和江東不一樣,所以稅收結構生了很大變化,北方和江東都是以農業稅收為主,商人占很小一部分。

我們現在收入的錢比收入的糧食多得多。除了私家商人的稅收外,其商戶,和銀行佔了很大比重。

錢可以換成糧食。比如到江東到北方購買,也可以向農民放農業補貼,增加他們種植的積極性,還可以去換取異族的肉類,但是這種模式最好不要讓曹操孫權完全了解。

昨年叛亂結束,今年是第一個作坊和銀行的收入年,數目巨大,如果把這些賬簿公布出去,曹操孫權必定不安,會克制他們下面的世族向我們賣糧。我們以錢換糧的計劃會遇到阻礙。也會增加曹操孫權對我們的忌憚。

所以,你們應該知道怎麼做。」

黃權道:「主公是想隱瞞作坊和銀行的收入?只報普通商業和農業的收入嗎?」

劉璋點點頭:「沒錯,我們的稅收狀況,只公布普通商業和農業,另外傳播消息。我們之所以放糧食補貼,是因為從商的人太多,減少了農業人口,我們的糧食庫存見底。

這樣。不但能讓曹操孫權放鬆警惕,允許治下繼續向我們輸入糧食,我們也可正大光明阻止荊益糧食輸出。

另外,等銀行和作坊的收成上來後,適當提高糧食補貼,這樣能加深孫權曹操對我們糧草缺少的印象。還可以吸引其他州流民進入荊益從事農業。

我們的商稅,主要用於糧食補貼和封賞異族,入不敷出。」

「是。」黃權王甫張松齊聲領命,劉璋揮揮手讓他們下去,張松有些小不爽,自己這麼能幹,創收這麼多,竟然不能公布,豈不是阻止了自己幹吏的形象名傳天下?

不過張松也是大才,韜光養晦的道理還是懂的,劉璋有令,誰敢不遵?

三人去後,劉璋問法正道:「我們回來以後,北方情況江東情況怎樣?」

法正道:「剛剛傳來軍報,劉備奇襲長安得手。」

「什麼?」劉璋一下坐起來,黃玥嚇了一跳,劉璋道:「沒想到這大耳朵這麼厲害,這還不到兩月功夫,竟然拿下長安了。」

法正道:「這倒沒什麼意外,劉備有諸葛亮龐統為謀,此二人號稱卧龍鳳雛,得一可安天下,皆當世第一智囊,趙關張陳,勇武非凡,這次與馬合兵之後,劉備不但兵力大增,還新添馬一員虎將,聲勢滔天。

劉備向韓遂宣戰,韓遂在漢回到西涼要重整兵馬,現在根本不會與劉備打仗,反而因為韓遂殺了馬騰,背上不義之名,劉備以弱抗強,被許多軍閥同情,馬騰舊部多有歸附,再加上劉備素來假仁假義,在雍州威望甚高。

如此兵多將勇,又有名聲,去攻打四分五裂的關空虛的長安,實在輕而易舉。

關囊問,只是時間問題,接下來就是與韓遂的征戰了,韓遂勢力強大,劉備收了關牽制,這場戰爭恐怕要打個幾年,我們暫時不用擔心。」

「我只是恨大耳賊竟然見縫插針地崛起,實在可恨。」劉璋氣道。

法正笑了一下道:「恨歸恨,就算劉備統一雍涼,我們有西羌十萬騎,有張任將軍日夜訓練的兵馬,有荊益三十多萬大軍,還怕了劉備不成。

黃軍師不是說了嗎?我們只要把自己鍛煉強了,其他敵對勢力,就對我們無可奈何,如今我荊益不但有漢天塹,更重要的是我們有牢不可破的民心啊,長此以往,我們必立於不敗之地。」

劉璋微微頷,又躺了下來,享受黃玥的溫柔。

法正繼續道:「江東沒什麼事,周瑜還在養病,據說孫權請了周瑜幾次復出,周瑜都沒領命,也許周公瑾知道自己就算重掌兵權,也無法動戰爭吧。

至於江東其他官員,正是有他們在,我們在長江天塹之外,又多一道屏障,江東主戰派要突破這一道屏障,都是難於登天。

至於北方,情況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