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暴君劉璋 >第380章漢羌盟誓

第380章漢羌盟誓 (1/2)

小說名稱《暴君劉璋》 作者:不死奸臣  更新時間:2013-07-07 03:56  字數:3414

「多謝主公掛懷。冰@火!p..」王煦笑了笑道:「我的身體能撐多久,我心裡有數,何況現在主公身邊有法正,荊州有黃月英,內政時期,我王煦何以效勞,就剩下西羌這點地方供屬下施展抱負了。

屬下常年生活在西涼,見慣了胡人,近年來,隨著漢庭的衰落,胡人是越發強大了,王煦覺得,這些胡人他日很可能成為漢庭隱憂,也希望有生之年能為漢庭做些事,西羌,正是王煦願意待的地方。」

「生於苦寒,活於苦寒,命亦苦寒,辛苦先生了。」劉璋站起來,向王煦誠摯一拜。

王煦慌忙站起,咳嗽兩聲道:「主公也明白的,如果讓王煦死在成都那樣的安樂地方,反而會讓王煦遺憾,苦寒,正是王煦的歸宿。」

深夜,劉璋踏著積雪來到西域女孩的房間,問了一下蠻人女孩的人說女孩命大,未死,可是即使這樣,那蜈蚣的毒性太過猛烈,還是需要看著,西羌條件惡劣,很可能隨時會發生危險。

劉璋眉頭皺著走進西域女孩的房間,西域面色蒼白,沉沉睡著,劉璋坐到床頭一會,女孩幽幽醒來,虛弱地道:「你來了。」

劉璋點點頭:「今日你為什麼要那麼做,你不要命了嗎?」

女孩淡淡地笑了一下,「我不是給你說過了嗎?」

「我不會相信。」

「隨便你。」

劉璋看著女孩清秀的臉龐良久,黑色的髮絲飄過額前,有一種淡淡的恬靜之美,如果只看這時的她,真的是天真無邪的女孩,就像……就像在陽平關時。第一次見到她一樣。

劉璋想起在氐人山谷那個夜晚,自己一個字都不願相信女孩,可是後來,女孩的笛音,讓劉璋一直不能入眠,聽著笛音,就好像看到女孩坐在雪地的惆悵的臉。

「你叫什麼名字?」劉璋問道。

「奇洛。」女孩回答。

「想回莎車國嗎?」

「恩。」女孩微微點頭。

「那我放你回去。」

「真的嗎?」

「假的。」

女孩白了劉璋一眼,「幸好我沒抱什麼希望。我知道你會拿我當人質,不過是不是人質都無所謂了,只要留在你身邊,什麼方式有什麼區別?」

劉璋揉了一下額頭,長出一口氣。對女孩道:「我有些不明白,你身上有那條劇毒的蛇,怎麼還會被毒到?」

「你身上有劍,就不會被劍刺到嗎?」

「那你為什麼不用它幫你逃脫?」

「一條毒蛇就能逃出去嗎?要是弄出人命,我在你們這裡的日子更難過,更何況你對我很好啊,在陽平關時幫我治傷。後來一直照顧我,沒讓我受委屈。」

女孩說著,臉上突然泫然欲泣,顫聲道:「可是。我不想死,真的不想,好不容易遇見自己喜歡的人,就這麼死了。好不甘心。」

「醫生說了,只要你好生照料。你不會死的。」

「不是的。」女孩急道:「這種毒我知道,或許能表面治好,但是無法根除毒性,隨時都有可能毒發,只有一種百靈草能夠徹底根除毒性。」

「真的假的?」

「不信你去問那些蠻人醫生。」

「哪裡有這東西?」

「西域有。」女孩看著劉璋眼神不善,補充道:「羌地也有。」

「好,我回頭就叫兵士採挖。」劉璋說著就要站起來,女孩突然喊了一聲:「等等。」冰涼的小手一下抓住劉璋的手,坐了起來,看著劉璋道:「你對我真好。」

接著,女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劉璋額頭上親了一下,倒回床上,拉起被子將腦袋蒙在了裡面,留下劉璋一個人看著那花被子發愣,額頭上殘存著女孩櫻唇的冰涼。

劉璋猛地搖搖頭,走了出去,聽著腳步聲越來越遠,女孩拉開被子一條小縫,黑暗小臉,帶著甜美而妖邪的笑意,伸出白皙的小手,一條小黑蛇在上面爬來爬去。

…………

劉璋與青衣羌合兵,五萬大軍迎戰從天水趕回的先零羌騎兵,王雙,細封池等騎兵驍將齊出,疲憊回師的先零羌騎兵被一舉擊潰,失去根據的先零羌騎向川軍投降。

留下胡車兒龐柔和蠻軍留守草原,大軍毫不停留,殺向天水,準備與北上追擊的漢

鐵龍關二十萬西涼聯軍戰敗,朱靈全軍被滅,先零羌騎兵完全潰敗,諸侯軍在逃跑之次兼并之戰,分別逃向西涼和關追擊,在陳倉舉行川軍羌人盟誓大會。

西羌草原完全在川軍和青衣羌控制之包括羌人在內的所有兵馬停止追擊,諸羌部落騎兵不得不領命,除青衣羌,白馬羌,先零羌之外的西羌十部,在陳倉彙集。

法正帶著楊任高沛黃忠等將登上主位,冷眼看了全場的羌人首領頭領一眼,眾頭領低下頭,法正大聲道:「當初,陽平關之戰,你們這裡的人,口口聲聲承諾,回到西羌草原之後,會對川軍友好,可是你們都做了什麼?

羌人,向來恩怨分明,可是從這一件事上,我只看到你們首鼠兩端,當韓遂馬騰舉大軍到來,你們以為可以在我川軍身上佔便宜嗎?你們害怕馬騰韓遂,對我們就無所畏懼嗎?你們以為四十七路烏合之眾的聯盟,就能擊敗我們川軍嗎?」

「天下第一,所向無敵。」

「天下第一,所向無敵。」

川軍士兵舉矛齊聲高呼,如果說當初陽平關之戰,喊出這一句話還有猶豫,現在喊出口再也沒有任何阻礙,四十七路西涼大軍,在一月之內土崩瓦解,川軍損失微乎其微,天下第一,已經當之無愧。

將盛